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海淀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开启左侧

王克臣 :文学温暖世界 文学照亮生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17 20:11: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学温暖世界 文学照亮生活


王克臣

从中华文明五千年的辉煌历程中,我愈来愈感到英雄人物,是民族的脊梁。他们是国家的荣耀、民族的骄傲、时代的先锋、人民的榜样。因此,我满怀着对民族脊梁的仰慕之情,讴歌英雄人物,传写精神风骨,弘扬民族精神。
自2006年,我连续创作了《风雨故园》《寒凝大地》两部长篇小说。这两部作品,写的是家乡人民,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奋起抗击日寇的历史故事,热情地歌颂为民族解放事业英勇斗争的英雄人物。
在我参加编写《历史不会忘记》的过程中,一次次采访志愿军战斗英雄董世贵和全国支前模范高桂珍,写出报告文学《中国好儿女》,被北京市委宣传部评为“五个一工程”一等奖。
董世贵十五岁参军,只有小马枪高。在解放太原时,立功授奖,戴大红花。参加抗美援朝中,两次立功。高桂珍是全国支前模范,好事多得上车装。一个是英雄,一个是模范,二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同甘共苦,互敬互爱,在朝鲜前线的防空洞里结为伉俪。
高桂珍和董世贵是我多年来敬畏与仰慕的楷模。我曾多次组织中小学生到他们家开展活动,并通过董世贵联系老战友一同座谈。对于高桂珍青少年时代的生活和董世贵在朝鲜的战斗生涯,日积月累,集腋成裘。他们的形象,日渐丰满,面容鲜活,神采飞扬,跃然纸上。
自此,为英雄模范人物立传,写一部长篇小说《朱墨春山》,常常萦绕于我的心间,夜不能寐,食不甘味,成了我生命中无法割舍的一件大事。
正当我坐在小小写字台前,跃跃欲试,眼前突兀现出一个精彩的世界。不必说高高耸立的富士山,浩浩奔流的密西西比河,辽阔无边的撒哈拉大沙漠,珍珠漫撒的夏威夷群岛;也不必说蔚为壮观的金字塔,婆娑迷离的凡尔赛宫,五光十色的黄金海岸,无边无际的白桦林;抑或,还不必说美若天堂的苏杭,山水甲天下的桂林,巍巍的万里长城,滔滔的大河长江。单是家乡的青山绿水,小镇农家,就有无限趣味。花团锦簇的峪子沟,色彩纷呈的鲜花港,碧绿澄澄的汉石桥湿地,天然氧吧的森林公园。就足以使人赏心悦目,喜出望外,流连忘返,心旷神怡。手舞之,足蹈之,此乐何极,其喜洋洋者矣!   
啊,大千世界,好精彩!
然而,所有这些,仿佛与年迈的我,渐行渐远。况且,一旦踏入漫长的创作历程,此等精彩的世界,怕只可梦中神游了!
走了太阳来了月亮又是晚上,一天过去了;月儿缺了又圆,圆了又缺,一个月过去了。
我终于战胜了自己,下定决心,毅然将自己反锁于斗室一隅,在坎坷崎岖的文学山路上,不畏劳苦,不惧艰难,继续攀登。
正当我踌躇满志,决计写一部长篇小说《朱墨春山》的时候,听到董世贵于不久前逝世。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内心一次次叮嘱自己:开始罢!
为了心中的《朱墨春山》,夜以继日,上下求索。
既要写高桂珍的和平生活,又要写董世贵的战斗生涯,极容易写成两半拉。为了使这部小说浑然一体,趣味盎然,我借鉴电影中的蒙太奇。七实三虚,虚实变幻,交叉描述,错落有序;采用全景、中景、特写等诸多艺术手段;运用叙述、对话以及心理描写等多种表现手法;使用生动活泼、诙谐幽默的民间语言。既避免枯燥单调,又防止眼花缭乱。
《红楼梦》通过“护身符”,写“四大家族”的兴衰。
我的长篇小说《朱墨春山》,东施效颦,在第一章里,写了五句
顺口溜:“家家穷,净光净,董家尿盆儿都没剩。叫花子骨牌噼啪响,柴门陋室滚土炕。苦瓜尾巴泡黄连,苦不过朱门盘中餐。三间草屋半铺炕,叽哩咕噜一窝羊。顶数高家最风光,杂面糊糊野菜汤。”这五句顺口溜,就指董、王、朱、杨、高五家。穷则思变,奋发图强。勤勤恳恳,兢兢业业,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家家户户乐而忘忧,老老少少笑逐颜开。这部长篇小说,写的就是这“五户穷家”的变迁。
开篇的“英雄出世”,大有董世贵从天而降的感觉。继而,记述他从一个农民的苦孩子,成长为最可爱的人的历程。在潮湿的防空洞里,吃一口炒面就一口雪,粉粹了敌人的多次进攻,坚守金城川阵地37天。在朝鲜前线,两次立功。
接着,述写解放之初河南村的年轻人,在团支部书记高桂珍的发动组织下,写黑板报、办土广播、教唱歌曲,大力宣传如黄继光、邱少云、罗盛教、张积慧等志愿军战斗英雄。着力抒发高桂珍的高贵品质和爱国情怀。她身体力行,带领青年开垦荒地,开展多种经营,增加收入,积攒财富,捐献给国家,为抗美援朝出力;她替志愿军家属代耕,曳犁拉套,肩膀上渗出斑斑血迹;帮志愿军家属看病,东奔西忙,脸庞上淌着滚滚汗珠。
《朱墨春山》还试图以文学样式,描绘出建国之初顺义全景。即以老城墙为界,城内,高高的汉白玉石幢,坐南朝北的戏楼,参天松柏掩映的孔庙,九九八十一层台阶的高庙。另有,拉洋片的,踩高跷的,吟诗作画的,喝酒品茶的,说书卖艺的,吹糖人捏泥人的,镟簸箩簸箕的,吆喝豆芽、芽豆、豆腐丝、豆腐的,挑选大鞭、小鞍、肚带、套包子的。城外,静静的减河,弯弯的罗锅桥;淡淡的燕山,青青的草原;繁忙的苏庄渡口,川流不息,百舸争流;博大的漕运码头,烟波浩渺,千舟竞发。潮白河两岸,撒网打鱼的,闲坐垂钓的。拉墒打砘子耠地的,蹬锹扬镐开荒地的,摞柳芽儿采桑叶挑野菜的,翻跟斗打把势藏猫儿的。翠柳舞,黄鹂鸣,燕子斜,白鹭飞。一幅多么自由安宁的生活图景啊!
正当我艰难地行进在《朱墨春山》的路上,忽听高桂珍离开人世,犹如五雷轰顶,震颤心灵。
我一次次紧紧地捂住胸口,一回回默默地鼓舞自己:坚持,坚持!
路漫漫其修远,我就像一个举步维艰的过客,华发飘飘,气喘吁吁,颤颤巍巍,踽踽独行。
妻子儿女常常劝慰我,“悠着点,喘口气,歇歇脚”。
哦,我已经来到这里了,还是走罢!
从2016年12月26日,时时刻刻,同孤独、疲劳、病痛挑战。日日夜夜,耕耘不辍,积沙成塔,水滴石穿。到2017年8月2日,终于完成43万字的长篇小说《朱墨春山》初稿。
几十年来,我的写作,无论小说、散文、随笔,还是杂文、报告文学,林林总总9本文学作品集,从无絮絮叨叨诉说个人的恩恩怨怨、凄凄惨惨戚戚,从无奢靡沉醉于庸俗、低俗、恶俗的油腔滑调、污言秽语。我总是以文学作品,表现新生活,树立主心骨,鼓舞人民同心向上,提升人的灵魂。
我热爱潮白河的这片土地,以及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民。为什么我的眼窝里常含泪水?是由于我对这片土地和这片土地上的人民,爱得深沉。
我知道我自己。一个地地道道的民间写作者,原原本本的草根作家,花叶不美,下里巴人,无缘文学艺术的大雅之堂。然而,我的作品,上承经典,下接地气。扎根生活沃土,是从土地中生长出来的,散发着泥土的气息和五谷的芬芳。
生命的焰火,为文学艺术事业而绽放。去以心发现心,以自己的火,点燃旁人的火。文学温暖世界,文学照亮生活。人民需要艺术,艺术更需要人民。我将漫漫十年创作的《风雨故园》《寒凝大地》与《朱墨春山》,每部36章,总共108章,合计一百五十万字的三部长篇小说,融为一体。像铁矿石投入时代的烘炉,凝铸成“和平与战争”三部曲。登上心灵的最高处,亮开春水般的喉咙,放声歌唱民族的脊梁,人民的英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