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海淀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开启左侧

郭文忠:高密的秋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17 20:02: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高密的秋天郭文忠
高密的秋天是绚丽的饱满的多彩的童话的,甚至,还涂染了一层喧哗与骚动。
在广阔无垠的金黄色里,有许多一团团一条条镶嵌其中的紫红,这便是名扬四海的红高粱,好看却少有人食用的古朴之物。于是,高密的秋天便演义成了红高粱的秋天。
也许是因着多年来高密大地上极少种植的缘故,年轻人却也会带着新奇与不屑、庄重与浪漫、顶礼膜拜与漫不经心,风尘仆仆走进高密东北乡,扑进红高粱那宽厚醇香温暖平静的怀抱,品味着莫言先生小说《红高粱》中所描述的一个个传奇与荒诞。唯有老人有些疑惑,看着年轻人成双结对奔高粱地去了,却依旧忙着手里的活计,冲年轻人远去的背景嘟囔一句:这些讨债孩子,大概是吃饱撑着啦,高粱,啥时候成了风景?
我是带着少许的遗憾踏进高密大地的,尽管我是高密人。
秋天要走一趟高密,是与画家朋友一年前的约定,此行目的是观赏红高粱那恣意汪洋的神采和到处流淌着的亲切与美妙。终于成行时,时节却有点错过了高粱成熟的最佳季节。当然,高粱还在,红枣般的秀色还在,只是高粱修长的绿叶有些已然泛黄,在秋风中顽强地招摇着苍老的手臂,发出童年时代牛车碾过红土地时吱吱呀呀的欢唱声。
我知道,如今的高密,已经不再是地理意义上的高密了。自从小说大师莫言先生在五年前的这个季节里获得诺贝尔文学奖,高密,已经幻化为世界文学的圣地,成为四海之内文学界理论界新闻媒体人以及一些喜欢热闹的人寻梦的地方。
记得五年前的那个秋天,高密的天空出奇地湛蓝,在如此清澈如洗的天空下,高密城,随着远方异国宣布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的诞生而热闹起来。许多年来清静惯了的高密人,在经过一夜的平静之后,睁开眼睛惊奇地发现,街道上多了许多陌生人,尤其重要的是,陌生的人群里,还掺杂着满头的红发、黄发、卷毛发的外国人。
老人不解:这是咋地啦,一宿来了这么多洋毛子?
年轻人答:咱高密出大人物啦!
老人又问:噢,大人物,到底是多大的人物呢,连洋毛子也要大老远跑来看?
年轻人答:多大?大概是过去几辈子谁也没有见过的那么大吧!
当然,没过多长时间,人们便从电视里得知,这大人物就出在高密东北乡一个叫平安庄的村子,就在那条不甚出名的墨水河西岸。
于是,人们惊叹不已:这高密城本是称为“凤城”的,却不曾想,未见“凤”来,却先出了个“凰”。高粱地里飞凤凰了,大吉啊!
我是带着对于红高粱的崇拜扑进高粱地的,尽管我已不算年轻。
五年前的秋天,那一队队人马来到高密东北乡,满怀希望寻找传说中的红高粱,我想,他们定然毫无悬念地欣赏到了红高粱的风采。他们是幸运的!如果再往前数上几年,高密大地上是找不到一棵高粱的。因为,高粱米已无人食用,几十年来已不再种植,只有金黄色的玉米整齐有序地站立在高密泛红的土地上。
高密的老乡是知道莫言先生写过红高粱的,因而老乡们总是会想法子在田间地头或是水沟的边上种上一些高粱,借以配合瑞典文学院的美意,显示高密人的实诚----这里确是红高粱的故乡啊!
我与画家朋友从老家向北走十里,便到了莫言小说中的高密东北乡。回老家之前听朋友说过,在高密东北乡,种植了大约数千亩的红高粱。现在,当我们走进这辽阔的高粱地,如同踏入红色的海洋,随着这起伏的红色波浪,人在其中,如梦境般荡漾着歌唱着。
借着眼前这万顷汪洋,我向朋友兜售和展示了关于高粱的知识。
高粱,又名蜀黍,禾本科,高粱属,一年生草本。秆实心,中心有髓。分枝,叶片似玉米,厚而窄,平滑。穗形有带状和锤状两类。颖果呈褐色、橙色、白或淡黄色等。分为食用高粱和糖用高粱,可供食用、酿酒或制饴糖。果实可入药,有燥湿祛痰、宁心安神、健脾益胃等功效。因此,高密自古以来就有用高粱酿造高粱酒,用高粱制作高粱饴糖的传统,一直延续至今。当然,至于电影和电视剧《红高粱》里有关高粱酒一些调制方法的故事,大可不必往深里纠缠,听听就是了,权作是艺术上的演义。
但是,我的这位画家朋友大概是受了我解说的蛊惑,越发对眼前的红高粱产生了浓厚兴趣,在连续拍照之后,竞不由自主地走进高粱地,手,伸向高高的高粱穗,将紫红色的高粱穗拉到自己的眼前,仔细端详起来。
我对朋友说:看看也就是了,尽量不要折断她。朋友听后有些诧异地看我。
我赶紧改口道:当然,弄断了也没人管!
朋友这时轻摇着头说:这么好的作物,弄伤她都不忍心,哪里还敢折断呢!只是,如此神灵美妙之物,这么多年居然没有人想起要种植她,着实可惜了!
我的家乡我做主。趁朋友不注意时,我利索地将一支红透的高粱果实取下来,装入行囊,待离开高密时,我要送给朋友留作纪念。高粱,在高密不算是什么娇贵之物。
我是带着如同修行者生命体验的心态漫步在高密田野之上的,因为我是高密人。
高密,是一座有着悠久文化传统和底蕴的古城,早在战国时期便已得此名,属龙山文化地域,曾在某个历史时期,还有过很是吓人的称谓-----高密国。据《山海经》注:“县有密水,故有高密之名。”

高密地处胶东半岛和山东内陆的结合部,东邻青岛,西邻风筝之都潍坊,全域无山多河少丘,地势平坦辽阔,是难得的农作物种植之地。
每年春季,田野里便是人来人往。这时的土地,经过一个冬天寒冷的洗礼和白雪的滋润,被锋利铁犁翻开的坚硬土地,已经变得十分松软和文静。春燕,也从农家房梁温暖的小窝里飞出来,贴着这田野和人群,与蜻蜓嘻嘻哈哈地欢庆着春天的到来,此时,却也正是种植高粱的好时机。种植高粱并不复杂,犁开大地,撒下种子,剩下的事,就等着红色秋天的到来。
高密物产丰富,却也养育了许多名儒大贤。据《高密县志》记载,历史上有“高密三贤”圣名传扬:春秋名相晏婴、汉代大司农郑玄、清代大学士刘墉。这三位可都是当年的“相国”级别人物,只是年代久远,前两位大贤也许有人尚感陌生,但是乾隆时期的大学士刘墉,应该为世人所熟悉。刘大学士字崇如,号石庵,高密逄戈庄人,清代著名书法家,官至体仁阁大学士,加太子少保,谥号文清。他博通百家经史,学富五车,书法尤以小楷著名。乾隆四十七年,刘墉奉旨审理山东巡抚国泰贪污库银一案,秉公执法,将国泰绳之以法,民心大快,一时被誉为“刘青天”,更有民间艺人嘴巴快,将其编为大鼓书广为传唱。
有了大贤,自然会产生大艺,于是,高密便有了“三贤耀古今,四宝誉海外”之说。“四宝”即为扑灰年画、剪纸、泥塑和高密茂腔,这“四宝”已经列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现在想来,高密的先人注重用知识培育生活,用学问养育子孙,还是有久远历史传承的。
当你有机会走进高密大地时,你会在城市街道或乡村中,体会到高密这个全国百强县和纺织重镇的蓬勃生机的同时,更会感受到浓重文化的蒸沐和洗礼,你会在老百姓的对话中获取古老与新奇、朴实与渲染、诙谐与生动。不信,你自己来高密体味一番。
问:你知道吗?答:知不道!!!
文化,犹如一个民族延绵不断的血脉,滋养着后人,激荡着在历史沉浮中不懈前行的斗志和力量。
古时如此。今时如此。高密亦如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