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海淀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开启左侧

许道人选址圆明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3-21 18:00: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许道人选址圆明园
                                                  白溪
听老辈儿说,清朝的康熙皇帝很有本事,不光他厉害,他生了一堆儿子也都很厉害,哪一个拿出来都是人精儿。
按常理说,儿子多,个个儿有本事,这是好事儿,可是,这事摊到皇帝身上,就不是什么好事儿了,为什么呢?
你想啊,皇帝富有四海,整个天下都是他的,要什么有什么。皇帝的儿子要是当不上皇帝、当亲王,每年就只有那万八银子,算吧算吧别的,总共也不过几万两银子。
说到底儿,还是皇帝这份儿家产太大了,皇帝的儿子们谁也不让谁。老百姓家里分家产,有争有让,历史上,皇帝的儿子们往往为了争皇位杀的血流成河,惨得不得了。
康熙皇帝到晚年也碰到这件麻烦事儿。十几个儿子个儿顶个儿的出息,把皇位传给哪一个,别的兄弟也不服气。
这满洲人呐,又跟汉人不一样,汉人讲究传嫡不传庶、传长不传幼,虽说有时候儿有的王爷不满意,不听话,起兵造反,但是,汉人的朝廷到底是稳定的时候多。说到底,是因为老祖宗的教化在作用。满人呢,他们从东北来,平常打猎打仗,谁箭法高、有力气、点子多,谁就当老大,入关后,虽说也念了书,但是,谁拳头大谁就是老大这种想法在他们那脑瓜儿里很顽固。
折腾来、折腾去,康熙的十几个儿子就分成了几拨儿,老大一拨儿拨、老二一拨儿、老四一拨儿、老八一拨儿,天天你给我使个绊子,我给你下个圈套儿,你在老爹面前说我坏话,我在娘娘面前给你吹风……见面儿呢,还得装哈哈。
康熙是满人,他就怕热,不愿意呆在紫禁城里,嫌憋屈的上,他住哪呢?就住城西咱海淀这边儿的畅春园,不光平时住这里,有时候,过年也住这里。
皇帝住西边儿,可苦了大臣们,有钱的在附近买房子买地,没钱的就得每天早晨三点从城里往京西赶,怕皇帝有事找他们。皇帝住畅春园,各皇子们呢也得跟着,原来他们都住畅春园的西花园,等成年了,封了爵位了,就得他们的好老子给他们分地盖房子。
话说这一天,宗人府的官儿给皇帝上奏,说十来个皇子都已经封了贝勒,应该在畅春园附近分别建造王府花园。给自己儿子盖房子有什么可说的?皇帝一声令下,各部门给钱的、找地的找地,都跟着忙活起来。
很快,各皇子都找好了地儿,老四在畅春园西面也选了一块地造园子,这就是后来的圆明园。老四就是后来的雍正。关于雍正的故事,以前特别多,就是为什么选地选到了圆明园这儿也有说法。
相传,这是他手下的一个高人给他出的主意。
这个出主意的高人是个老道,姓许,叫什么不知道。有人说,一个皇子跟一个老道怎么能扯上关系呢?
当初那时候啊,各皇子为了争夺皇位,都各自拉拢大臣、能人,老四这人聪明,他聪明在哪儿呢?
就是这人不张扬,事儿没办成绝不往外拿,省得给人拿住话把儿。别的皇子,不管什么人,只要投靠他,都往门下收,老四不,他只招能人。能人哪里有呢?除了朝中的大臣、田野的士子,就是道士、和尚。
有人说,和尚道士算什么能人?话要看怎么说,北京城就跟和尚、道士脱不了关系。元大都是道士刘秉忠造的、帮着朱棣造反夺天下、后来当国师的姚广孝是和尚,历朝历代和尚、道士里能人多了去了。以前江湖上有几不招、几不惹,这里边不能招惹的就有和尚、道士。你想江湖上那些人都是拔出刀子就杀人的主儿,他们都不敢招惹和尚、道士,这和尚道士里得有多少能人呀?!
清朝那时候儿,皇帝、王公都信佛教、道教,尤其信喇嘛,现在的雍和宫就是原来老四的王爷府,后来才给喇嘛用的。那时候,皇帝、王爷、当官儿的、有钱人都跟和尚、道士来往。
老四跟和尚、道士混哩,一个是他信这个,再一个呢,也是作给别人看的,你看我对皇位没兴趣,你们谁也别算计我。这样一来,别人就不把他当敌人了。
这许道士是山东、河南那边儿人,四五十岁的样子,早年在泰山上修行,后来到北京,在西山一带隐居。因为他常能显示些神通,给老百姓看看病呀、看看风水呀、驱驱鬼呀什么的,西山一带老百姓都把他当活神仙。这样一传十、十传百,街坊传四邻,慢慢的,许道士的大名就传到京城里去了。
这时候呢,各个皇子在老皇帝面前争宠、在朝廷里拉帮结伙正厉害的时候,一听说西山有个活神仙,纷纷派人拿着王爷府的帖子来请他进府当谋士。
皇帝的儿子请去做客,人都寻思许道士该进城享福去了,还都嘀咕,说哪天谁又派人来请了,带了多少东西,还有人传,许道士答应了那个王爷,准备出山,说的有鼻子有眼儿的。
这时候,要选园子了,老四就想到许道士了。不光许道士,还有其他好几个和尚、道士、大臣,让换上老百姓的衣服,偷偷的在金山、清河周边勘察了几天地形。
因为大家都知道许道士有些异术,王爷又尊重他,所以,大家对周围这片儿的风水虽然都有自己的一些看法,谁也不敢说,都等着许道士最后说。
一晃过了好几天,最后许道士在一块地上踩了一脚,让跟着的王府下人说:“在这里做个标记。”然后,拿笔在画着地形的图纸上点了个点儿。
完事儿之后,这帮能人异士在附近找个酒馆儿,要了个雅座儿,酒菜上齐,吩咐酒保不要上来打扰,一边儿吃、一边儿说话。
喝了一会儿,许道士说:“诸位,咱们替主人出来看地儿,各位都是高人,可是,不知道咱们看的一样不一样,咱们回去是各报各的呀,还是统一个意见呀?”
许道士的话音儿一落,屋里没人说话了,谁也想说,谁也不敢说。许道士一看,说:“咱们都是给人干事儿,随便说,别客气,一会儿我也得说不是。”
于是,大家挨个儿说了一番自己的意见,最后有个跟老四时间最长的大臣说:“许道爷,您是活神仙,我们呢,这个跟着出来,顶名儿是出来看地,实际上都是跟您出来打杂儿的,这方面您老人家自然说了算。”
许道士看看大家,想了一想道:“列位,老朽是个方外人,本来作的是烧丹纳气的事儿,懒散得很,跟各位天星下凡、祐国护民的主儿不一样。之所以下了山,能跟诸位处这几年,一来与各位有缘,二来……”
说到这里,许道士压低了声音道:“小老儿夜观天象,上天示象,咱们大清朝老皇爷之后还得出圣人,这圣人呢,就应到……”,老头儿边说边伸出四个指头,“这两天看这块地,果不其然。虽说,事儿自有天命,但还得尽人事。”
说着,许道士一口把酒碗里的残酒喝掉,从桌子上找几个空茶碗,排出个阵势:“这是咱们这两天转悠的这片地儿,这是金山,这是畅春园,这是瓮山……”又拿起桌子上的筷子,这是清河、这是巴沟……
“诸位,华家屯儿周边儿这块地儿,现在各位皇子都没看上,我看他们都往水磨村儿那边去了,这也是老天爷保佑。你们看,这里近有金山、百望山、瓮山、玉泉山,远有西山、阳台山、凤凰岭,这是来龙;说到水呢,后有清河,旁有巴沟水;前面的畅春园就给圆明园这地儿作了案山……不管从哪方面儿说,这块地都是藏风聚气、该出大人物的地界儿。”
大家一听,纷纷点头称是,都恭维老道是神仙。回来之后,一起给老四仔仔细细的汇报了一遍。
许道士给老四说华家屯儿这块地好,能出圣人,那就是说他老四今后能继承大统呀。这种事儿搁别人身上,早高兴的跳起来,摆宴唱戏了,老四可没敢,因为什么呢?
老四知道,老皇帝心里忌讳这个,心说,我还没死呢,你身边儿聚那么多人,都说你好,我给钱买块地,你选的地儿比我的园子还好,你什么意思呀?
所以说,他们那时候儿的人呀,尤其是皇帝、皇子、王爷他们都活的累,天天琢磨这个了。所以呢,听了下面人的报告,老四心里挺美,恨不得蹦高儿,又怕谁一不小心说出去,表面上表现的似有似无,听了半天,就说了句:“命里自有命数,风水的事呀,不能不信,也不能太信,出圣人这话儿谁也不能往外说,你们既然觉得那块地还好,我过两天向皇上请去。”
过了几天,各皇子把自己选的花园儿地报到内务府,老四就选了华家屯儿一块地,内务府把各皇子选地报给老皇上。老皇帝批一个“准”字,底下自然有人去忙活。
后来呢,各皇子的花园陆续建成,各皇子也都搬进自己的园子住。老皇帝给各皇子的园子题写了匾额,给老四的园子题的名字“圆明园”。这句话可大有讲究,这话是从佛经里提出来的,意思是希望老四能够智慧圆融、通达无碍。所以,后来也有人说,康熙皇帝就去过老三、老四的园子,给老四题这个词儿很明显那时候儿就看中他了。
那个帮老四选地的许道士呢?园子修完后就没人见过他,临走给老四留了张图。据说,老四继位后就是按照许道士留下的图扩建的圆明园,所以村里有老人说,风水的事儿可不能不信,要不是许道士给老四挑了块好地儿,哪有后来的雍正皇帝和圆明园呀……
讲述人:巴达宏
整理人:白溪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