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海淀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开启左侧

一路芬芳一路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3-24 08:16: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路芬芳一路歌

——记覃宜君章士逖夫妇追梦之旅

董海霞

——梦想,就是阳光和希望!就是生命里的一朵向日葵。追梦的过程中,总有一抹阳光笼罩着你,照耀在心底最温暖的地方。追随着,奔跑着,通过一切努力和方法去实现这个梦想。

如果没了梦想,活着就是单纯的为了活着,有了梦想,活着就有了千般滋味,万种风情;就有了在风雨和挫折中游走的勇气和信念。

虽然梦想,难以实现,甚至遥不可及,追梦的人,会因为梦想不能实现而在痛苦辗转,但是,正因为不想辜负,不敢言败,梦想就成为前进的动力,幸福的源泉。

梦想的实现是对自己生存的一种认可方式。

经过60多年的“长途跋涉”,覃宜君深切地感悟到:自己,其实一直生活在梦想的舞台上;梦想,一直近在咫尺,甚至掌握在自己手中。

章士逖坦言感谢上苍,安排了覃宜君做自己的生活伴侣,一起追梦,一起幸福。

11月的北京,如诗如画。金黄色的银杏、苍翠的松柏、依然绿油油的国槐……突然而至的一场雪,把整个世界妆扮得更加诗情画意。雪过后,太阳艳丽地悬挂高空,金灿灿的阳光如同一把碎银,洒落在房顶、屋檐、大街、小巷……点缀在角角落落。淡淡的云霞借着阳光,肆无忌惮地一层一层将自己染红……正是这样的日子,一个美得让人感动的下午,我如约来到位于西三旗街道北京冶金研究院家属院,亲耳聆听覃宜君和章士逖夫妇的追梦故事。

覃宜君、章士逖,两个普通的西三旗居民,一对年愈古稀的老人,一个舞蹈梦、一个摄影梦,竟然追求了60年之久,半个多世纪的日月流失,每月,每日,每时,每刻,他们都因这个梦想而幸福,而快乐,而热血澎湃。如今的二老,每天依然忙碌,从早到晚,一个小时一个小时,甚至几十分钟时间,也被安排得充实丰满。


坐落在后屯路上的冶金家属院,白墙红顶,在北京蓝的映衬下温馨、洁净。随意地散落在院子里、飘摇在半空中、悬挂在枝条上,叶片已泛出些微黄色的法国梧桐,白杨树、银杏树……显得分外干净,看上去略显冷瑟。整个小区,如同一幅安静的油画,烙印着初冬的色彩:美丽、苍凉、以及寂静。走进覃宜君夫妇家里,却是另外一番天地:温馨、甜蜜、悠闲……空气中洋溢的每一粒分子,都是快乐、热情的。

不足20平米的客厅里,整齐地摆放着钢琴、书架、电脑桌等,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整洁、有序,富有内涵。

今年71岁的覃宜君冶金社区的退休教师,跟老伴章士逖结婚前是同学。他们已经携手走过了48个风雨春秋,半个世纪的日月,他们相互理解、关心,生活上同舟共济,事业上互相鼓励。即使追梦,也是妇唱夫随或夫唱妇随,如今,他们都已经或多或少地实现了自己的梦想,却依然热情似火地奔波在追梦的路上。他们的生命历程,可以用“一路芬芳”来形容。

梦想——让他们年轻!让他们快乐!让他们始终拥有一颗充满朝气的心!让他们的晚年生活更加甜如蜜。


一个人的梦想能坚持多久?一个追梦的人最多能追多少年?

相信这两个问题都会有千百种答案,因为,梦想总是在随着时间的流失、年龄的增长而改变。甚至到了一定的年龄,就不再有梦想了。而这两位老人,执着又勤奋,一个梦想能让他们追逐半个世纪之久,而且每天都在坚持。

他们的一天是这样度过的:早上540准时起床晨练;700吃早饭;9:00——1100在家弹钢琴、上网浏览新闻、学习、参加社区的各项活动;下午200计算机学习、参加社区志愿活动;晚700看电视、学习、参加社区跳舞队排练。平时社区、街道组织的各项活动从未无故缺席。

他们不仅是社区有名的舞者、摄影师,不仅携手舞出了西三旗这片神奇土地,跳到了北京电视台《喜来坞》的舞台上,还跳到了日本。并且冲出亚洲走向世界,覃宜君曾经在美国某敬老院当了3年舞蹈教练,她自编自导并领舞的舞蹈还上了密歇根新闻报!

无论走到哪里,他们都形影相随,在覃宜君出现的地方,肯定能看到章士逖忙碌的身影。

2008年,是我最忙碌的一年,我们舞蹈队参加了广西卫视金色舞台的演出;在北京电视台喜莱坞舞蹈大赛上夺得周冠军;参加了北京电视台百姓春晚的开场舞的演出,获‘公园之星’奖杯;参加了多场迎奥运的宣传演出活动……我们每年都参加春节军民联欢会和教师节的慰问演出以及公益演出。”覃宜君喜滋滋地说。

200910月该队6名队员参加了北京市西城区组织的赴日文化交流团,她有幸参加。在日本表演了舞蹈“在中国大地上”和“茉莉花”,受到热烈欢迎。汶川地震时,北京电视台报道了她们的募捐宣传活动,她代表发言。


2010年,覃宜君因膝关节受损不能跳舞了,她伤感地对老伴说;“完了!我再也不能跳舞了。”章士逖安慰她说:“别太悲观了,现在医学这么发达,这点小毛病算什么。”并开始带着她四处寻医看病,在专业人员的指导下加强锻炼,病情逐渐好转。但跳舞还是吃力。章士逖就建议她去老年大学学习钢琴和声乐。还花一万多块钱购买了价格昂贵的钢琴,陪她去上钢琴和音乐课,回家还要陪同她一起练习,每天上午的900——1100,是覃宜君练习钢琴专属时间。

覃宜君是有声乐基础的,感觉也好,钢琴学的很顺利。高兴了,二老会随着音乐的旋律,翩翩起舞呢!

为了记录她平凡生活中每一个闪烁着光芒的瞬间,2012年,章士逖精心为她制作了一个DVD专辑:“音乐、舞蹈----追梦之旅”,记录了她的追梦历程,当做生日礼物。北京电视台到她家专访时,把这个专辑的开头部分还编辑到“北京公园文化巡礼第五集”中。后来又制作了续集,别提覃宜君有多高兴了。

人生的历程走过了70多个春秋,覃宜君说那是她这大半辈子以来得到的最喜欢的礼物,同时也是最珍贵的礼物。因为它凝聚着老伴的爱心、热心和关心,那里面满满都是老伴对自己的爱。

制作DVD,二老既分工明确,又合作密切。策划、编辑、挑选画面、撰写解说词,自然是章士逖的份内工作。覃宜君除负责解说,还担任总导演和总编辑一职,发现有不恰当的地方毫不留情地指出,删除或修改。当然,结果是皆大欢喜。在合作的过程中他们始终密切配合,团结协作。


出生在上世纪40年代的覃宜君怎么跟舞蹈结下了缘分呢?

让我们将历史的镜头拉回到上个世纪中叶:1953年覃宜君一家随父亲工作调动从南京来到北京,1956年覃宜君在西城区史家胡同小学读小学六年级,这个能歌善舞、大眼睛高鼻梁的女孩子很快就得到老师和同学们的喜爱,她不仅模样惹人怜爱、歌声甜美,舞蹈尤其跳得好看。那时候的北京远没有现在开放,多数人家的女孩子想唱歌不敢张口,想跳舞不敢扭胯,每天都规规矩矩的读书练字。而且,在当时舞蹈也不登大雅之堂,要是哪家的孩子喜欢,90%的父母都如临大敌的反对。

覃宜君的家庭却没有那么多讲究,她上有5个哥哥,下有一个妹妹,父亲是香港起义的国民党高级将领,曾是黄埔军校第二期学员,有文化有见识,对孩子的教育相当开放。他觉得女孩子练练舞蹈不仅形体好,还能培养一份独特的气质。

至于怎么发现了艺术天赋,覃宜君说得益于继母。她两岁时,妹妹出生了,不幸的是因为生妹妹时母亲得了产后风,没几天就去世了。

母亲去世不久,一位长相漂亮,具有独特气质的谢阿姨走进了这个和谐、融洽的家庭,这七个孩子有了一位慈爱、善良的新妈妈。

谢妈妈是当时非常走红的中央实验歌剧院的演员。进门后对每个孩子都视若己出,尤其喜欢聪明伶俐的覃宜君,不仅经常带她去看话剧、听音乐会,还亲自辅导她学习唱歌跳舞,教她学唱京剧《苏三起解》,说山东快书,弹钢琴学舞蹈等,并告诉她等升中学时一定要送她去艺术学院。

谢妈妈如同一扇窗户,通过这个五彩斑斓的窗口覃宜君看到了外面的大千世界,知道了艺术的美。同时,也是覃宜君的艺术启蒙老师,为她树立了一个远大的目标。自此,一个艺术梦、舞蹈梦,在她幼小的心灵扎根、萌芽了。

进入北京的史家胡同小学后,老师很快就发现了她的艺术特长,并推荐她去报考北京市少年宫舞蹈组,年幼的覃宜君高高兴兴就去了,当时就被少年宫舞蹈组录取了。从此开始了她的舞蹈追梦历程。跳舞不仅需要天,还要有灵性,有人的肢体语言靠刻苦训练练出来的,而有人是天生一抬手一投足都有丰富的内涵,眉里眼里都闪烁着艺术的灵光。覃宜君就是后者。

时光如水,一眨眼,四年过去了,时间的年轮到了1959年,覃宜君面临初中毕业,就在这时,空政文工团到少年宫舞蹈组招收文艺兵学员,覃宜君没有丝毫犹豫就去了,面试现场,空政文工团的考官笑眯眯对她说:明天就来报到吧,回家就跟父母说,我们这里不仅学文化,还管吃管喝穿军装,来了就算正式入伍从军了,每月还有津贴呢!

覃宜君高高兴兴回家了,回家的路上感觉自己简直要飞起来,她觉得自己的梦想终于实现了,从此以后,就可以在舞台尽情展示自己的风采了。

令她失望的是父亲不同意。父亲的理由很简单:搞艺术是青春饭,人的一辈子青春能有几年?父亲给她规划的前途是读师范或者医学院,将来当老师或者医生,那才是有意义的工作,能服务广大人民群众的工作。

覃宜君的失望可想而知,当时,泪水就流了满脸,她突然有种人生走到了尽头的感觉,她不知道以后的日子如果不能跳舞了还能干什么?除了跳舞还有什么能给她带来乐趣和希望?

覃宜君开始了无声的反抗,当时父亲公务繁忙,家里孩子又多,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又能翻起多大的浪花呢?无非就是不吃饭,或者不到饭桌上吃饭。以此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细心的父亲发现了她的失落,就松口说:如果考上了高中,就去读高中,一心一意等着考大学,如果考不上高中再去文工团也不迟。

覃宜君的脸上终于绽出了笑容,做梦都能笑醒,因为她每天都梦见自己在舞台上尽情展示自己的舞姿。

可命运就是捉弄人,当她天天期盼着打起行囊走进空政文工团的时候,一纸高中录取通知书降临了。

覃宜君只能暂时收起自己的艺术梦,踏踏实实去高中读书学习。好在父亲虽然不赞成她从事专业舞蹈工作,却不反对她学舞蹈,这就给了她很大的学习空间。高中3年,覃宜君在东城区中学生舞蹈团又学习了三年舞蹈。


三年的时间说长很长,说短也就是弹指间,高中很快就毕业了。覃宜君天天忙着报考各大文艺团体,未能如愿。同时高考也落榜了。那时候,她已经18岁了,再过几年就错过练高难度技巧的时间了。

恰巧这时北京人艺学员班招生,她顺利考上了。经过3个月的培训成绩很好,但因当时没有适合她的角色,未能留下。推荐她报考解放军艺术学院。

覃宜君又奔赴了军艺参加考试。初试时她惟妙惟肖的跳了一段新疆舞,获得好评,顺利通过了形体关。复试朗诵了一首诗“死去的女孩”,使所有的考官热泪盈眶、“乌鸦与狐狸”寓言的朗诵声情并茂,受到好评、蒙古民间故事“让王爷下轿”,其中正反两个角色和叙述者三个角色的语言和形体的转换得体到位。引得全体考官们的捧腹大笑,以第一名的成绩通过了复试,将被录取。经过加试,学校表示了录取意愿,但同时也遗憾地告诉她戏路子窄,比较适合演老太太。

有哪部戏是以老太太为主角?一部戏里又能有几个老太太?刚刚20不到就演老太太,那不是要演一辈子老太太?

那个夏天,覃宜君的演员梦嘎然而止。

徘徊在解放军艺术学院的校园里,她的心潮起伏不定,想自己自幼学习舞蹈,跳了这么多年,怎么就没有一方属于自己的舞台?让自己圆一个多年的梦想。

她犹犹豫豫地拒绝了解放军艺术学院。

这时的覃宜君隐隐感觉到可能找不到属于自己的那方舞台了。


一个赶路的人,一心向前时,从不在意足下的石子,不管将它踢进草丛,还是永远不见天日的阴沟,这都不关赶路人的事儿,因为他只盯着自己的目标前进。而石子却因此改变了命运,覃宜君觉得自己就是那粒可怜的石子,落进了见不到天日的角落,却无力逃脱和反抗。1963年,阴差阳错的,覃宜君走进了冶金研究所,成为一名半工半读的学生。至少,在当时,内心里她是这么认为的。

所谓半工半读,就是上一个月班,再上一个月课,学的课程都是大专院校的课本,两年后正式毕业。

自从第一脚跨进冶金研究院大门,覃宜君就知道当专业舞蹈演员不可能了,更不可能把这一爱好变成事业,并当个饭碗捧着。命运原来一直在跟自己开玩笑,一次又一次把她推进专业文艺团体的大门,却一次又一次失之交臂。

好在覃宜君是个开朗又大气的人,这样的结果并没有给她带来多大失望,十几年的学习,一次次的报考,都仿佛刮过的一阵风,一下就过去了,没了踪影。她要面对新生活,认真对待自己的工作,适应新环境。

一个优秀的舞蹈人才从事了车工,看似离她的舞蹈梦想越来越远了,其实更近了。1965年,是冶金研究院的鼎盛时期,工作人员达到七、八百,而且年轻人居多,都思想活跃,热情高涨。而且都处在明朗欢乐的年龄,青春勃发,每一个日子都令他们新鲜而且愉快,即使辛苦的工作和枯燥的学习在他们眼里竟然也变成了一种享受。

冶金研究所工会组织的文化活动更是丰富多彩,正应了“是金子总会发光”那句话,覃宜君一下就找到了自己的用武之地。她利用业余时间教大家学习舞蹈,带领大家一起排练,逢年过节单位都要搞一场大型演出,这时候的覃宜君就成了最抢手的香饽饽,常常被其他车间和支部请去辅导。每年一次的十一、五一联欢和晚会,她都是舞蹈节目的编导、教练,和总导演。

艺高人胆大,覃宜君一夜之间她就能编出一段饱含了诸多艺术元素又符合单位实际的舞蹈。

同时,多才多艺的覃宜君还担任了研究所播音员。每天都忙得不亦乐乎,每天都是忙碌并幸福着,快乐着。而且,在这里她还结识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章士逖。出生在书香门第的章士逖不仅外表俊朗,多才多艺,还热心、善良,自然引起了覃宜君的注意。

1967年,两个相恋的年轻人,走到了一起。组成一个温馨幸福的小家庭。


当她的“事业”红红火火,如日中天时,文化大革命开始了。覃宜君积极的投入了运动,是当时毛泽东思想宣传队的骨干,配合最新指示的发表,编排了一个个舞蹈、对口词等到处宣传演出,还是继续她的追梦历程。

后来,由于担任播音员期间派性的声音伤害了一些群众,使她在运动中受到批斗,“坐飞机”的批斗花样使她腰部受伤。那期间,她的腰椎受了严重挫伤。直到林彪事件发生后,她才获得解放,从此舞台上、车间里就再听不到覃宜君优美的歌声,也很少再能看到她优美的舞姿了。覃宜君经常因腰间盘突出歇病假。

那个美丽又诱人的舞蹈梦离她越来越遥远了。

“福之祸所伏,祸之福所依”。因为身体原因,覃宜君离开了车间,被调入冶金研究院幼儿园,成为一名幼儿老师。每天和天真烂漫的孩子们生活在一起,覃宜君心情好了许多,身体也逐渐康复了。在这里,她找到了更为广阔的天地,她是大班的教养员并担任舞蹈教学工作,带领着孩子们从基本功练起,排练出一个个别具一格的幼儿舞蹈。还参加了五一和十一的游园活动。受到家长和孩子们爱戴。连续两年被评为区优秀幼儿教师。

到了年底,冶金研究院的联欢演出,幼儿园了出了节目,自然是覃宜君编导的幼儿舞蹈。一群天真烂漫的孩子在舞台上一亮相,就赢得一阵长久的、热烈的掌声。

那段时间,也是覃宜君的黄金时代。直到7年后,因工作需要她才恋恋不舍地离开幼儿园,调到教育科担任职工培训的语文教师。舞台上又会看到她的身影了。


文化大革命结束后,那一辈年轻人迎来一个伟大的时代,1977年恢复高考,1978年改革开放,1982年我国开始开展成人教育。

1982年,北京电大第一届中文文科招生,此时的覃宜君已是38岁高龄,孩子才4岁,课本已经远离了20年。可当她听到这个消息时,心里还是不由一动。早年间,该读大学的年纪她忙着辗转在各专业文艺团体的考场,梦想成为一名舞蹈艺术家,如今,已是时过境迁,她更强烈的愿望是圆一个大学梦,同时也提高自己的业务水平。

覃宜君是个追求完美的人,虽然她的课已经讲的很好,而且也得到了广大职工的认可和欢迎,她还是希望自己的文化层次能更上一层楼。

1982年,她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在家人的支持下,她不脱产进修了三年中文专业学习。那段时间,她的一日生活是这样安排的,早晨600准时起床,忙活一家人的早餐,等到700,年幼的女儿、还有婆婆等一大家子已经围坐在饭桌旁,覃宜君会在婆婆的帮助下端上热气腾腾的小米或大米粥、小咸菜,包子或馒头片,有时候是豆浆油条炒鸡蛋等。相当丰富的一顿早餐一家人开开心心吃完了,她顺路把孩子送到幼儿园再去上班。每天下午3点至5点是上课时间,晚饭后把孩子洗漱完毕送到床上哄睡了,洗完一家大小该洗的衣服,才有时间坐下来将听课的录音整理成笔记以便复习,天天忙碌到深夜。

“重新坐进课堂学习对一个38岁,既是妻子、儿媳妇,又是母亲的人来说并不容易。每当感到劳累而学不下去时,章士逖都积极鼓励、帮助我,晚间还为我创造了安静的学习环境,三年后,终于坚持完成了学业,拿到了梦寐以求的毕业文凭。通过三年的学习,感觉自己视野更开阔了,工作起来也更加得心应手了。”尽管事件已经过去了将近40年,提及往事,覃宜君依然记忆犹新。

出生在书香世家的章士逖从小喜欢摄影、无线电。他的梦想是当一名工程师,摄影师。1965年梦想当工程师的章士逖却阴差阳错的当了一名炼钢工,一干就是14年。虽然他钻研好学,半年后就当了炉长,但当1979年的春风吹来时,他却毅然提出脱产进修,已经毕业18年,但还是以平均80分的成绩考上电大第一届理科电气专业。经过脱产3年半的学习,拿到了毕业证书。几年后考下了工程师,并参加了国家“七五攻关”一个课题的电气设计。他很感谢妻子的理解和支持使他实现了工程师的梦想!

覃宜君积极支持他的学习。虽然当时工资收入降低了不少,但在婆婆和覃宜君的精打细算下,日子总算挺过来了。


2000年,已提前内退的覃宜君应妹妹邀请,前往美国探亲,妹妹深知她喜欢舞蹈并且跳了大半辈子舞蹈,就介绍她去美国安娜堡老年公寓的夕阳红歌舞团,被聘为舞蹈教练。虽然是义务的,覃宜君却很上心,并且当成了事业来干。队员们学习非常认真,看到这些远离祖国的美籍华人、美国人跳起中国民间舞的愉快情景,别提覃宜君心里有多自豪了。

站在美国的土地上,覃宜君第一次用审视的目光来看待中国民族舞,同时,对中国民族舞也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和认识,她第一次感受到中国民族舞,用“姹紫嫣红”来形容再合适不过,不仅动作丰富优美、绚丽多姿,而且朴实无华、形式多样、形象生动。

最主要的特点是:自由、生动、活泼,比其它舞蹈易于表现更多的生活内容,而且通俗易懂。巧用道具,技艺结合。如扇子、手帕、长绸、手鼓、单鼓、花棍、花灯、花伞等,大大加强了舞蹈的艺术表现能力,使得情节更加生动,形象更加鲜明。

很多民间舞蹈是自娱性和表演性的统一。有些舞蹈活动,对于舞者来说,是自娱,同时也是为了表演给观众看,因此舞者很注意自己舞蹈技艺的提高,故而中国的民间舞蹈得到了较高程度的发展。

突然的顿悟让她感动的泪流满面,在博大精深的中国民族舞蹈面前,她第一次有了陌生感,竟然局促的像个小学生。并自责自己跳了几十年舞,却对中国民族舞蹈的理解还只是一知半解。从此,跳舞时,她更虔诚了,教授学员时,更用心了,编排舞蹈时,特意融入了更多民族的东西。

覃宜君根据学员的实际情况,编排的舞蹈参加了密歇根大学中国学生学者春节联谊会、WCC国际民间优秀才艺展示2002年、2003年的演出,获得好评,而且还登上了密歇根新闻报。


如果不是因为2003年那场不该来的非典,覃宜君也许暂时不会想到回国,把中国民间舞教授给更多人,让我们民族舞的灵魂更加发扬光大。可是,一场不该发生的瘟疫突然而至,北京——这个屹立在世界东方的国际大都市一时间跟“非典”两个字联系在了一起,被世界瞩目。远在大洋彼岸的覃宜君心急如焚,因为她的老章还在北京。所以,她毅然决然地要回到中国,回到北京,要和老章在一起。

当时,很多人纷纷离开了北京。马路上空荡荡、公交车上只有几个人。覃宜君却心急如焚,坚决要回国。不仅妹妹一家极力挽留,朝夕相伴了三年的学员更是苦苦挽留,远在北京的章士逖每次打电话都劝她暂时不要回国,她却说:“无论如何我非回国不可,不管生死我们都要在一起!”

20034月覃宜君终于踏上了归国的旅途。

“他生日前几天,非典流行正处于高峰时,我回到了清静的北京!在冷清的机场我们流着泪相拥在一起。我给他过了一个清静但温馨的60岁生日!”覃宜君微笑着说。

十一

2003年下半年,疯狂了几个月之久的“非典”终于销声匿迹,覃宜君又踏上了追梦之路,每周两天,她都要换乘好几次公交车,去西城区文化馆学习民族民间舞,学一个舞需交80元学费。由于学了一支又一支的舞蹈,却不能展示,还容易忘记。

2004年年底,她依然参加了北海的民族舞晨练队,复习这些舞蹈。每周的周一到周六都到北海公园去跳舞。每天早上500多就起床,步行20多分钟到小营坐上315路公交车头班车,经过一个小时左右的长途跋涉,730之前到达北海公园。如此的劳碌奔波,就是为了跳一段舞,有人可能不理解,而对覃宜君而言,这就是最大的幸福、快乐。

后来队长挑选近30人成立了“翎海舞蹈队”每周两天在晨练结束后再进行表演舞的排练。这样的路程风雨无阻坚持了6年,每周,只有周日一天休息。

时间就是金钱。

凌晨五点,至中午十一或十二点,昼夜24小时里的四分之一,而且不管严寒酷暑,风雨无阻每周6天,在老伴章士逖的支持陪伴下,覃宜君一坚持就是整整6个年头。纯粹就是为了一个玩,一个开心,这样的锻炼活动是没有分文收入的,很多人会不理解。但她喜欢,跳舞——是她生存质量的一部分。也可以通俗一点说:跳舞——就是覃宜君手中拿个大包子的肉馅,没有它,一切都将黯然失色。

2005年,翎海舞蹈队参加朝阳区舞蹈协会主办的舞蹈大赛,荣获三等奖好成绩。这样的成绩对于一个刚刚成立半年多的舞蹈队来说已经非常不容易了,任何一支舞蹈都需要队员长时间的排练、默契等才能达到统一、完美。2006,翎海舞蹈队的维族舞蹈“天山欢歌”获得二等奖好成绩;藏族舞蹈“天路”和维族舞蹈“天山碟舞”2007年勇夺一等奖桂冠。2012年他们被北海公园推荐参加了北京电视台摄制的“北京公园文化巡礼” 第五集“北海公园”的拍摄。后又参加了北京电视台北京公园群众文化活动的总结演出,表演了舞蹈“印度姑娘”。

同时,覃宜君还张罗着在冶金社区成立了社区舞蹈队,自己担任教练。冶金社区舞蹈队代表西三旗街道参加海淀区和北京市老龄委组织的“优秀健身项目”比赛,获编排奖、优胜奖。20046月帮助原单位排练“健骨操”,代表海淀区参加了北京市比赛,获三等奖。 帮助原单位排练的“带操”,“扇操”、“穗操”,参加西三旗建行杯健身操选拔,获第一名,后代表西三旗街道参加市级建行杯比赛,获优胜奖。她多次参加街道和社区的演出。多年来在社区里为热爱舞蹈的居民传授舞蹈,受到欢迎。

十二

多年如一日坚持自己的梦想,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儿,覃宜君是幸运的,自从退休后,可以说她把舞蹈当成了事业,每天早出晚归,出力流汗,都是为了一个喜欢,一个爱好,一个梦想。她无疑是幸运的,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而且家里也没有这样那样的牵绊,无论到哪里去跳舞或演出,章士逖都是最忠实的观众和最卖力的摄影师。8年,近3000个日子的奔波,章士逖始终陪伴左右。

“我照相技术的提高,是因为她的舞蹈跳的好,在认识她之前,我对舞蹈艺术并不了解,从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她跳舞至今得有50年了,当时一下就把我震撼了,我第一次认识到了舞蹈的美,舞蹈的表现是靠肢体语言来完成的。它有着自己独特的艺术语言,每一个舞者在舞台上的尽情绽放,都像一束艳丽的奇葩,对观众敞开了舞者的心扉,表现着舞者的艺术品位和艺术功力。覃宜君虽然不是舞蹈大家,但在我眼里,她就是最美的舞者,她不仅把人物表演的有血有肉,还把人物性格刻画的入木三分。有的人是用情感带动舞蹈,反之她是通过舞蹈来抒发感情。通过她的舞蹈我认识到:舞蹈是情感的艺术,情感是舞蹈内在的生命的核心,无论舞者通过怎样的形式去表达,都是在特定的生活中去表现、去抒发自己的情感,并让欣赏者在欣赏时动情,在思想和情感上得到陶冶和感染。这是我对舞蹈的一点浅显的见解。这一辈子我最感谢的就是覃宜君让我认识到了舞蹈的美,领略到了舞蹈艺术的内涵。”

年轻时的章士逖是个舞盲,不会跳也不敢跳,但为了覃宜君,他努力学跳交谊舞。93年在总公司交谊舞大赛中取得夫妻组第二名。

退休后,覃宜君跳到哪里章士逖就举着摄相机跟到哪里,不仅记录下了她——一个狂热的舞蹈爱好者、追求者台前幕后精彩的瞬间,还锻炼和提高了自己的摄影技术。实现了摄影师的梦想。

在章士逖的感染和带动下,近年来,覃宜君也逐渐迷上了摄影艺术,相伴一起去游山玩水时,每人手里都举着一部照相机,记录着山水美景,也记录着亲密伙伴的日出日落。回到家,两人边整理照片边欣赏边评论。有时候互相打击,有时候互相鼓励,像两个还没有长大的孩子,那样融洽、快乐的场景可想而知。章士逖精心制作成视频小集,覃宜君精心配音、配乐,珠连璧合。制作的视频他们百看不厌。

48年婚姻,17500多个日子,他们形影相随,携手走过,不仅覃宜君在舞蹈方面大有收获,一直怀有“工程师”梦想的章士逖也自学了影视的后期制作,还为街道组织的下岗职工再就业的技能培训班讲过计算机课,经常为社区的居民检修计算机,帮他们解决各种技术问题。社区组织的各项活动他都摄影并编制成视频文件播放。

摄影,对目前的他来说更是不在话下,角度、对焦等那些浅层次的东西简直是小菜一碟,现在,他的摄影作品可与大师媲美,因为他照相机里的山水都是“活”的,“动”的。一幅瀑布的图片,我们似乎能听到流水声;一片竹林的照片,不仅能听到鸟儿鸣叫,似乎还能听见竹笋拔节的声音;鲜花盛开的图片,似乎能听见蜜蜂在嗡嗡地飞来飞去……

十三

覃宜君坦言:和同样热爱舞蹈的朋友们在一起,每天都被欢快的舞曲和朋友们的朝气、热情所感染,很激动很兴奋,有一种跟着梦想飞的感觉。所以,现在也偶尔细品自己和舞蹈的缘份,舞蹈在自己生活中占据的位置。

一个追逐着舞蹈梦想奔跑了半世纪之久的舞者,竟然谦虚地说:虽然自己对舞蹈的向往与追求贯穿于整个青少年时代,以及中老年时期,满打满算也就是个舞迷。

每个人的生活中都会有主流与支流,这是我们进行重要人生决策的准则。对覃宜君而言,支流——在她的生命、生活中都占据了重要位置。她可以清晰体会到那融合着舞蹈、音乐、美术等的多彩的生活支流,流过人生中的每个日子每个阶段,静下心来,细细聆听,那潺潺的溪流声格外的美妙、流畅。

虽然从小就认为读书是正道,但自己天生又颇具艺术灵气与舞蹈机能。少年时,每次走进舞蹈排练室,都快乐轻盈得象小鸟,像只轻快的小鹿。自从第一次穿上舞鞋和练功服,对舞蹈的灵感一下子就显露出来。第一堂课舞蹈老师就发现她是个动作做得满有味道的小姑娘,从此就与舞蹈结下了不解之缘。因为舞蹈的缘故,她的个性越来越开朗,对舞蹈也越来越喜欢,越魂牵梦绕。

风里来雨里去,披星戴月地追逐,掐指一算,时间竟然已经过去了60年,覃宜君不仅哑然失笑。曾经以为这个梦想远离了自己,隔水隔山,遥远的宛若外星球的一棵树木,其实,自己不是一辈子都在舞蹈吗?哪一天哪一时哪一刻远离过自己的梦想呢!并不是只有站在舞台上跳舞才是成功者,才是真正的舞蹈。而且,舞蹈不是梦,它是活生生的,有质感有灵气的,能供人欣赏让人开心改变人的心情的。

71岁的年龄,覃宜君又一次顿悟。

她没有遗憾了,有的只是满满的幸福和收获。

只是,年龄不饶人,已经到了不可能放很多精力在舞蹈上面的时候了,因为身体原因,覃宜君已经很少参加舞蹈队的排练和演出了,她成了场外指导,必要的时候,就表演一段即兴创作的独舞。

半个多世纪的磨练,对舞蹈,她已经有了更为独到的见解和认识:我一直坚持练舞完全属于自娱自乐、强身健体、缓解压力、释放心情;我喜欢舞蹈,在我有时间、有精力、有条件的情况下我会努力去做,因为它能给我的生活带来无限乐趣;在练舞过程中让我学到一种坚持精神和合作态度,这远远比单纯的舞蹈技术更有意义。舞蹈,就似乎是自己的思想和肢体在做朋友,分享喜与悲的心情。舞蹈是有感而发,跳舞不一定是在舞台上,可以是在一棵大树下,可以是在田间,都很过瘾。

我练舞从没有想过放弃,虽然有不少不尽人意之处,只因我身在其中,乐在其中,享受这个过程;不论是专业的舞蹈演员还是业余舞蹈爱好者,舞蹈是最美的肢体语言,好好享受舞蹈的美,好好感受舞蹈的生活,让优质的舞蹈溶入到每个人的身心,才是舞蹈的真谛!

近日,覃宜君他们的“五色土合唱团”,在大连举办的全国合唱邀请大赛上一举夺得“金牡丹”奖(一等奖)。成立3年多来,已经参加了多场比赛和演出,他们还经常到敬老院慰问演出。

一个新的梦开始了。当然摄影师章士逖依然紧紧跟随着并还继续学习以提高影视后期的制作水平……

漫漫人生路上,覃宜君,章士逖,两位可爱又可敬的老年朋友,将继续追逐自己的梦想。他们的追梦之旅也将

继续一路芬芳,一路欢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