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海淀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开启左侧

评张庆和的爱情诗(之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17 07:19: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紫陌禅心 于 2018-4-17 07:21 编辑

            评张庆和的爱情诗(之一)


两性情感伦理话语风格与艺术差异

                                         
许庆胜


     爱情是产生在男女两性之间的一种特殊的感情,是正常青春期成熟男女好像是自然而然流露的一种情感,是生理的适时反应与合理需求。爱情作为一个古老而又常新的话题,几乎是与人类的历史一样长。只要世界上有男女共同存在,就一定会有爱情的发生、发展,这是一种个体本能与自我相互需要,同时也是一种高尚的社会需要,是人类继续繁衍和延续的必要步骤。那么,什么是爱情?“所谓爱情,就是一对男女,基于一定的客观物质基础和共同的生活理想,在各自内心形成了对另一个异性的最真挚的仰慕并渴望对方成为自己终生伴侣的最强烈的感情。”(见《马克思主义伦理学》356页,中国人民大学罗国杰教授主编,人民出版社出版)。正是因为这种特殊情感的“最真挚”性与“最强烈”性特征,才使众多诗人们按捺不住,不断惹起诗意波澜,秀丽的爱情诗篇就源源不断了。但是因还原才华的有限,杰出的爱情诗人和诗篇还是有数的,仅仅观照一下诗歌史很快就可以明了这种创作的有限性。张庆和先生的爱情是美好的,他与老伴刘伟老师的恋情他多次在文中涉及,自豪多人想追刘伟老师以失败告终,他的爱情诗篇在诗集《灵笛》中占了前面领先的大位置,极具规模,其爱情诗贡献值得深层学术研究。(中国作家网于2017年2月14日曾以《烧掉的情书今天补给你好吗?》为题,转发了张庆和写给老伴刘伟的一封信;为此,张庆和与刘伟夫妇二人又应邀做客山东电视台影视频道录制“一封家书”,并以《你用青春守护国家,我用青春守候你》为题,于2017年9月29日20点播出)
     那么爱情与爱情诗篇哪个为先?哪个据后?显然爱情诗篇的发生以致成型是在后面的,而且爱情诗篇也不是所有爱情实践者皆能为之的,只有具备创作才华者方可形成文字,因而就大多数的爱情实践者相对而言比例更是寥寥!仅就我国爱情诗篇的源头其实就是始于孔子收集的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也是仅仅从西周至春秋的305篇内的有限篇数。比如《诗·关雎》《诗·女曰鸡鸣》《诗·鸡鸣》《诗·绸缪》等等名篇,而西周之前的夏商甚至更远的“爱情”大概早就存在了!但是因主观客观等多方面的限制,没有或无法记录就很是可惜!后来的“乐府”就是政府行为了,《江南》《杨叛儿》《折杨柳歌辞》《幽州马客吟歌辞》等存在了下来。再到后来的《上邪》《陌上桑》《孔雀东南飞》等才开始是真正文人的创作,到了此时才是真正的有意识自觉爱情艺术创作,而在这之前的基本上都是“自发”或“集体无意识”的顺口溜,陈述的表征最明显。我们看看《上邪》就能明了这一艺术倾向:“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类似于今天的“海枯石烂”。这“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就不是一般非文人的陈述了,而是借物暗示,与“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直来直去的“顺口溜”已经不是一个概念了!所以杰出的爱情诗篇还是文人们写得好!审美愉悦味道最浓!就当今的爱情诗篇观照,不能否认艺术上的创造是有的,成绩也不小,但是总体逼近艺术创造还是薄弱的,有的甚至都步入了“下半身”的歧途。相较而言,我们的确看出了张庆和先生的突出丰满与延展,而且它的直接表现形态是多方位的、多棱镜的,有不同时间的,有不同地点的,有不同关乎物件、事件的等,如《祷祝》《索链》《回答》《月路》《月圆的时候》《我们……》《你曾经走进我的生命》《我们的事》《守望》《情人节》《美丽的梦》《没有你的日子》等等,甚至《寡妇嫂》《窑炉班,成了一块“风水地”》等等的他者情爱,也走到了诗人笔下!
     可见这“爱的对角线”成立之后,“春天来了/都相信不会再飘雪花/一切都绿了/我们的心/更绿得出奇”(引自诗集《灵笛》017页,《我们……》),爱情的魔力可以专制季节“不会再飘雪花”,它是一道“解不开”的“方程试题”,更是“难猜的谜语”(引同上018页)!张庆和先生的两性“方程式”尽管难猜,我们觉得也不能笼统概括,他渲染的两性情感伦理厚重博大,艺术演绎纷繁辽阔,我们也想分层次的靠近,以便科学定位他两性爱情诗的突出贡献,抛出几砖,或许能引来更多晶莹碧透的玉也未可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