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海淀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开启左侧

夕阳原生处 作者:王淼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8 09:25: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夕阳原生处
王淼
01
       他望着大洋淡淡笑着,声音伴着咸味没入海潮。吴鑫的笑靥,带着稚气模样。“黄昏,是一个人最有力量的时刻,每每瞧着夕阳回到原生处,愈是感到生命渺小。”一旁的我静静听着。
       他的话总是带着矛盾,但却又让人信服,他喜欢一位名叫卡夫卡的文学家,他常这么说:“卡夫卡活在压抑的世界里,作品透露着相当落寞的悲哀,就好像生命里没有人认识他一样。就我的看法,或许本来就没有谁可以认识谁。”我听得出话中之意。“你遗憾吗?”吴鑫轻描说道,“我的生命只有一件憾事。”
      我忘了是什么时候认识他了。是同学的关系吗?还是我们的颜色太相近?我成了追逐吴鑫步伐的人,并研读他说的人物,寻找“他”的世界。为什么对他这么执着?吴鑫遗世独立,来去匆匆,极度自我——我却被这种狂妄性格吸引。
02
       我跟周若晴陷入川流不息的人海,周遭杂揉呼气吸气空气废气,浑浊不堪,我拉着若晴狼狈地逃离这个鬼地方。“真难得,我从来没有见过你落荒而逃的模样。”她浓眉大眼笑着。女孩澄澈的晶珠,彷佛能看透世间的一切。
    “为何这样瞧着我?”她疑惑地看着我,接着随手朝脸扑了几下。
    “你脸上有一只美丽的蝴蝶啊!”
       周若晴嗤嗤笑着,指着我的脸说:“其实你也有。”
      夕阳余韵下,周若晴斜着头靠在我肩上,我抚摸着因黄晕而微微发亮的青丝,任凭香气淌于四肢百骸;望着云海波涛,听着海潮之声,简单,幸福,又满足。她拉着我的手臂,抚摸没有任何感觉的右掌。“傻瓜,还记着这档事?”我伸出左掌裹着她的右掌,只见她泪水直流,顺着脸颊落在掌心,流进我的心里。“其实你可以不用失去它,不是吗?”若晴的左掌贴在我的手上。
      我抽出左手,擦去她的眼泪,“瞧,我右手的幸运带!如果不是它,这手或许早已废了!现在只是稍微不灵活而已!”凶神恶煞的违规车辆冷不防地“刷”下我的手掌,鲜红色的花朵绽满我的胸膛,就在周若晴惊魂未定的同时,后方来车恶狼般朝她血口大开——地上手掌已成烂泥。我只知道,当时若没有拉回若晴,那将是最大的遗憾,脸上开着花朵的她,就是我最珍贵的礼物。
       过了多久了?一年?两年?还是三年?似乎不是那么重要了!
       她问我吴鑫是怎样的人,我抱着她说:“他对人极其防备,除了我。我不晓得为何能够走入他的生活,也许是前世今生早已注定。”说到底,我连认识吴鑫多少也不得而知。若晴看出我的困惑,“或许你就是他,他就是你,你们的灵魂颜色是相同的。”若晴的口吻带着神秘,海风趁隙带着弦月悄偷挂上头,原来,银色流泄在若晴脸上这样亮眼、美丽。那吴鑫呢?是否期待着明月当空的幸福?
03
      他邪邪看着我,似乎早在车棚等我。为什么看起来有些憔悴?
      吴鑫一手拿着书包,一手勾搭我的肩,我看了看那厚重的书包,他甩手示意说:“事事这么在意容易脑充血。”认识你早将我锻炼成钢,又何来脑充血?如果生命不值得期待,那人与人的相遇又是为了什么?我忖着。
       我被吴鑫半挤半推的进入教室,他身上有股淡淡的玉兰花香。
       老师要他说明对于“生命”的看法,吴鑫跟我对望,眼角闪着泪,为什么他要哭?眼角晶莹剔透的水滴消散在空气中。“如果不用哲学家的方式解读,生命可说是为了他人存在的活力泉源,只有与他人相互辉映,才能真正闪耀光芒。”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吴鑫语重心长地表达对生命的体悟。听着吴鑫柔和的语调,我的内心极尽澎湃。
       班上同学轰然如雷,老师更是点头如捣蒜,赞许吴鑫精辟的讲解。“他一定不是普通人。”我兀自想着。老师接着说:“生命之所以为生命,也就在于本身的富饶。为了他人存在虽然是生命的内容,但也仅是部分内涵。人类往往在生命流逝后,方才省悟何谓生命。生命的确难以定义以及解释,你有这样的体悟,实在很难得。”我回头一望,迎向吴鑫的微笑。
       吴鑫淡淡笑着,“对我有很多疑问?”“是吗?”“你的脸上布满问号,带你去一个地方。”两人编了个理由向老师早退。
       我们骑着脚踏车“滑过”车水马龙的街道,越过繁华都市,来到一处渺无人烟之地——眼前是一座坟。我随吴鑫将车子停靠在路旁,爬过栏杆,慢慢走向坟墓。四周环境清幽、干净,墓碑上是个清秀小女孩的照片,他走向前拿出数朵玉兰花。
    “你是第一个知道这里的人,亲如我的家人,也从未带他们来过这儿。”
       吴鑫点燃檀香,香气蓦然与天地融为一体,不入人群的他身边围绕着许多衔着小鱼的海鸥,只见它们缓缓将食物放在坟前。“认识你以前,只有她让我牵挂。她是个善良的女子,固定在都市里卖玉兰花,每天挣得几块钱。从我家到学校的路程会经过她卖花的地点,我每天都会买下一半。”正想发言时,吴鑫接着说:“只买一半,是不想让她感到不好意思,但有时我也会全部买下,因为她困窘的表情很可爱,是个小天使。”我永远忘不了那个神情,那是我从未见过的眉飞色舞,手足舞蹈的他,像个活蹦乱跳的孩子。
     “那她怎么会……”我疑惑地说。凄厉、哀怨、悲凉、愤怒、失控的情绪,从内心最深沉的地方冲出牢笼,无预警的哭声响彻整个海岸!吴鑫声泪俱下,一旁的我茫然无措。
     “前几天,我沿着同样的路,却发现她倒卧在路上……衣衫不整的倒卧在路上,没有任何人伸出援手。她两眼茫然,脸色惨白,彷佛失去了生命力量……我焦急地将她抱到附近医院,一整天都在那里照顾她。就在我暂时离开准备膳食,她……咬舌自尽。留下‘谢谢……’几个字。”倏地,吴鑫指天怒吼:“该死的人不死,他妈的老天竟要让她生不如死,用这样的方式结束她的生命。啸逸,天理何在?她只不过,只不过是个十二岁大的小朋友,一个失怙、单亲的小朋友。可恨的人类,我诅咒那些人不得好死!”
       吴鑫的指陈,让我哑口无言!他的恨意太深,那家人呢?
       我猛然惊觉,那天眼角余光原来是……
       原来,吴鑫不是孤傲冷僻,而是痛恨人类,痛恨残害生命的人类,他太过善良,不适合与人斗弄心机,于是导致身心受创。我的心被撕裂了,痛彻心扉的苦,弥盖整个躯体,哆嗦全身。而他呢?必定处在烈火焚炎的痛苦之中。我说不出“不是所有人都是这样残暴与无情”的风凉话。我不是他,不及他万分之一的悲恸,世界为何如此不公,要折磨这样善良的人?
       他拉着我的手站起来,抖落一身疲惫。只有在这里,他才可以恣意放纵,无所忌惮地表达一切。“为什么选上我?”他依然只是露出一抹微笑。我又想不通了,或许,他是另一个谪仙人。
     “家里就我一人,爸妈在我刚满十四岁的时候,因为人为纵火死于非命。我继承庞大遗产,独立一人生活,直到前年才搬到这儿,接着便遇见你以及她。”
       我强忍内心痛楚,身体却因他的遭遇不停颤抖。
     “其它亲人呢?”
     “爸妈早年旅居国外,白手起家,小有资产后搬迁至西安长住,自己设立公司,旗下有数十名工人。不过因为大火肆虐,不仅夺走父母的性命,连员工也一同命丧火海。我以双亲生前所立的遗嘱,将资产的十分之九分给所有员工,补偿员工失去亲人的痛苦。虽然仅存十分之一,对我而言也丰衣足食。”原来,吴鑫自小就过着孤独无依的日子,巨变让他早熟,却也令他失了希望——对人类绝望。他轻拍我的肩膀,“别担心,逝者已矣,来者可追。”
      闷雷阵阵,山雨欲来风满楼,两人跨上单车直奔归途。走至道路分界点时,他邀我下次去他家,他家有丰富的藏书,只要我喜欢,随时都欢迎。
04
      道路分岔点,也是生命分界点,一回生,一回死,生死自此分殊途,阴阳从此化两极。原来,生命如此脆弱。
       天气舒爽,阳光柔和,我带着得意之作打算送给吴鑫,做为友谊的纪念。一辆救护车停在校门口,周围挤满许多人,电话震裂平静的脑波:“请问你是吴鑫的朋友吗?他在校门口三百公尺外出了车祸……”我沉重走到现场,只见吴鑫大量出血。老师、教官以及我坐上救护车带他前往医院急救。我无法思考,只能呼喊他的名字。然而吴鑫脉搏跳愈跳愈慢,直到停止……
       吴鑫没有亲人,他的葬礼由班上同学以及老师共同筹办。没有奢华的电子花车,没有多余的繁文缛节,只有简易的吊唁场地,看着他的照片,我只觉得遗憾,“兄弟,你找到那个东西了吗?”我落寞地说着。
      老师在吴鑫的书包里发现一封信,信封指名给我。
      我很高兴认识吴鑫,很庆幸追逐他的脚步。他说,他已经找到了!不只一个,而有两个——一个是小天使,一个是我。那天背包里的东西,就是截肢的协议书,吴鑫早知道我的手掌是人工移植的义肢,便向医院签立手掌移植的切结书,难道他有预知的能力,知道自己离死不远?他要医院在他断气后,马上切下手掌并妥善保存,为我进行移植。他说,他憎恨那些人类,可是我与他们不同,我        有一颗悲天悯人的心,能够体会悲凉者穿肠、刺骨、伤心的人生。
       信中说道,他的家其实是遭亲戚纵火,祝融一夕之间夺走大家的性命。那晚心灰意冷,几度自杀,但是没有成功。吴鑫认为自己是个煞星,只会带给人不幸,然而没料到我跟他会成为良朋知己,于是他开始关注、了解我的生活。他说,我是平凡中用心的非凡人,他从未想过两人会结为莫逆之交。
      遗书早已被眼泪濡湿,斗大的泪珠啪啪落在蓝色笔墨上,顺着皱折晕开美丽的纹路。那瞬间,我好像看到那清晰的脸孔。
05
       女孩抚摸富有血肉的手掌,“谢谢你,谢谢你的用心,真的。”我用右手掌拭去若晴的眼泪,再次体会触摸的悸动。灵活的手指,象征着吴鑫敏捷的思绪;炽热的血脉,代表着吴鑫温暖的关怀。我俩坐在黄昏的河畔上,凝望海鸟归巢,淌浴金色夕照,感谢吴鑫温暖的右手。“其实大自然的一切都是他的朋友,或许他就是自然的化身。你看,多么真实的掌心,皮肉相接,我跟他终于分不开了。若不是他,我没有机会感觉你的温度,他真的是我生命中的贵人,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对他这么执着。”
     “为什么?”
     “就像他对我一样。”女孩看着我,明白了一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