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海淀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开启左侧

天涯: 槐花包子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17 20:27: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槐花包子香


天涯

槐花开了,漫山遍野的,起起伏伏的山上有了些泡沫一样的斑斑驳驳,让那些即将跨进夏天的浓绿浮现出了浅浅的白色。我住在山脚下,所以能够得天独厚地享受到那份随风而来的槐花香,甜甜的,轻轻的,淡淡的,我觉得任何一种名贵的香水都不能摇曳出那种美妙。养蜂人来了,槐花的香气伴着嗡嗡的忙碌,一个甜蜜的季节马上就要开始了。
每到这个时候,我肚子里忍了一冬的馋虫就会被唤醒,妈妈做的槐花包子是春天的美味。当市场上背着篓子、提着袋子的卖槐花的人多起来时,便是槐花开得最旺了,此时妈妈就会去采槐花包槐花包子。妈妈说不能采得太早,因为花朵不露头,甜味是出不来的。
天刚蒙蒙亮,不用妈妈三五遍地催喊,我和弟弟会奇迹般地早早起床,头天晚上妈妈说:明日我们趁早去采槐花,太阳没出来,槐花似开未开,它的甜味就还没被蒸发掉,最甜了。
妈妈带上长柄钩子和布兜,领着我们出发了。
雾蒙蒙的山上,槐花似乎还未睡醒,湿津津地像憨憨睡着的孩子,一串串地伸展着,仿佛要滴下来的一串串的小珠子。小花瓣翘翘的,像要飞的蝴蝶。花儿还没采到手,甜蜜的味道就已经让我垂涎不已,我急急地跑在妈妈前面,选了几处高矮合适的槐树枝喊妈妈快快来采。
别让蜜蜂蜇了手!别扯断了树枝!妈妈的叮嘱在槐树间萦绕,我们的应答如同清晨的风拂面而过。
尝鲜是春天里最迫不及待的事情。最好吃的槐花是半开着的那种,花瓣鲜亮,花托如同装了蜜的小杯子,那甜味如同能够端起来喝下一般。采槐花让我知道了一个秘密——槐花的甜味是藏在花托里的,盛开了的需要小心摘,因为常常有蜜蜂在里面劳动,不小心它会毫不客气地给你来一下子,让你的皮肤红肿很久。未开的花骨朵味道还很淡,但花托的味道很浓,吃下去是满嘴的清香。
回到家,妈妈在厨房里忙个不停,我和弟弟还沉浸在兴奋里,几串槐花几根树枝都会让我们玩出花样,我们如春天初次放飞的小鸟一般欣喜不已。穿过厨房的时候,我们会不时地瞄一眼妈妈,看槐花变成包子的进度。妈妈忙着把槐花摘净、洗清,开水焯后还要用清水泡。我们吞咽着口水充满期待,想着快点天黑,那时好吃的槐花包子就触手可及了。
包子出锅了,清香伴着淡甜,在蒸汽弥漫中渐渐清晰。那是多么勾人心魄的味道啊,我们迫不及待地冲上去抓上一个,白白胖胖的包子还带着锅里的高温,太烫了,我们站在桌子前,两手交替着包子,它就像调皮的小白兔在指尖上跳来跳去。喂进嘴里咬一口,槐花包子的馨香立时沁出,合着腾腾的热气扑上脸颊。槐花和着韭菜、肉丁的馅儿滑过唇齿,热乎乎、暖融融的,一直滑进心里。
看着我们狼吞虎咽的吃相,妈妈笑了。热烘烘的蒸汽飘散在厨房和饭厅之间,妈妈就在那乳白色的蒸汽里穿行,仿佛腾云驾雾一般,身影模模糊糊的,但却一如往日的干净利落。槐花包子甜丝丝、香喷喷的味道被妈妈的穿行搅拌得荡漾开来,弥漫了整个老屋,妈妈的笑颜在那味道里愈加温暖。
三十多年来,妈妈的槐花包子始终是我们家春天里最美的食品,几乎从来没有间断过。如今我远离妈妈进了城,也算是尝遍了万千滋味,但心中对妈妈做的槐花包子的依恋却越来越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