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海淀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开启左侧

评张庆和的爱情诗(之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17 07:24: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紫陌禅心 于 2018-4-17 07:44 编辑

           评张庆和的爱情诗(之二)
第一首爱情诗诞生及其凸显的文学意义
                                                             许庆胜
      关于自己的第一首爱情诗,张庆和先生是这样叙述的:“随着时光的流逝,来来往往的信件如雪花纷至,越来越多,彼此爱意也越来越浓厚。信纸上的话语虽然已经将两颗年轻的心拉近,可又总也难以表达内心的思念和爱意,甚至有点隔靴挠痒、纸上谈兵的感觉了。那样的时刻,我们是多么渴望两个人能见上一面啊,就像如今网友为了见面翻山越海一般,但我们那个年代,连通一次电话的可能都没有。怎么办?现实中短缺的,就去向往的‘情境’里寻找吧。”(引自《文情墨缘片片心——张庆和其文其人之四》007页,中外名流出版社2017年11月第1版,2017年11月第1次印刷)于是,张庆和先生的第一首爱情诗诞生了,这就是后来收入诗集《灵笛》009页的《索链》,此后他的爱情诗源源不断,还帮他找回了“许久不再提及,也不敢想象”的文学梦,可见爱情的魔力的确是个“难猜的谜”!
     上面这段话,是张庆和先生应《当春》小记者们采访他时当面说的。那时他在青海高原服役,守卫我国的核基地。部队5年第一次休探亲假,路过北京在二哥家小住几日,晚上,来了一位年轻貌美的姑娘,对张庆和先生一见钟情,三个月后,他接到二哥的来信,提及那天晚上问“这是他五叔”的那个姑娘,并说双方的两位嫂子都想给他们说媒,问他意见如何?正值青春年华的他没有错过这样的美好机会,回信答复了。一个月后,二哥又来信,并附姑娘的通讯地址,于是一场马拉松式的“写恋爱”就在他与姑娘之间开始了。从他的爱情启始仔细观照,他是被动的接受,而不是爱情至上者的主动出击。比如小学生、中学生的递条子,那不是正常的两性交流。一般以工作为重的社会个体,工作干好之后才考虑爱情婚姻,应该说这是正常的爱情婚姻秩序,是会得到整个社会肯定的,是可取的。青春期是每一位社会个体成长过程中一个很关键的阶段,生理与情感的基本功能也得到了合理发育并渐趋成熟,对异性的向往与渴慕也开始强烈起来。如果偶尔有了一定的方位与目标,相互吸引一段时间并开始交往后,便生发了所谓的爱情,当然这时的爱情还处于试验阶段,青春骚动便是这一阶段的一大动态特征。各有各的发泄方式,有的爱听情歌作为现实爱的空缺的弥补方式之一,使身心在爱语里得到暂时的满足,有的抄情诗,有的爱读爱情小说……有的更直接地出入异性之中寻求爱的可能。作为诗人最大的发泄方式那便是写诗了,写对爱的渴求,假设性抒发,直至抒写尝试性真切体验、真爱的描述,一见钟情式,潜移默化式,实用式,带社会功利性的庸俗式,还有一九八六年现代诗群体大展时的伊蕾的“折磨”式情爱,翟永明的“女人”,唐亚平的黑色沙漠,黑色洞穴等已是五花八门,不管怎样他们的努力至少丰富了情爱的诗域。
     张庆和先生同样遭遇了青春期,生理本能的发育成熟也使他在偶然被动与异性接触,经人介绍、写信往来之后,大书特书他爱的呓语与真切体验。对于爱情诗的表达与艺术实现,因主体性格秉性及社会环境不同在表达上也有差别与出入,其动态过程以及美学艺术效果也是不一样的!
新月弯弯
柳帘羞面
湖边
你手指绞弄柳叶
“我们……”
话刚露头
又被樱唇儿咬断
踏踏踏……
你甩下个背影
拉长我的视线
从此   你身上
就总缠着
用我的目光铸成的索链
(引自诗集《灵笛》009页)
      因为诗人在青海高原服役,与恋人天各一方,那个特定的年代几乎没有见面的机会,打电话也不可能,只是通过写信倾诉情感!他渴望与恋人见面,但是军人的纪律严谨,责任重大,没有机会,于是诗人难耐之际,他的厚重诗歌天赋终于也憋闷不住,走向前台来了。激情之下,字句排列,秀丽的诗句在笔下流淌,以弥补因特殊环境造成的感情空缺。而反观优秀诗歌文学名著的生成,很大一部分都是在被迫状态下诞生的,曹雪芹的《红楼梦》那“满纸荒唐言”就是因为“金满箱,银满箱,展眼乞丐人皆谤”,更感到了“人生如梦”的痛楚!于是,曹雪芹关于人生实在有许多话要说,继而他在穷困举家食粥的状态下,还不忘奋笔疾书,终著成了《红楼梦》。司马迁宫刑之后发奋著《史记》,我国先哲孟子曾经说过:“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这句哲理名言曾经贯通了我们华夏上下五千年的文化之路,多方位的引用,激荡了无数成大事者的澎湃心志。贝多芬在困顿时说:“在伤心隐忍中找栖身”。这些名人名言无疑是具有极大的显在真理特质的。而仔细观照张庆和先生不能与恋人见面,只能或不得不以爱情诗弥补这种情感欠缺,本质上讲其实也是在“受苦”!明显的标志是他在渴望见到恋人、思念恋人时,一定是自我感觉很痛苦的,“心志”苦,“筋骨”劳,“体肤”饿,“其身”乏,等等,更不用说可能的“伤心隐忍”了,如果真有伤心隐忍的可能,就明白无误道出了“大任”的被迫性、被动性。大概就是为了让张庆和先生承担创作优秀爱情诗的“大任”,上天有意让他受思恋之苦吧?!的确有这种可能!如此,张庆和先生的第一首爱情诗《索链》的文学意义就出来了:对于诗人作家们而言,受苦的时候,可能就是创作优秀篇章的最佳契机,一定要珍惜!
    “爱情是天才的食粮和空气”(福楼拜,《情感教育》)。福楼拜这句名言用在这里太恰当了!本来张庆和先生的文学梦已经丢失了,是“爱情”又帮他找回了“许久不再提及,也不敢想象”的文学梦,终至成为名声响亮的作家诗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