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海淀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开启左侧

王春玲:感谢你做我的宝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25 15:40: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紫陌禅心 于 2017-12-25 15:48 编辑

感谢你做我的宝宝

   王春玲

     冰心老人曾说:“如果你简单,那么世界也就简单。”有时候,觉得自己的人生简单得有点假。对于我们的平凡人生来说,结婚、买车、买房都是大事,对我来说都很简单:老公是别人介绍的,父母同意,认识几个月就结婚了;同事要去买车,我说跟你一起买吧,十天后就买来了,此前我没听说那个牌子,也没见过,只是因为当时手里的钱刚好能买那样的车;买房子是同事介绍的,看了一次,第二次去的时候就交钱买了。儿子从小乖巧,我和他斗智斗勇的经历很少,感觉自己像当了个假妈妈。当然,妈妈说起儿子依然会滔滔不绝。
(一)宝宝与金钱

        不经意间,儿子长成一米八多的小伙子了,我还是习惯叫他“宝宝”,也有不叫他宝宝的时候,那就是叫他“小宝宝”。    宝宝三四岁的时候,有天晚上,不知从哪里找到两毛钱,拿在手里走到门口说:“我要去美国开大饭店了,拜拜!”惹得我们哈哈大笑,当时电视上正播放一个去美国的电视剧,好像是《北京人在纽约》。有一天,我在他的小口袋里找到一两毛钱的硬币,问他拿钱干什么,他说:“我寻思着什么时候自己买点东西。”又惹得我们一阵好笑,每天送他去幼儿园,除了幼儿园就是家里,他能有什么时候买点东西啊?            小小年纪似乎就对钱很感兴趣了,没想到宝宝长大后竟然根本不会花钱。他在读大学前几乎没住过校,高中的时候,早晨去上学,下了晚自习回家,在外面也是整整一天,我就给他十块钱,让他买点自己需要的东西。十块钱在他的口袋里被折来折去,却从来花不了,用他的话说:“不知道买什么,也不需要什么啊!”有一天,他的钱终于花了,一回家马上高兴地向我们汇报。班里有个男同学拉着他去小卖店给邻班的一个女同学买生日贺卡,宝宝也认识那个女同学,就买了把木头梳子送给她,那应该是宝宝第一次给女生买生日礼物。后来,宝宝在母亲节的时候给我买过粉色的毛巾,父亲节的时候给爸爸买过一副扑克,不能出校门,他说学校的小店里也没什么像样的东西。   
    宝宝不住校,大部分同学是住校生,每月才放假一次,经常有同学没等放假钱花完了,就跟他借,他不多说,我们也不多问,马上就给他。有一天,他一脸严肃地问:“如果因为我的原因,咱们家损失了一百块钱,你们能承受吗?”他那认真劲儿把我们弄得一头雾水,我们赶紧表示完全能承受,他才仔细跟我们解释。有个同学跟他借一百块钱,不是他们班的,开运动会时站彩旗方队挨着站过,也不知道对方的名字,又是刚从家里回来的第一周,他们班的同学不会在这个时间段借钱。宝宝不想借钱给他,可又怕那个同学真是遇到了什么困难,还是决定借给他。宝宝说:“对于一个小孩儿来说,一百块钱就是个大数目了,过些日子我会跟他要,凡事总会有意外,也许真的要不回来了呢!”我们赶紧表示,我们能承受,要不回来就算了呗!后来那个同学还了这一百块,又反复借过几次,临毕业前那次是真的没还。据说那个同学跟很多人借钱,经常拆东墙补西墙,宝宝也听说,那个同学跟父母关系不好,和父母别扭着不肯回家,父母就用不给钱的方式让他回家。宝宝始终不知那个同学的名字,只听别人叫他“大K。”   
    宝宝在大学开学后的第二个周,给我们打电话说,有个同学想跟他借1400元,我简单的问了问原因,那个同学借钱买新出的“苹果6”,当时他用的是“苹果5”,后来知道,他买“苹果6”的钱几乎全借的。我一直教育孩子要乐于助人,可也不是没原则的帮助,说实话,我并不希望儿子借钱给那个同学,甚至从心里对他那个同学有看法,但宝宝大了,有他自己的世界,我就说,钱给你了你有权支配,自己看着办吧!宝宝就把钱借出去了。寒假回来我随口问了一下,他说:“同学说等我没钱了就还我,可我一直有钱啊!”我们就笑,大二的时候,同学终于把钱还了,那次宝宝是真的没钱了。   
    大二快开学的时候,我问宝宝开学要交多少钱,他说:“可能两千多吧!”我又气又笑:“你是‘何不食肉糜’的晋惠帝吗?两千多!你光学费不就五千吗?”宝宝不好意思地抓抓脑袋,他对钱其实没什么概念。开学交多少钱,放假前在QQ群里发过,当时他没留心看,等回去找时,已经被后面的聊天记录淹没了。我就给他打了七千,如果他需要随时可以转给他,没想到,他需要交的数目就接近七千,刚去不久他真的没钱了,正好跟同学要了大一时借出的钱。   
    宝宝高三时候,快过年了,我们商量今年要不要灌香肠,受到了宝宝的批评:“你们怎么这么恶俗,整天就知道说吃,就不能谈论点高雅的,比如音乐、艺术什么的!”我和老公面面相觑,一时语塞。其实,我是努力有意识地让宝宝接受所谓的俗。我不懂什么人情世故,总觉得自己属于一个很边缘的人,心里就更希望宝宝有世俗的智慧,享受世俗的幸福,经常自以为是地向他灌输将来考大学要报一个好找工作工资高的专业,宝宝一般只是笑笑不说话,我说得次数多了,他就一副忍无可忍的样子:“现在的人到底怎么了?整天把钱挂在嘴上,我也没有认为钱不重要啊,只是觉得不应该把挣钱当成目标。一个人努力去做自己喜欢的事,他怎么可能吃不上饭呢?挣钱是顺便的事,而不是目标!”我很无语,想想似乎也有道理。   
    宝宝有时是个很幽默的人,小时候曾经这样问我:“你们大人怎么这样啊,还说朋友如粪土!”我反问他:“哪个大人那么说的啊?”“朋友值千金,千金如粪土,不就是朋友也如粪土吗?”说完了吃吃地笑,我知道他在开玩笑,却也想不出如何解释。朋友当然值千金,千金也并不如粪土,我希望宝宝能有正确的金钱观,可连我自己都糊涂,又如何教他明白呢?有钱不炫富,没钱不哭穷,靠自己的能力吃饭,自有一份底气与从容,希望宝宝能做到这样吧!
(二)宝宝与手机

        宝宝读高中的时候,老师不让学生带手机,但还是屡禁不止,师生之间经常围绕手机上演猫鼠大战。家里安装网络时送了个手机,毕竟有手机方便些,我们就让他带着,平时关机,有事的时候给我们打电话,宝宝坚决不答应:“老师不让带手机,就算关机也是带手机了啊!”有一次,我们早晨送了他去,然后出去有事,说好了中午放学时候去接他,可回来晚了,到学校门口时,学生走光了。我正焦急,他从家里打了电话来,说是已经到家了。放学后他在门口等着,一直没见我们去接,坐公交车太慢,打车有点贵,他就找了两个正在等公交车的一起拼车,一共花了十元,他交了四元。     
    高三毕业那年的暑假,宝宝在家里的玩伴主要是电脑和手机,等他上大学的时候想给他买个新手机,没想到他很坚决地拒绝了,说假期玩得太多了,怕到了学校后玩手机耽误学习,自己在网上花160元买了个防水、抗摔却只能打电话发短信的手机。这个时代的大学生,几乎人人都用智能手机吧?我无法想象别人都在课余玩手机的时候,他什么感觉和心情。大一上学期,他保持了每天给我们打电话的记录,没有落下一次,我们也几乎每天都问他:“给你钱自己买个智能手机吧?要不,买个给你寄去?”他总是断然拒绝。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就算用强迫的手段也要让他用智能手机,我把宝宝后来身心所受的伤害,归结到因为没有手机和拒绝我们去送他。   
    我和老公都有三天公假可以送孩子上大学,宝宝坚决要求自己去,说自己理想中的上大学就是一个人坐着火车远行,我软硬兼施地缠磨,他就是不让送,只好给他买了车票让他自己去。此前他没有自己坐过火车,两三岁的时候,我们带他坐火车去过一次青岛。他一直生活在我们身边,像个温室里的大花朵。宝宝也算大大咧咧的人,问到什么,都说很好或者还行。其实,刚去的时候并不好,因为他没有智能手机,报到的时间提前了一天,人家把通知发到QQ群里,他也不知道,他是班里最后一个到校的,下车后赶上下雨,宿舍里热得睡不着,军训的时候裤子破了。在家里天天抱着手机的人,宿舍里就他一个人没有智能手机,真不知道他怎么能熬得住。国庆节回来的时候,宝宝体重轻了二十斤,才二十多天的时间啊,而且我发现他多了个毛病,一只胳膊会经常不自觉地抖动一下,看着特别难受。我们也不敢太正面的提醒,我上网查,也问当医生的朋友,心里万千纠结,每每念及此事,心就疼得像撕下一块来,鲜血淋漓的痛楚中反复咀嚼他刚入学时的种种不如意,当然无意中加了很多自己的想象。幸运的是,后来那个症状完全消失了,可能就像朋友说的,他只是刚到一个陌生的环境不太适应。   
    大一刚开学的时候,宝宝身体上还留下个伤害,眼睛下面长了个粉刺,粉刺没冒出来,成了个瘤子样的东西,肉色,有玉米粒大小,虽然不痛不痒,总是看着不舒服。寒假和暑假里,我们要带他去医院看看,他说什么都不去,说是过些时候自然就好了,一直没有好。今年国庆节回来,我正读《镜花缘》,在上面看到个药方,烤乌梅肉研磨成粉,兑到水里涂抹,我依法炮制,想当然地认为那个小瘤子变小了。宝宝返回学校的时候,我用小化妆瓶给他带了我兑的乌梅水,他也没涂抹。有一天,突然给我们发了一张照片:“来!看看我自己做的小手术。”我们都大吃一惊,宝宝自己买了刀片,消毒后用刀片割开脸上的小瘤子,挤出了里面的东西。当时脸上有个小小的疤痕,过了些日子几乎完全消失了。我生性胆小,总觉得宝宝这一点随我,他怎么敢用刀片割自己的脸呢?!围绕这事我当然免不了喋喋不休。   
    宝宝的照片是用微信发给我们的,他现在也用智能手机了,他的手机是大一下学期买的。有一次打电话,我们还是例行公事地问需要给他买手机吗?他没有坚决拒绝,而是说:“没个手机也确实不方便,要不把我爸爸不用的旧手机寄给我吧!”听到这话我们高兴得像中奖一样,终于不再严词拒绝了,老公马上给他买了当时算比较先进的“华为Mate9”寄给他,宝宝很少跟我们要东西,他一说想买什么对于我们来说,是件很高兴的事。   
    宝宝有了手机后很少用QQ和微信,还是保留着给我们打电话的习惯,在我们的要求下改成一周打一次了,我们总是要学会渐渐放手。
(三)宝宝与坚持

      有人说,最好的父母应该是严父慈母,在我们家,彼此的关系都很随意,甚至有点大人不像大人,孩子不像孩子。在外人眼里,我们也算家庭和谐,孩子乖巧且比较优秀,经常有人问我怎样教育孩子,我便利用自己学过的、看过的、道听途说的理论来搪塞,说实话我并没有怎么用心教育他,更多的是任其自然吧!   
    宝宝性情温和,不时有点小幽默,如果要求他做什么,他不愿意,我多唠叨几遍,他也就答应了,还要无奈地说上句:“好吧!好吧!只好拿你没办法!”他觉得我无理取闹的时候,就会摸着我的头哄我:“好妈妈,你要乖一点啊!”有一段时间,他像棵梧桐树一样迅速成长,作为身材小巧的妈妈就喜欢跟他比身高,看着他高我一头了,我就问他:“你是不是能看到我的头顶啊?”他告诉我:“看不到呢!”然后一脸坏笑:“低下头才能看到!”我就半真半假地用小拳头打他。   
    一直觉得宝宝没什么脾气,也不执拗,后来我才发现他还有另一面:他坚持的事绝对不会动摇。   
    高考填报志愿,宝宝坚持要报生物系,当时在网上看到生物专业不好找工作,我们就希望他报别的专业,后来几乎动用了能动用的一切力量,我们的亲戚、宝宝的老师、我非常崇拜且觉得很善于说教的朋友都请出来了,无论如何,宝宝都不肯改变,说那是他的理想。高考志愿就这么报了,只报了生物系,且不可调剂。后来他坚持自己去上学,不让我们送,我们就觉得再坚持也没有胜算,只好放弃了。   
    宝宝读大一时,国庆节回来了,返校的时候,我们送他去火车站,那是我第一次见到真正的“人山人海”,人海排成六七条长龙,以肉眼几乎不可见的速度向前蠕动,我们排队挪动到进站口用了五十多分钟。当时,我和宝宝站在那里排队,老公挤到前面想看看什么情况,也有其他人挤过去,进站口那里就聚集了一些人,维持秩序的警察就让他们排队,这样就多出来一队,在这一队里,老公排到了相对靠前的位置,他打电话让我们过去,宝宝坚决不同意,理由是不能插队。老公反复解释,没有插队,是在排队呢!宝宝说:“你虽然也排队了,但排得不光明正大。”老公反复打电话,我也央求加上声色俱厉的命令,宝宝始终坚持要按秩序排队,没有办法,老公只好回来陪着。   
     宝宝就读的大学在内陆城市,条件并不是很好,加上他所在的专业师资薄弱,很难吸收到外来人才,学校制定了个计划,让学生签协议,在本校读研读博,以后可以留校任教。虽然以后也要经过考试,显然要比考外校简单很多,而且有很大可能留校,宝宝想了想放弃了,他告诉我们并不是商量,只不过让我们知道他的决定。现在找工作这么难,能在大学当老师该是多么理想的事啊,我一直有个大学教师的情结,付出了那么多努力也没实现,一直耿耿于怀,没想到他竟然放弃了这么好的机会。那次打电话说了很多,他有他的坚持,用他的话说:“我不喜欢一眼看到边的未来,再说我觉得我能考上更好的学校!”“你真的能吗?万一你连比这个学校更差的也考不上呢!”这样的话到嘴边,也不敢说出来,怕打击到宝宝的信心。   
    作为教师,我当然见过很多别人家的孩子,无论智力还是努力,觉得宝宝与真正的高手之间有很大的距离,怕他的能力支撑不起梦想,甚至有些嫌他太高估自己。这些话几次到了嘴边又吞下去,最终还是没忍住说出来了,没想到竟然捅了“马蜂窝”,被宝宝捉了耳提面命教育了足足两个小时。   
    今年国庆节回来的时候,宝宝晚上在床上用手机看小说,我看时间不早了,就让他睡觉,他回答说:“好了好了,马上睡。”过了一会儿,我又催一遍,他还是答应着马上睡,第三遍的时候,我怒气冲天地提高了嗓门:“你那个马怎么跑得那么慢!”一直对他没签留校的事不满,借此发泄,说了几句很伤害他的话,也记不太清了,大约就是嫌他自不量力,理想比天高还不努力之类的话吧!   
    用宝宝的话说,我竟然说出那么伤害他感情的话,小说也不看了,搬了个凳子坐到我们床头给我讲道理。已经深夜了,我只盼着快睡觉,没想到他滔滔不绝说个不停,我根本没听他说什么,只是反复央求:“我知道了,我错了,睡觉觉吧!”他发表完长篇大论去睡觉了,我却头痛欲裂,怎么都睡不着了。   
    宝宝小的时候,我也曾因为自己心情不好,就抓着他一点小错误大吼大叫,被他一眼识破,一脸委屈地嘀咕:“我是错了,也不用这样吧,你不就是自己心情不好拿我出气嘛。”还有一次,我忘了是因为什么无意中说他没用,他反驳说:“我怎么没用了,你心情不好的时候至少可以拿我出气啊!”天地良心,我确实犯过这样的错误,基本算小概率事件。今年国庆节的错误也属于这种类型,他给我讲的道理就是从这一点开始的,还说我这么多年了没点进步。   
    宝宝是个性情温和似乎没什么脾气的人,从高考报志愿开始,我才明白,他有他的坚持。   
    前些日子,打电话的时候,我说:“宝宝,我想你了呢!”他接着回答:“那我回去看你吧!”挂了电话,我和老公开玩笑说:“小孩子就是说什么信什么,我根本就没想他呢!”当然不是不想,只是习惯了这种相处的方式,我明白他已经是个独立的人了,无论知识还是做人,我都无法帮他什么,对他也只有牵挂了。   
    忘记在哪里看到一句话了:“生命中几乎所有的爱,都是为了更好的在一起,唯独父母对孩子的爱,是为了更好的离开。”是啊,我们倾其所有,为的就是孩子能更早拥有独立的能力、以更独立的姿态离开我们。   
    宝宝回来的那天正好是感恩节,我在朋友圈发了一张和宝宝的合影,写了一句:“感谢你做我的宝宝!”其实,无论亲情、友情、还是爱情,遇到了就该彼此感谢,彼此好好珍惜,无论什么关系都是相处的时间很短,分别的时间会长到天荒地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