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海淀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开启左侧

甘做社区一盏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3-24 08:11: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甘做社区一盏灯

--记北京市小营军休所管委会支部书记臧增臣

                                    赵伟

一张淡黄的牛皮纸,一份“古董”般的表格,

            展示着一位八十五岁老军人的职业品质和道德操守

阳光从窗口透进,照映着臧老家的书房,还有他那间朴素的卧室。记者独自坐在客厅里,等待臧老拿他的东西。他从卧室里走出来,双手捧着一张发黄的纸卷,宝贝似的送到记者面前。

臧老那精心细致的动作,让人能感觉得到,在臧老心中,这是一个比宝贝还珍贵的物件。臧老慢慢的打开纸卷,生怕碰损了丝毫。随着他把纸卷打开,呈现在记者眼前的是一份手工绘制的表格,这是一张用淡黄的牛皮纸绘制的表格,表格名称:“小营干休所八十岁以上老人优惠证办理登记表”。因为纸张的颜色发黄发旧,表格线条又全都是手工绘画,折痕的反复使用,使这张牛皮表格纸泛出些许的油光和磨痕,冷不丁一看,还以为是张出土的文物。

细看表格,第一行第一人,姓名:王坚,随后的条目里有:身分证号码、联系电话、住房号码、亲人或子女联系方式、是否办妥。第二行、第三行、第四行……一直到第五十三行,姓名,李凤轮。证件的办量情况,在“是否办妥”一栏里标注得清清楚楚:已办妥、正在办、缺什么材料、正申请……

五十三行之后,还画有许多空行。

臧老说:“这些空行,是留给那些将来上了八十岁的老同志的。”

记者问:“臧老,这些人,都是你去给他们办?”

臧老毫不含糊的点头回答:“都是我去办,我一个一个核实,一个一个办理!”

臧老说这话的时候,记者早已忘了他已经是个八十五岁的老人!而他自己,那满腔热忱的劲头,似乎也忘记了自己的年龄。

面对这份表格,令观者无不肃然起敬!这哪里是一份表格,分明是一位八十五岁老人的职业品质和道德操守!

职业?八十五岁的老人,早该养尊处优,早该养花种草,“赋闲在家弄儿孙”,享受天伦之乐,怎么还谈到职业?

知情者说:“臧老,当了三十六年军队领导,退休后,又当了十六年的管委会支部书记,现在还任职着呢!”

      一首七律,抒发了一位八十五岁老人的人生情怀

         八十三秋一瞬间,如烟往事梦循环

         寒门子弟耕耘路,历经崎岖识险滩

         学海无涯勤发奋,书山宏博力登攀

         包容处事真情笃,厚德为人天地宽

在臧增臣老人的家里,记者特意抄下老人写下的这首“七律抒怀”,以作为对臧老了解的“钥匙”,也或者说是“索检”。

这首被臧老取名为《人生路途赋》的七律,是臧老自己对自己的人生写照,也是他的人生感悟。按照臧老自己的阐述:“军人也罢,党员也罢,首先都是人,首先都要具备一个普通人的最基本的品德。”这个基本品德,就是臧老在诗中所说:“包容”、“真情”、“厚德”、“为人”。

老实说,面对这首“七律”,面对这位已经八十五岁高龄的老人,记者连采访的时间都不敢多定,生怕长时间打扰会导致他的身体劳累而出现意外,但没想到,原本规定一个小时的采访,在臧老的热情笑谈中,竟然用了两个半小时。其实,当臧老到楼下来迎接记者,记者见到他第一面时,让人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这个步履稳键、精神矍铄、思维敏捷,浑身上下都透露出健康精干和浓浓热情气息的老头,已经八十五岁。

记者要扶他上楼梯,臧老声音哄亮:“不用不用,这楼梯一天不知要爬多少个来回!”

记者带着好奇心,半开玩笑地问他:“臧老,你真有八十五了?”

臧老哈哈大笑,用他山东高密特有的乡音反问记者:“你不相信?你看我多大?”

记者说:“也就六十岁左右的样子。”

臧老更高兴了,反倒伸手拥着记者,进楼、上电梯、进家门,并拉着记者参观他的大卧室、小卧室、杂物间、书房,然后,请记者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拿出他珍藏的普尔,泡出浓浓一杯香茶,递到记者面前,又特意端出乡亲从高密炒好送来的炒花生,一个劲地叫:“吃!吃!你尝尝!香得狠!老家人送来的。”

记者不得不捻起一颗放进嘴里,一嚼,果然又香又脆!

臧老说:“老家人送得多,一大口袋,我们山东高密产花生,每年老家人都送,我给楼上楼下,左邻右舍,都要送去一盘,请他们尝尝。”

记者对臧老的采访正式开始:“臧老,您老把社区邻里的关系处理得如此和谐,年如一日,居委会和街道的领导都说您有榜样示范作用,所以派我来采访您……”

记者话还未说完,被臧老打断。臧老说:“你这次来采访,我本来是要拒绝的,原因有二,一、我老了,二、我也没做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就是为管委会做了些日常服务工作。不值得宣传,应该宣传那些年轻同志。但为什么又同意你来采访?原因也有二,一、居委会的同志给我打电话,再三叮嘱让我不能拒绝,二,听说你在部队也当过兵,我跟你算是战友,所以就同意跟你聊聊。”

记者内心十分惊诧,眼前这位老人,思考问题竟然如此情晰透明,说话表述竟然如此条理分明。记者也只得言简意赅地解释:“臧老,宣传您,不仅仅只是宣传你这一个人,也是宣传以你为代表的,还在为社区建设不遗余力付出心血精力的这个老人群体,宣传这种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精神。您是西三旗地区老人的精神旗帜,是生活于这块土地、服务于这块土地、衷心热爱这块土地的典范。”

臧老摇着他那一双大手:“过奖了!过奖了!比我做得好的老人,西三旗还有很多,我们管委会下面的社区,就有很多老人,比我做得好!”

臧老的资料记者提前看过,他是从师政委、军级纪委副书记退休离开部队,三十六年的军旅生涯,铸就了军人特有的那份果断、清醒却又谦逊的气质终生不变!

记者的采访提问直入主题:“政委,部队的师政委、军级纪委书记也是中级干部,您为什么会从师政委退休后愿意到管委会来当支部书记?”

臧老想了想,说:“这跟我成长的经历有关。”

     从奶奶的花裤子到唐山大地震救灾,岁月往事,

变成臧老眼中一汪深情的泪水

“你知不知道莫言?就是获诺贝尔文学奖的那个莫言?”臧老开始了他对自己经历的回忆,“我跟他是一个县的,山东高密县。我是一九三O年一月出生的,我们老家过去确实很穷。”

穷到什么程度呢?臧老突然不说话,他哽咽了,在客厅的灯光里,记者明显能看到,臧老的双眼里饱含着一汪浓浓的泪水。

“考高小时,父母的意思,就不上了,可我学习好,很想去读书,父母说,你去考试,穿什么去考?是啊,我也为难,父母说得没错,考试总得穿一条像样的裤子,我没有,总不能光着屁股,或者穿得跟乞丐似的去考试啊?”

小时候的臧老非常懂事,他知道不能为难父母,但又不甘心不去上学,于是焉头耷脑,干什么事也打不起精神。这个情形被奶奶看到了。

奶奶问他:“伢子,你咋了?”

“我想上学。”

“那就上啊!”

“没裤子……”声音委屈,都快要哭了!

奶奶知道了原因,当即取出自己仅有一条没有补丁的花裤子,交给孙子:“伢子,去,奶奶支持你。”

赴考那天,临行前,奶奶摸着臧增臣的头说:“伢子,好好考,好好念,将来做个对大家有用的人。”

于是,一个叫臧增臣的少年,穿着奶奶的花裤子,带着奶奶手掌留在头上的体温,铭记着奶奶的教诲,步行十里,去参加高小考试。当他穿着那条花裤,走出村口,走上大道,走往那远在故乡之外的考场时,他不知道,这条土布花裤,悄悄地改变了自己的一生。

对于今天的年轻人,已经很难理解,那个年代的人们,怎么会穷到连一条裤子都没有。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中国,正是军阀割据、战乱频生的年代,别说穿衣,就是吃饭,也经常是有上顿没下顿!战争过后、血流成河,殍野千里,能活下命来,已属不易。然而,在食不裹腹、衣不蔽体的乡下农村,居然还有如此超凡卓识的老奶奶,把知识和文化看得高于生死,高于一切,这不能不说是臧增臣的人生幸运。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一个族群的性格品质乃至文化与文明,恰恰也正是因为有了这些具有超凡远见的人,才得以保存和传承。臧增臣就是一个典型的例证,如果没有那条花裤,如果没有奶奶的支持,还有后来军功卓著的臧增臣吗?还有今天为社区建设呕心沥血不遗余力接受记者采访的臧增臣吗?

越过一个世纪,七十多年后的今天,臧老在回忆这段痛苦往事艰难岁月时,依然情不自禁,泪光闪烁,他说:“没有奶奶的支持,就没有我的今天。”接着,臧老又补充一句,“这证明,没有知识,就没有发展!没有文化,就没有文明!”

臧老,毕竟当过师政治委员,认识问题,分析问题,总结问题,总是高于问题本身。

一九五一年,二十一岁的臧增臣参军入伍,那个年代,参军入伍,就是去实现奶奶说的“做个对大家有用的人。”对国家有用,就是对大家有用,保卫祖国,就是保卫人民。参军不久,即赴朝参加抗美援朝,血与火的历练,让年轻的臧增臣更加感悟到生命的珍贵,生活的美好,更加感悟到人与人之间相互关爱的重要。

回国后,臧老历任干部部助理员、营教导员、团政委、师政委、军纪委副书记,直到一九八六年退休。三十六年的军履生涯,不仅让臧老练就了一副健强的身板,也铸就一颗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心。

对于那三十六年的光荣岁月,臧老说:“好汉不提当年勇!那些荣誉,都是组织给的,都是人民给的,都是党给的。我最难忘的,不是荣誉,而是一九七六年唐山大地震中的抗震救灾。”

唐山大地震,这是上世纪七十年代留存在中国人心头的一道深痛的伤痕!

地震发生后,臧老带领他的装甲兵团,第一个到达唐山,作为团政委的臧增臣,那一天,以及那一天在他眼里所看到的情形,永远深刻在他的生命中。

“七月二十八日!”臧老记得清清楚楚,“那天,我们到达唐山,满目疮夷!整座城看不到一座完好的房屋,所到之处,全是一片一片废墟,人……”说到此,臧老说不下去,他甚至轻轻地哽咽起来。

这么多年过去,记者还能依然感觉到臧老想起当年那些情形的难受和伤痛。臧老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长叹一口气,轻轻地说:“我们在唐山干了一百天!有个叫王树斌的工友,被埋在地下七天七夜,我们把他从废墟里挖出来时,他还活着!”

记者以为,臧老讲到这个细节时,他会高兴,没想到,老人家却抬手抹了一把眼中的泪水,说:“我多希望,我们挖出来的那些人,都能活着!”

无法言说,一种人类命运相连的大爱,讯速从臧老的身体里扑面而来,浸没了记者的整个视野!

      “跟上”、“靠下”、“抓自己”,

      成为臧增臣做人做事的一生准则

臧老虽然年事已高,但思路却清晰异常,他总结自己这一生只用简单三句话,或者说是三个词:“跟上”、“靠下”、“抓自己”。

跟上:就是紧跟党中央,党组织。从臧老的阐述里,我们不难感觉得出,一个军人,一个党员,任何时候,任何地点,紧跟中央的政策,紧跟组织,永远都是一个军人、一个党员的基本准则。臧老说:“这不仅是准则,也是我做人行事的方向。”他说,“你不服从组织的安排,不按组织的规定行事,那你还叫有组织有纪律吗?你不按照党中央指定的方向前进,那你不就迷失方向走错路了吗?那你迟早会被组织抛弃。”

臧老的思想,特别适合现代一些人认真思考和学习。在现实工作生活中,一部分人把“跟上”理解成是吹捧领导、讨好领导,这种“跟上”是无原则的,是违背党章党纪的,它跟服从组织安排,听党的话,完全是两回事。

从师政委,到管委会支部书记,说到底也是臧老服从组织安排的一个例证。除了从小就铭记奶奶那句“做一个对大家有用的人”之外,服从组织安排,也是臧老最终乐意担任管委会党支部书记的重要原因。

二OOO年五月,小营军休所的副所长找到臧增臣,说:“政委,想请你担任管委会的支部书记。”一开始,臧老是不愿意干的,老伴和三个儿子都劝他:“你干了一辈子的革命,都一大把年纪了,还不享几天清福?还要工作?还要去操那些闲心?”但最终,老伴的温情关心没能敌住臧老心中一生的信仰:服从组织安排!

虽然军休所管委会是一个根本没有级别的单位,但臧老最终说服了老伴,组织上安排我到军休所来休息,管委会就是我的组织,组织上要我工作,我就不能拒绝,我就得要服从组织的安排。

臧老答应了,从此,他把做师政委、军纪委副书记的所有经验和方法,都用在了管委会支部书记的工作中。

臧老随身总是带着一个记事本,每天上班,到办公室里,首先掏出记事本,看看需要做什么工作,需要做的,就立即去做,做到什么程度,都在记事本上记下来。如果这一天没有什么事,那就看书、写诗。这几乎成了臧老每天一成不变的生活流程。

从二000年到如今,十六年过去,这个“老支部书记”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在工作岗位上忙碌,奔波。

居委会和西三旗街道的同志们被臧老认真负责的精神感动了,他们在向记者介绍臧老时,深情地说:“臧老虽然已退休,但为社区居民服务的雄心未退,党员的先进本色未退,怀着对党的事业执著追求,只要还能动,还能讲,就要为建设和谐社会做一点事,将满腔热情投入到社区工作中,为和谐社会发挥自己的余热。”

靠下:就是依靠人民群众。我们党之所以取得伟大成功,最根本的法宝就是依靠人民群众。臧老在工作和生活中,也把“依靠人民群众”当成自己工作的法宝,且无往不胜!

臧老担任管委会支部书记后,首先是想办法摸清管会委下属各户居民的详细情况。臧老说:“用一句军事述语说,这叫知己知彼,百战不怠!”居民情况是复杂的,各总部、各兵种、各院校,不同行业、不同级别的离退休干部纷纷齐聚在管委会下,要把工作做好,就必须得依靠大家。臧老说:“在部队发号施令那一套行不通了,很多事情,就得和大家反复讨论,反复协商。”

抓自己:就是严格地要求自己,任何时候,任何事情,都要做到一丝不苟,认真细致。对于自己一生,臧老有一点很自豪,他说:“我基本上都是当主官,很少做过副职。即便是师副政委,我也只当了一年。多年的工作体会,就是,当主官,首先就是要把自己抓好,把自己管好。抓好自己,管好自己,你才有资格去管别人。中国有句俗话,打铁先需自身硬嘛。”

臧老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军休所楼高十八层,臧老经常爬楼梯,每家每户走访宣传党和政府的最新政策,使社区住户能在第一时间收到新信息,感受到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风景。

臧老说:“虽然从军旅工作岗位上离退了,但党员的身份永远不会退休,自己不能碌碌无为混日子,要积极发挥共产党员的模范作用。否则,就对不起党培养了我们一生,对不起党给予我们的一切。”

      和谐,就是相互关爱,一个家庭能相互关爱,

    就是个和谐家庭,一个社区能相互关爱,那就是个和谐社区。

臧老在军休所管委会担任支部书记十六年来,最了不起的成绩,就是把社区管理建设得和谐平安。

对于和谐的理解,臧老说:“我活了八十五年,我用我自己的亲身经历,来解释和谐,那就是,人与人之间相互关爱,一个家庭相互关爱,那就是和谐家庭,一个社区邻里之间相互关爱,那就是和谐社区。”

一位姓刘的老干部,因其家楼上住着一对年轻夫妇,孩子吵闹,影响老两口休息,一来二去,时间长了,楼上楼下两家产生了很深的矛盾,刘老爷子一气之下,叫来自己的儿子,他儿子带着人上去把人家夫妻俩打了一顿,这事闹到派出所,事情倒是解决了,两家却成了仇人。臧老一看,这不行啊,常言说,远亲不如近邻,邻居之间处成这样,还谈什么和谐社会?臧老找到刘老爷子,开门见山地说:“这件事你不对,你作为一个部队退下来的老干部,怎么能这样处理问题呢?有矛盾,你可以找管委会解决,管委会解决不了,你找居委会,怎么能动手打人?而且还叫你儿子带着人去打!这是流氓的作风!这是恶霸行为!你必须向人家道歉!你若不接受管委会的处理意见,你的事以后管委会都不管了!”刘老爷子通过反省,深刻地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带着老伴,主动上楼去给那对夫妻道歉认错。那对年轻夫妻也通情达理,在老两口休息时,尽量让孩子少发出动静。两家解除了心结,你尊我爱,相处得跟亲人一样。

还有一位干部,乱搞男女关系,妻子告到管委会。臧老与管委会的同志们商定了处理办法,亲自找到这位干部,十分严肃地对他说:“我现在以管委会党支部书记的名义找你谈话,作风问题如果不改,我们就会召开党支部大会,公开讨论你的处量问题,并邀请你原部队单位相关领导,一同前来处理!”谈话过去,这位干部从此不再乱搞男女关系。

周明善,高炮学院的副教授,虽然已经去世,但臧老一提起他,依然激动不已,臧老拉起记者,走到窗前,指着小区里那一排高大挺立的白杨树,深情地说:“看到没?这些树,就是周明善为绿化小区捐钱自费买的。他不仅捐钱买树,还负责把树栽活,长大。”臧老沉默许久,像是对老同志进行一次心灵的怀念。然后又自言自语地说,“这是个好人,知识分子,有文化,有水平,有素质。”

陈石,是一位在隐蔽战线工作了四十年的老同志,三十六岁就失去爱人,从此不再结婚,把一儿一女养大成人,自己精通各种电器修理。在世时,不管谁家有电器坏了,只要招呼一声,陈石二话不说,随叫随到,保证修好,在小区里留下很好的口碑。去世后,儿子女儿倒没说什么,儿媳妇素质低,不会说话,为了想独占老父亲这套房子,倒先跟大姑姐闹上了别扭。这种家务事,本来轮不上管委会去管,可陈石的人缘好,老人家们都不想他的儿女因为争房产闹得不相往来,都找管委会反映,要好好调解姐弟俩的矛盾。臧老勇担重担,主动接过这个任务,把陈石的一儿一女请到管委会,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用他们父亲的事迹教育儿媳妇,并义正严辞地对儿媳妇说:“老人这套房子,要分,也只是他们姐弟俩的事,没你一丝一毫的关系,继承权是法律规定的,写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你闹有什么用?”臧老像对自己的亲闺女一样开导那位儿媳妇:“你若是聪明,言语上,行动上,把你大姑姐哄好些,哄顺了,你大姑姐有房有车,人家也不会跟她惟一的弟弟来争。你越是横蛮无理,越是得不到!”那儿媳妇明白了其中的道理,慢慢与姐姐化解了心中的隔膜,后来,姐姐主动提出,把老父亲留下的这一套房子全部由弟弟继承。一场家庭茅盾就被臧老这样轻描淡写的化解了。

在臧老的倡导和带动下,管委会下属的社区掀起了“建设和谐社区”的热潮,每个家庭,都积极努力地为和谐社区出智出力。

梁慧敏,一位正师职退休女同志,每逢春节,大年三十,她都要把门卫、保安以及小区里没有回家的清洁工请到家里,请他们吃团圆饭,或者把煮好的饺子送到他们手上,让这些远离家乡的人吃上一口热气腾腾的团年饺子,让四面八方来小区工作的人们,体会到一份年味儿和浓浓的亲情,体会社区一家亲的真切含意。

王定志,一个七十多岁的老退休军人,有一天,在小区里散步锻炼身体,在食品店门口,碰到两个年轻人打架,起因很简单,就是因为十五块钱。正当两人打得不可开交要拿刀伤人时,王定志上前劝开两人,从自己身上掏出十五块钱,对两个年轻人说:“为了这十五块钱,你俩打个你死我活,不值得,这钱我替你们掏了,各自回去好好工作,好好孝敬你们的父母,供养你们的儿女!”两个年轻人羞红了脸,各自离去,避免了一场生死的血腥争斗。

徐文彬,门诊部主任,各家各户的老人,不管谁有了大小毛病,随叫随到。

吕蜀琴,退休前是部队的文艺干部,为了丰富社区的文化娱乐生活,起早贪黑,指导大家练队、编舞。

等等……

臧老对社区的好人好事,如数家珍,他说:“我负责的这个管委会下辖的社区,人人都讲文明,人人都讲和谐。”

居民们说:“臧书记是带头人,他就是社区的一盏灯!”

       一生不失军人本色,不失党员本性,

      和谐小区的建设,臧老总是“冲”在前面。

如今的军休所和社区,上上下下,已经形成了一种尊老爱老,为老同志服务的良好氛围。在问及臧老有何感想时,臧老以他特有的谦逊说:“我是一名老兵,我已经没有力气去做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在岗与否,都要持积极的态度对待,都要用严格的管理要求自己,尽自己所能,在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建设的新长征路上永葆党员的本色,永不掉队,永立新功。”

干休所住户90%以上是退离休老干部,子女不在身边,许多老干部到了年龄该享受办理老年证、老年优待卡、居家养老卡、高龄老人津贴、一键式999服务电话等,由于年龄大,都不是特别清楚。臧老作为管委会支部书记,把这件事作为自己理所当然的一项工作,为了使工作没有遗漏,并且经久耐用,他才特意用牛皮纸制作了那份“古董般”的登记表。臧老把干休所每家每户的信息自己详细做出登记,他说:“好记性不如烂笔头”,每天上班,他走进办公室里,第一件事就是先翻阅这张表和记事本,看看是谁?该办理什么证了?他就提前提醒老干部,让他们准备好居委会需要的相关材料,然后,再不辞辛劳的亲自上门去收集材料,再亲自交到居委会相关工作人员手里。

对臧老的工作态度,居委会的宣传干事这样评价:“他经常和居委会沟通联系,咨询有关政府惠及老年人的新政策出台情况,关心老年人的疾苦,一心一意为老年人服务,不管什么事,什么人,什么时间,他都是随叫随到!”

2015年,居委会换届选举。考虑到干休所老人多,社区为方便老人们投票,在干休所设立了一个投票站和一个流动票箱。臧老一听说此事,立即开始给每家每户打电话,通知投票的时间、地点,同时还不忘他作为支部书记的工作性质:“这是我们居民的权利,要认真行使,选好了,对我们社区发展有利。”

投票的前一天,臧老来到居委会,向居委会主任和工作人员报告:“选举当天所需要的桌子、椅子、饮用水,全都都准备好了。明天,我在投票站帮助你们做些服务工作。”居委会主任考虑到臧老八十五岁高龄,想让他好好休息,婉言谢绝,可臧老说:“我是管委会的支部书记,选举,是我们党各级组织的一件大事,我必须要给你们做好后勤保障工作。”

第二天,主会场选举大会热烈展开,工作人员来到干休所,走进大门,一眼看见,臧老带领着无数居民,早已等候在那里。不用工作人员过多解释,臧老已经把投票须知都讲清楚,投票顺利进行,各户的投票代表们有礼有序,郑重地在选票上选出自己心目中合适的人选。有些老人眼神不好,手指哆嗦,看不清填写位置,臧老就现场担当起代书人的职责,不厌其烦地为老人们解释被选人员的姓名和基本情况,帮助每一个选举人完成选举。

填好选表,居民们自觉排着队将选票投进票箱,活动现场,处处洋溢着温暖、友爱、和谐的气氛。

一位姓王的社区居民说:“臧书记很早就电话通知,我们知道今天投票,所以早早就来了,选社区当家人,这是我们自己的事,我们一定会支持你们的工作,积极参与社区建设,把我们的社区建设成为美丽和谐社区。”居民们的心声,让在场的工作人员无不感动,每个人都暗下决心,一定要向臧老学习,全心全意为社区居民服务。     

       二十八次,臧老的手指一个一个数过,

            这是他对自己一生的检点。

不论是在军队,还是委管会,臧老用自己的品性,都赢得了社会各届和人们的尊重。经不住记者的再三请求,臧老拿出他荣获的荣誉。

看着小山堆般的荣誉证书,臧老伸出他的手指,轻轻地数道:“一、二、三、四、五……”

有人说,臧增臣是获奖专业户。

2001年,被北京市军休系统评为宣传报道工作积极分子;

2003年,被市民政局市离退休干部管理办公室评为优秀共产党员;

2004年,被评为北京市军休系统先进军队离休退休干部;

2013年,被评为北京市军休办践行“三严三实”优秀共产党员;

……

一共二十八次!

随着臧老数数的声音,随着他手指的移动,让人恍惚看见,一位八十五岁高龄的老人,正在严肃的检点自己的一生,一生的岁月,一生的荣誉,一生的是非功过……在八十五年的沧海桑田中,臧老无愧于心,无愧于人。他数数的声音,是平静的,是淡泊的;他检点的手指,是坚定的,是有力的,一如他这一生的脚步,永远向前,一如他这一生的党性,永远不变。

是的,臧老的一生,品质不变,党性不变,信念不变。

采访结束后,面对这位八十五岁的老人,记者心生许多无言的感动,这些老人,他们已经把工作和生活“混为一谈”,他们生活,就是为了工作,他们工作,就是生活,没有私心杂念,心里装着的,永远都是大家,永远都是集体。虽然这只是一个社区,一个管委会,一个支部书记的故事,但整个中国社会,不就是由无数个社区、管委会和支部书记的故事组成的吗?中国的一代老人,在耄耋之年,还如此热心社区工作,热衷公益事业,为社会的建设不遗余力,这或许是中华民族传统美德得以传承和沿续的根本动力,也或许是越来越多的“美丽社区”、“和谐社区”出现的根本原因。

向臧老致敬,向中国这些高尚的老人们致敬!

且用臧老自写的一首五律作为本文的结尾,既是臧老对自己一生的总结,也是他给予世人的心声:

         为民一盏灯,正气润彩虹

         静欲诗词韵,心灵意境生

         回思民族苦,群富国强宁

         老骥与时进,难予报党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