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海淀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开启左侧

剃 头 匠 作者 钢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4 10:07: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剃 头 匠
钢 凝
李栓,国字脸,眼睛不大,身材魁梧,人憨厚,不善言谈,喜欢武术。他是一名剃头匠,农闲时,就游街串巷的给人们剃头,赚点儿小钱。李栓曾上过三年学,学校有一位姓霍的男老师会武术,他那时就学了些。因家里日子过得不富裕,他后面还有两个弟弟要成长,父母亲坚决不再让他上学了。
李栓在家里柴草棚子里哭了好几天。他喊着我要上学!心里另外喊着我要学武术!当然学武术是不能当做理由的。他爸爸看李栓这么不懂事,照他屁股狠狠打了好几次。说:“你都十一岁了,不该帮帮家里吗?像咱这样的人家,读那么多书有什么用!你学的这些字完全够用了!你看东头小旺儿,早就不上学了,一心在家里干活!”
会武术的霍老师来家里几趟,讲了好多大道理动员李栓父亲,让李栓接着上学。李栓父亲指着破烂的家说:“老师,看看我的家,实在是没钱供他上学了啊?我家需要劳动力干活,吃饭活命要紧啊!
霍老师进门就看清了这个穷苦的家,叹息着说:“可惜了,可惜了。”老师离开时,李栓抱着老师痛哭不已,老师眼里也含着泪水。李栓不上学了,给家里放猪放羊,打草捡粪,帮父亲干农活。他经常望着学校发呆,恍惚了很长时间。
过了几年,李栓父亲送李栓到镇上一家理发店学了剃头的手艺。李栓开始不乐意去,和父亲有点叫劲,他父亲也明白,是儿子还记恨着不让上学的事。李栓当然知道学门手艺的重要,闹腾了几天,也就去了。
李栓够刻苦,师傅很满意,该教的都教了。一般学徒要三年,李栓只用一年半,师傅就让他出徒了。虽剃头掏耳朵挣钱不多,但补贴家用还是作用不小。
李栓挑着剃头担子到处走,心情越发舒畅,小时候的事渐渐淡忘了。他感觉这样很滋润,在有的村,人们一怂恿,他就给人们耍几套拳脚,痛快地听人们叫几声好。
以上事发生在解放前。
1950年6月25日,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侵略朝鲜。李栓也是热血青年,坚决响应“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号召,报名参加志愿军。他父亲有些不舍,但刚解放的老百姓觉悟还是高的,美国鬼子都打到家门口了,不保家卫国,还算什么新中国的人民,就同意儿子参军,和美帝国主义干!
那一年,李栓21岁。
招兵的领导看到身板结实的李栓,用拳头捶着他的胸脯说:“这身块儿不当兵绝对是浪费!” 新兵训练结束后,下到连队分班,连长问新兵们:“谁有手艺,会点儿啥?”李栓第一个举手:“报告,我会剃头!”他声音洪亮,振得人们耳膜有点儿疼。
连长说:“底气挺足!不错,敢拿刀子在脑袋上划拉,第一胆量要有,第二心要不燥,第三喘气儿要匀,第四手劲儿要轻活,那你就到侦察机动班当侦察兵去!”李栓心里乐开了花,当侦察兵多神气。
三个月时间,李栓便完成从农民到战斗员的转变,跨过鸭绿江与朝鲜人民军并肩作战打美帝了。侦察班班长是和小日本鬼子拼过刺刀的老革命,入朝第一次就带领5名战士到敌某高地前沿侦察,独自匍匐近敌,当爬出30多米时,发现敌人埋设的地雷,使用牙齿咬断引爆线,用手刨开积雪冻土,取出雷体挟回,按照手榴弹原理,拆开雷帽,卸去雷管,起出了入朝的第一颗地雷。此后,班长一连起出了8个平台雷、3个照明雷。
李栓对班长很崇拜。他虚心向班长学习,不断拆装,反复摸索,也熟练地掌握了各种普通地雷的构造特征和起雷要领,还能对付地雷阵、连环雷。在朝鲜的六个月时间里,李栓起掉敌人埋设的150多颗地雷,并将50多颗地雷移位搬家,用于打击敌人。李栓一人侦察敌情时抓回“舌头”共5人,在战斗中打死打伤敌人无数。
抗美援朝的艰苦超出了人们的想象。入朝第一年,志愿军在冰天雪地,零下40℃严寒中单衣单裤,连一把炒面一把雪都吃不上,但依然冲锋不止与敌鏖战,有的冻死在朝鲜战场上了。李栓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第五次战役,是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一起在三八线附近地区,对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进行的反击战。
在这场战役中,李栓被炮弹炸断了左腿,全身血肉模糊,脑袋也被弹片击中。李栓在昏迷中乘火车送回国内治疗,保住了性命,拄上了一支拐,脑袋有时疼痛难忍。李栓不愿住在荣军院里为组织添麻烦,强烈要求回到村子里,与乡亲爷们生活在一起。组织上批准了。
李栓家住房有限,村里为照顾战斗英雄,专门给他盖了三间房居住。李栓左腿按上了假肢,可以站立和行走,劳累和不适时用拐杖附助。李栓又操刀为乡亲们剃起了头,但一律免费。这一举动,感动了另一位游街串乡的剃头匠孟大林,也加入了免费为乡亲们剃头的行列。李栓毕竟是深受重伤的人,站立久了,身体总归吃不消,开过颅的脑袋有时炸裂似的疼。
毕竟乡亲们不可能天天来剃头,便约好剃头匠孟大林每月逢1号、15号到村里,集中剃头。李栓平时有空闲,身体尚可时也干着。在闲聊中,李栓知道孟大林也是当过兵的人。李栓高度赞扬孟大林:“当过兵的人觉悟就是高,让你受累了!”孟大林谦虚地说:“不值一提,到你这儿落个脚,拉呱拉呱心里痛快。”  
李栓问孟大林什么时候当的兵,孟大林说:“是解放战争时参的军,我所在的部队不行,军阀作风严重,我被班长打过多次,排长有时还不让吃饭。”李栓听后气愤不已,说:“你向领导反映啊,撤他的职!”孟大林说:“反映了,连长说活该!”
李栓气得肚子鼓鼓的,问孟大林你在的是那个部队!孟大林有些不好意思,说:“国民党部队。”李栓听后喉咙咕噜一声,愣了好半天,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说:“你呀你呀,你会说相声兜包袱啊。这就对了,共产党的部队绝不会有这种情况,难怪蒋介石打败仗。”孟大林是在路上被国民党抓了“壮丁”,在一次和解放军作战中,趁人们不注意,开小差跑了。
那是一个崇尚英雄的年代,有一位邻村的姑娘叫杨杏儿,非要嫁给李栓。杨杏儿长得没挑儿,眼睛大大的,很水灵,还读过五年书,也是因为家里条件困难上不起学了。李栓开始不愿意,怕自己一身病连累人家。但杨杏儿意志坚定,竟然住到李栓家里了。杨杏儿家里人也没强烈的反对,就领证了。村干部没亏待姑娘,搞了一个热热闹闹的革命婚礼,县里乡里还来了领导。
没想到的是,结婚三年一直怀不上孩子。李栓倒无所谓,但杨杏儿压力巨大,都认为她不能生养,整天抬不起头来。在农村,这是天大的事。后来不得不离婚。分开那天,杨杏儿抱着李栓痛哭了很长时间。不能生养是李栓的问题,是在朝鲜战场零下40℃的严寒中造成的。
杨杏儿再次嫁给了解放时期的老干部孙立武,并生养了两个男孩一个女孩。男孩大的叫建党,小的叫建国,女孩叫亚男。李栓为杨杏儿高兴,乐呵呵地对人们说:“肥水没流外人田,挺好! ”
杨杏儿一直念着李栓,得知他再也不娶妻的决心后,便与丈夫孙立武商量,想将小儿子建国过继给李栓,孙立武也是开通人,说没意见。李栓得到这个消息,开始很激动,但冷静下来,衡量再三,最终没同意这件事。李栓是为孩子的前程着想的。后来,三个孩子认李栓为干爹,还搞了一个认亲的仪式。可能是兴奋过度,李栓突发脑出血,昏迷不醒一个月,虽经开颅手术,但没能挽回他的生命。时年47岁。
孟大林为李栓的过世,难过了很长时间。他决定继续李栓的义举,依然为村民免费剃头,直到1981年秋他那个村子也实行分田到户为止。实际上已没多少人剃头了,美容美发兴盛起来。
李栓留下的三间房,村里已在原地翻盖成了三层小楼。一层活动室,二层阅览室,三层藏书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