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海淀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开启左侧

因 为 爱 着 你 的 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3-24 08:17: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因 为 爱 着 你 的爱

                   

  ——卫玮是一个军嫂。一个军嫂意味着,她不能像普通女人那样过日子,她的婚姻和家庭,是千百个普通家庭之外的模式。这个模式对女人的要求,近乎严酷,要适应这样的婚姻家庭模式,女人不仅是女人,还得是女超人。孩子生病,丈夫不在身边。婆婆生病,丈夫回不来……除此之外,卫玮还是单位的技术骨干,车间的责任工程师……处于事业和家庭冲突之中的八零后军嫂,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心路历程?柔弱女子卫玮如何处理事业与家庭的矛盾,如何用柔弱的肩膀扛起家庭的责任。《因为爱着你的爱》带你走进卫玮的内心,深度解读卫玮的爱情经历,细致梳理卫玮的成长脉络,塑造了一个被爱照亮,为爱付出的美丽军嫂形象。

在西三旗社区寻找最美家庭的事迹报告和颁奖大会上,第一次见到了卫玮。已是秋天,去西三旗的路上,看见路边的银杏树叶正在变黄,风吹在脸上,有了硬生生的凉意。进了会场,却是另外一番景象。礼堂坐得满满的,台上台下,热气腾腾。台上的音乐歌舞,都是昂扬的旋律,台下众多汗津津的面孔,全是热烈的表情,会场洋溢着激昂正大的气氛。

通过大屏幕上的视频,我对当选的几个最美家庭,有了一些基本的了解。他们有各自不同的家庭样式,不同的人生故事,不同的生命轨迹。托尔斯泰说,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小说《安娜.卡列尼娜》这个最著名的开头,几乎被引用到所有讲诉家庭故事的作品中,成为注解家庭故事最有力量的名言。此刻,坐在海淀卫校的礼堂,坐在热气弥漫的人群里,看着陆陆续续走上台去领奖的这些最美家庭的主人翁们,我迟疑了,第一次感觉到,伟大的托尔斯泰也有不合时宜的时刻。跟托尔斯泰笔下的贵族家庭不同,这些当选的最美家庭,都是西三旗社区的普通家庭,走上舞台接受奖励的男女主人翁,都是西三旗社区的普通居民,或许,平日里走在西三旗社区的街道上,即使擦身而过,也不会给人留下任何特殊印象。但是,正是这些普通的人,有着不同寻常的人生经历和大起大落的人生故事。正是这些普通的家庭,坚守了亲人间的至爱,创造了大大小小的生命奇迹。

这些当选的最美家庭,有一些是真正经历过惨痛和绝望的。大屏幕播放这些家庭故事的时候,我听到座中有人哭泣,环视周边,看到许多张泪光闪烁的脸。他们的家庭,曾经陷入过深深的不幸。当然,他们不是因为家庭不幸而当选,不幸的家庭,如果仅仅是不幸,只能让人同情,而不能让人崇敬。而他们,是让人崇敬的。在家庭陷入不幸的时候,他们没有放弃,没有逃避,而是勇敢地扛住了绝望的打击,勇敢地承担起常人难以承担的责任。他们的人性,经历了最黑暗的考验,散发出明媚的人性光芒。平常的人生,不会经历严酷的考验,只有当不幸来临,人性才要经历烈火油烹的煎熬。也只有经历煎熬,才会考验出人性的品质。面对煎熬,软弱的人性一溃千里,落到尘埃之下。只有高贵坚韧的人性才能够经历煎熬,散发出人性的光辉与温暖。这些当选的最美家庭,他们的成员都是经历了人性煎熬与绝望击打的,他们的家庭能够经历不幸而保持完整,在绝望中保持希望。他们的家庭故事,在托尔斯泰的小说经验之外,超出了幸福与不幸的划分模式。所以,只能用最美家庭来命名。美,是把苦难化作温暖的过程。美,是从黑暗走向光明的过程。美,是从不幸走向幸福的过程。当这些经历过绝望和不幸的家庭成员站在舞台上,他们的表情是那样平静,这种平静,是收获之后的平静,就像礼堂外面的秋天景象,平静里蕴藏着丰饶。

还有一些当选的家庭,不属于悲情这类,他们的故事轻松美好,相爱相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人生岁月弥漫着浓情蜜意,当大屏幕上播放他们的故事时,座中也会传出会心的笑声。

卫玮的故事既不属于大起大落大悲大喜那类,也不属于轻松美好一类。卫玮的故事在一个中间地带,相比大起大落那一类,她的故事要简单得多。相比轻松美好那一类,她的故事不单单只有甜蜜。

因为要写卫玮,我把主要的精力放在了卫玮的身上。我在人群中认出了卫玮,站在台上的卫玮那么小,小小的个子,小小的脸蛋,远远看着,像一个娇弱的少女。借助大屏幕播放的视频,我得以看清了她的脸,一张圆圆的娃娃脸上,圆润柔软的地方被岁月雕刻出了一些坚硬的痕迹,看上去,比同龄的女人要成熟些。

卫玮是一个军嫂。这简简单单的七个字,信息量很大。因为有过二十几年的军旅人生,在部队的时候,又因为工作的关系,采访接触过无数的军嫂,我对军嫂这个群体的了解,相比一般的人,要深入得多。我知道,一个军嫂意味着,她不能像普通女人那样过日子,她的婚姻和家庭,是千百个普通家庭之外的模式。这个模式对女人的要求,近乎严酷,要适应这样的婚姻家庭模式,女人不仅是女人,还得是女超人。嫁给一个军人意味着,在生活中遇到任何困难,她都可能是孤立无援的,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再大的问题,只能自己应对。因为,那个可以依靠的肩膀,可能永远不在身边。在军嫂的词典里,最热的词汇永远是:独自面对,独自承担。军嫂的故事设计成游戏,是最酷的单兵作战的模式。在虚拟的网游世界,单兵作战,孤胆英雄,都是充满魅力的游戏角色,被九零后零零后的孩子们追捧。但是,在现实的世界里,单打独斗,常常是最无奈,最无助的事情。在我拿到的卫玮的事迹材料里,写着这样的事:孩子生病,丈夫不在身边,卫玮一个人带孩子上医院。婆婆生病,丈夫回不来,卫玮承担起照顾婆婆的责任……除此之外,卫玮还是单位的技术骨干,车间的责任工程师……

卫玮经历的这些事情,我采访过的那些前辈军嫂也经历过。对一个军嫂来说,这些经历,不过是稀松平常的事。因为,不管时代怎么变,军人的职责不会变,军嫂面对的考验不会变。但是,时代的变化,总会在每一代人的心里投射下各种影响。时代的影响,是谁也逃不掉的。四零后五零后甚至六零后的女人选择嫁给军人,在她们的时代,是让人羡慕的选择。嫁给最可爱的人,那份自豪感,足以让前辈军嫂们骄傲,在那样的时代,她们付出的艰辛,是被全社会认同和理解的。一件事情,社会的认同度和支持度越高,人对自己的选择就会越自信。

卫玮是八零后,卫玮所处的时代,跟前辈军嫂们的时代的的确确不一样了。卫玮所处的,是一个高度物质化的时代,一个拜金女活得理直气壮的时代。卫玮的同龄女孩在相亲节目里坦然宣称“宁可坐在宝马车里哭,也不要坐在自行车上笑。”这句话,成为当年最流行的话语,它代表了相当大一部分八零后女孩的价值取向。尽管这样的价值取向不被主流媒体渲染,也不是主流价值观。但是,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更加注重个人享乐的时代,一个个人主义盛行的时代。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嫁给军人,不再是令人羡慕的事情。做一个军嫂,不要说坐在宝马车里哭,连骑在自行车上笑的时间都不是太多。

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卫玮不仅嫁给了军人,做了军嫂,还做得特别好。她的家庭,被西三旗社区评选为最美家庭。她的丈夫刘中雨,在她的支持下,先后任职某营技术保障连助理工程师,某营技术保障连连长,某T装备处技术股工程师,2007年被评为BK技术骨干,2008年被评为KJ技术骨干,先后多次参加实弹演习,2008年参加AYAB装备保障任务,2009年参加GQBAB装备保障任务,2010年参加RZLZ备保障任务,2014年参加CQBAB备保障任务,被评为S优秀科技干部,先后荣立三等功一次,受嘉奖三次。毋容置疑,刘中雨的军功章里,有卫玮的一半。正是卫玮用柔弱的肩膀,扛起千头万绪的家庭琐事,扛起婚姻家庭中所有能够遇到的困难,让丈夫刘中雨在部队心无旁骛地执行任务,刘中雨才会取得如此优异的成绩。

“军功章里有你的一半也有我的一半。” 写到这里,我想起了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卫玮还是幼儿园小朋友的时候,有一首最流行的军旅歌曲,叫《十五的月亮》——

十五的月亮

照在家乡,照在边关

宁静的夜晚,你也思念,我也思念

我守在婴儿的摇篮边, 你巡逻在祖国的边防线

我在家乡耕耘着农田, 你在边疆站岗值班

啊!丰收果里有你的甘甜,也有我的甘甜

军功章呵,有我的一半,也有你的一半

十五的月亮,照在家乡,照在边关

宁静的夜晚,你也思念,我也思念.

我孝敬父母任劳任怨; 我肩负着全家的重任

啊!祖国昌盛有你的贡献,也有我的贡献

万家团圆,是你的心愿,也是我的心愿……

我之所以把歌词全文抄录下来,是因为这首唱遍了大江南北,感动了中国的歌曲,对那个时代军人的婚姻和军嫂的生活有着高度的概括性,对军人和军嫂的情感,有着真切的体验和深刻的认识。即使过去了这么多年,当年的小朋友卫玮当了军嫂,这首歌里对军人和军嫂生活和情感的表述,依然没有过时。这首歌,没有华丽的辞藻,却有直抵人心的力量。这首歌,歌词朴实,曲调悠扬,唱起来很容易,百十来个字,只需轻启朱唇,歌词就像珍珠一样从唇齿间滑过。可是,落到军人的生活中,落到军嫂的婚姻里,歌词里的每一个字,都有千金重量。每一句歌词的背后,都有军嫂默默无言的付出。

我不知道八零后的卫玮有没有听过《十五的月亮》,当这首歌红透乐坛,唱遍长城内外的时候,还在幼儿园玩游戏的卫玮,肯定不知道自己长大了会成为一名军嫂。即使长大一些,在少女的梦中,卫玮梦到的爱情里,也没有军人的身影。卫玮长大后,却嫁给了一名军人。不仅嫁给了一名军人成了军嫂,还用自己的行为,完美诠释了这首经典的歌曲。看到卫玮的故事,不得不感慨,生活真是一个魔术师啊。

放在《十五的月亮》流行的时代,卫玮的所有行为,都没有任何难以理解的地方。但是,放在当下,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卫玮的生活。相比我身边的八零后,卫玮的生活确实很OUT。我随手抄下一段八零后最喜欢的话:你写PPT时,阿拉斯加的鳕鱼正跃出水面,你看报表时,梅里雪山的金丝猴刚好爬上树尖。你挤进地铁时,西藏的山鹰一直盘旋在云端,你在会议中吵架时,尼泊尔的背包客一起端起酒杯坐在火堆旁。有一些穿高跟鞋走不到的路,有一些喷着香水闻不到的空气,有一些写字楼里永远遇不到的人。这段话,说出了八零后们在乎和关心的东西。这些东西,卫玮的生活里没有。我身边的八零后们感慨,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轻轻松松就可以辞职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卫玮却不行,她是一个军嫂,她嫁给了一个军人,她的丈夫在为国家守卫疆土,她要为在前方守土站岗的军人守好后方的家园。当任性的八零后们背起行囊去阿拉斯加看鳕鱼的时候,卫玮可能正守在婆婆的病床前,端水喂药,悉心照顾。当我认识的八零后们在尼泊尔寺庙转经的时候,卫玮可能正一个人焦急地抱着生病的孩子往医院赶……

同样是八零后,卫玮跟我身边那些八零后的生活模式如此不同,对比如此强烈。这让我那天离开会场之后就在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卫玮做到了许多八零后做不到的事情?卫玮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也不是不接地气的女神,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八零后女子。她如何能够做到默默付出,无怨无悔?我需要说服自己,找出卫玮所以成为这样一个卫玮的依据。写卫玮,不能止于她的事迹,如果我只写出她的事迹,恐怕难以让人相信,如果不能让人相信,即使真实的也变成虚假的了。我必须写出卫玮真实的心路历程,才能给卫玮的事迹找到依据。

电话里约好了采访的时间,我坐车来到卫玮工作的北京空军军械修理厂,远远地看见卫玮从厂里走出来。大门对着一条笔直的公路,路的两边是车间。我跟着卫玮走过长长的厂区,来到厂区后边的生活区,走进了卫玮的家。两居室的房子,收拾得干净整齐。在沙发落座,我近距离打量着卫玮,她比我在大屏幕上看到的样子更生动,五官端正,没有化妆的素颜,显得朴实庄重,谈到跟丈夫刘中雨的恋爱时,眉眼间偶露一丝婉转的风情。

卫玮的恋爱,是我最先问到的问题。先有恋爱才有婚姻。说到底,爱情才是婚姻家庭的基石。这块基石是什么质地,是花岗岩还是红砂石,决定着婚姻家庭的未来走向。尤其是军婚,军人婚姻和家庭的特殊性,婚后长期处于分居状态的家庭模式,军嫂在家庭责任中的超负荷的付出状态。这样的婚姻要持续,爱情这块基石,必须是花岗岩的质地,稍微松软一点,都撑不起那么多的重负。

2002年,卫玮和刘中雨在空军工程大学导弹学院相识。那时候,卫玮是入学不久的大学生,刘中雨是大学毕业应征入伍的青年军官。一个娟秀的女生,一个俊朗的男生,一见钟情撞出了爱情的火花。经过四年大学校园熏陶,刘中雨已经懂得如何追求女生,送花这样的情节,自然少不了。两个人相识两个月,刘中雨结束了在导弹学院的培训,分到了部队。刚刚长出嫩芽的爱情遭遇了距离的考验,距离这个东西,就是横亘在两个人之间的高山大海。异地恋,曾经让多少恋人止步,分手。异地恋要经受住考验,必须飞越高山大海,哪怕人被隔着,心也要随时飞越高山大海的阻隔,来一场心与心的约会。刘中雨除了每天一个电话,每周一封情书,让情意绵绵的话语和滚烫的文字,捎去自己火热的心。还很务实地经常从邮局寄给卫玮一大包精心挑选的零食,让卫玮寡淡的肠胃充满初恋的味道。卫玮的大学室友,一起享受了这些千里迢迢寄到的美食,也一起见证了卫玮的爱情。

大学毕业,卫玮的同学大多选择南下,去发展机会更多的南方。因为爱情,卫玮选择了北上,她追随刘中雨来到北方,仍然无法跟刘中雨走到一起,刘中雨的部队住在条件艰苦的山村里,离县城都有几十公里,离得最近的是一个小镇,卫玮在小镇上别说找到专业对口的工作,就连工作都找不到。爱一个人,浪漫起来可以云中漫步,找工作,还是要脚踏实地。卫玮是个头脑清醒的姑娘,她在空军北京军械修理厂找到了工作,把自己安顿在北京。两个人依然持续异地恋的模式。北京离张家口三百多公里,比起西安跟张家口,已经近了很多很多。卫玮知足了。

经过五年的爱情长跑,卫玮跟刘中雨在2007年步入了婚姻的殿堂。婚后的日子,跟热恋的时候没有多大的区别,跟刚刚认识那会儿相比,通讯更发达了,打电话更容易,电话打得多了,信写得少了。刘中雨在部队,除了每年一次的假期,没有更多时间可以回家。卫玮每一年的假期,也只有一次。况且,长一点的假期,还要抽出时间回家陪陪父母。卫玮的父母远在陕西,刘中雨的父母也不在北京和张家口。假期这样分配后,留给两个人的时间又少了。卫玮也许早就明白,嫁给军人,想要每一天甜蜜相守,花前月下,是不可能的。这样一份普通的幸福,在军人的婚姻中,也是奢侈的。但是卫玮不怕,卫玮坚信,只要有爱,一切都不是问题。因距离而分手的恋人,不是距离太远,而是爱得不够浓烈。因为有爱,不能朝夕相处的异地婚姻,被卫玮变成了充满惊喜的浪漫约会。

卫玮的工作稳定了,没有加班任务的时候,每周两天的休息是能够保证的。只要能够正常休息,卫玮就在周五下班后赶到火车站,坐最后一班火车去张家口。火车路过八达岭、居庸关、沙城、宣化……走的是京张铁路的路线。京张铁路,是中国首条不使用外国资金及人员,由中国人自行完成,投入营运的铁路。当年为了修建这条铁路,天才工程师詹天佑心力交瘁,克服了无数艰难困苦,铁路上的每一根枕木,都见证了那段历史。当卫玮坐着绿皮慢火车穿行在崇岭叠嶂的山区,火车外面的山川大地,在暮色中一点点暗淡下去,车厢里明亮的灯光,照在一车人的脸上,他们是远行或者回乡的人。坐在他们中间,卫玮是一个异乡女子,她怀抱幸福的憧憬,去赴一个甜蜜的约会,她起伏的心里,一次次漫过幸福的潮水。火车外面的风景,四季变化,每一季,都在卫玮的心里刻下了难忘的记忆。春天,漫山遍野,草长莺飞,花红柳绿,春寒尚未退去,风刮在脸上,还有坚硬的感觉。夏天,绿肥红瘦,蝉鸣声声,带着花香果香的山风,吹在卫玮发烫的脸上,像温暖的手轻轻抚过。秋天,是山里最美的季节,层林尽染,色彩纷呈,所有绚丽的色彩撞进眼里,让她目不暇接。冬天,冰雪覆盖,银装素裹,分外妖娆,落雪的大地,美得像一个童话。差不多有五年的时间,卫玮经常坐在绿皮火车里,穿过四季的美景,去跟丈夫约会。一次次的相聚与告别,让两个相爱的人更加懂得爱情的珍贵。

旅行,如果仅仅停留在看风景享美食,发美图晒朋友圈,终究是浅薄的。卫玮的旅行,不是一场说走就走的任性之旅。固定的时间,同一条路线,卫玮走了五年,一路的风景已经不用看,闭着眼睛都能知道前面是什么。但是,跟那些仅仅停留于感官享受的旅行相比,卫玮坐着绿皮火车去约会的爱情长旅,有一种成长的意义。那个坐在绿皮火车上女子,看过四季轮回的风景,猛然回头,也看到了自己内心的变化。那颗柔软的内心,不知不觉变得坚强了。

很多人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确实,婚姻之初,云端漫步的爱情落入凡尘,琐碎的家庭事务和日复一日一地鸡毛的日子对爱情的考验,不亚于一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很多年轻人的婚姻,都经不起这个阶段的考验,稚嫩的爱情幼苗来不及长成可以遮风挡雨的大树,就零落成泥了。卫玮的婚姻之初,因为两地分居的模式,没有琐碎的家庭事务,没有鸡毛蒜皮的生活杂事,没有世俗的磨损和伤害。长长的路途,短暂的相聚,难舍的告别,久久的思念。卫玮的婚姻生活,宛如一出华丽的戏剧,每一场,都停顿在最精彩的地方。他们爱情的幼苗,在浪漫的约会和相逢的惊喜中继续生长,长得越来越高大,越来越壮实。

直到20124月,孩子出生,卫玮才结束了她的爱情长旅。孩子出生的时候,卫玮在北京还没有房子,她只有到刘中雨的部队去坐月子。妈妈不放心,跟到部队去照顾她。单纯的两人世界一下子变成了多人世界,虽然忙乱,卫玮却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幸福,结婚五年来,她第一次这么长时间天天跟丈夫厮守在一起,享受丈夫的呵护。外表粗狂的刘中雨,是一个细心的好丈夫,他心疼卫玮,也担心岳母太累。尽管白天要忙部队的事,只要回到家,他就抢着干活。他听说做月子不能沾冷水,就格外注意,不让卫玮碰冷水。夜里孩子哭了,他赶紧起来哄,抱着孩子在房间里走圈,边走边轻声哼唱跑调的摇篮曲,哄睡了才送到卫玮身边。卫玮怕他休息不好,影响工作,不让他插手,刘中雨不听卫玮的,结婚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才有这个机会照顾妻子,他怎么能不尽心尽力。夫妻两个相互体贴,小日子过得温馨甜蜜。卫玮妈妈原本不同意卫玮嫁给刘中雨,怕女儿离家太远。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卫玮妈妈对这个当兵的女婿十分满意,对女儿的婚姻充满了信心。

好日子总是过得飞快,三个多月的产假很快就结束了。刘中雨把卫玮和孩子送回到北京,在工厂的临时宿舍里安顿好他们,就回到了部队。这次告别,卫玮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难过,看着刘中雨消失在门外的背影,看着躺在襁褓里嗷嗷待脯的儿子,她鼻子发酸,差一点要流出泪来。在丈夫身边,被丈夫精心呵护了几个月,卫玮发现自己娇气了。卫玮靠在墙边,深深地吸了几口气,她把眼泪压了回去,连同心里冒出来的那些软弱的念头,也一并压了回去。她不能哭,不能软弱,她不再是那个可以撒娇任性的女孩,她已经是孩子的妈妈,孩子的爸爸不在家,她就要独自撑起这个家,为孩子撑起一个世界。

卫玮不光是孩子的妈妈,她还是修理厂的工程师,技术骨干。她的职业,跟国防事业紧密相关,不能出半点差错。卫玮是个要强的女人,参加工作以来,她勤奋刻苦,兢兢业业,不怕苦累,多次下到基层连队进行装备维修,得到了部队首长和官兵的无数好评。她多次荣获“先进妇女”、“优秀共产党员”等称号。刚刚完产假回来,单位就开始承修某新型装备,卫玮作为技术骨干,当仁不让地投入到工作中。维修新设备,遇到的自然是新问题,卫玮是责任工程师,责任重大,所有技术难点,都需要解决。以往,卫玮白天遇到问题,晚上回家就查资料,看图纸,想办法。夜深人静的时候,脑子特别清醒,再难的问题,都能找到解决的办法。这一回,卫玮遇到了真正的挑战,这挑战不是来自于新设备,而是来自于家庭。晚上回到家,她不再是一个人,她想安静,孩子却哇哇大哭,帮她带孩子的妈妈累了一天,再也没力气管孩子。卫玮只能接过孩子,让妈妈休息。她没有时间查资料看图纸,甚至不能集中精力想问题。照顾孩子和工作的冲突,让卫玮筋疲力尽。但卫玮不能认输,新设备的维修不能耽搁,等到后半夜,孩子熟睡了,她才能打开图纸,想白天遇到的问题。就在这样艰难的情况下,卫玮和同事们圆满完成了新型装备试修任务。在月子里养胖了的卫玮,迅速地瘦了下去。这一次任务完成了,还有新的任务。一个职业女性有了孩子,工作和家庭的冲突就不可避免。何况,卫玮是一个军嫂,一个有了孩子的军嫂,一个对自己有职业要求的军嫂。职业和家庭的冲突,格外强烈。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卫玮一个人带孩子,牵扯的精力太多,花在工作上的精力自然就少了。卫玮说,单位的领导和同事都特别好,知道她不容易,对她特别照顾,不让她加班,不派她急难险重的任务。孩子生病请假,单位领导从来不说什么,孩子实在没人看的时候,卫玮只能带着孩子去车间上班,书记主动帮她看孩子,让她干活。来自组织的关心,来自同事的照顾,让卫玮感动,温暖。但是,卫玮是一个要强的职业女性,她对这样的工作状态并不满意,她希望自己努力更努力,带好孩子的同时,在工作上也达到满意的状态,获得自己认可的职业尊严。卫玮给自己提出了很高的要求,要达到这个的要求,她需要付出太多不为人知的艰辛。

孩子的出生,结束了卫玮的浪漫之旅。她不可能再带着孩子去坐绿皮火车,她跟孩子在北京稳定了,家庭的核心转移到了北京,坐车回家的人,变成了刘中雨。她跟刘中雨的婚姻,进入了真正过日子的阶段。偶尔,想起那些坐着绿皮火车去约会的时光,卫玮禁不住心酸。那些轻飘飘的旧时光,一去不返了。现在,卫玮每一天睁开眼睛就要面对孩子的吃喝拉撒,家里的油盐柴米。过起日子才知道,婚姻里尽是些意想不到的琐碎繁杂,鸡毛蒜皮。这些,难不倒卫玮,她是一个能干利索的女人,家务事再多,她一个人都能应对。卫玮最怕的,是孩子生病。偏偏孩子体质弱,爱生病。孩子长到三岁多,不知道生了多少次病,差不多每个月都要上一次医院。白天还好,不用跑太远,社区医院就可以看病。气候温暖的季节也还不是太可怕,卫玮最怕的是冬天,尤其是冬天的夜晚孩子病了,那种经历太可怕了。卫玮上完班回家,忙完所有的事躺下,累得骨头都要散架了,却发现孩子发烧了,量体温,四十度。孩子的脸通红,呼吸粗重。卫玮吓坏了,一身散架的骨头立马站了起来。身边没有人可以商量,也没有人可以帮忙。卫玮一个人穿好衣服,把孩子包裹好,用被单把孩子背起来,走出门,高一脚低一脚走在冰冻的地上,小心翼翼,生怕摔倒。冬天的夜晚,寒风刺骨,公交车早已经收车,卫玮背着孩子站在路边,白天车水马龙的街道,此刻,空空荡荡。打不到车,卫玮只能冒着寒风往前走,边走边留心开过的车辆。孩子在背上,依然火一样烫。卫玮心里害怕,又急又怕。这个时候,如果刘中雨打来电话,卫玮一定会大哭起来。她摸出口袋里的手机,好几次拨了刘中雨的号码,又摁掉了。这个时候,刘中雨已经休息了,他要知道孩子病了,又不能回来,心里该有多么着急。他白天忙了一天,明天一早还要起来训练,要是休息不好,着急上火,工作起来精力无法集中,很容易出错,他的工作,出一点差错,就会造成巨大的损失。不,不能告诉他。卫玮把手机放回口袋里,大口吸进冰冷的空气,她在大风中挺直脊背,打消了那些想哭的念头。空寂的街头,一个行人都没有。路灯,照着卫玮拉长的影子。卫玮加快步伐往前走,同时在心里祈祷,赶紧来一辆车吧,赶紧来一辆车吧,我要赶紧把孩子送到医院。终于,打到了车,车子载着卫玮和孩子来到北医三院。医院里,灯火通明,人声喧嚷,是一番喧闹的景象。原来,冬天的夜晚,有那么多孩子生病。卫玮背着孩子,挂急诊,缴费,一个人跑上跑下,跑满头大汗。孩子经过处置,烧退了下来。卫玮抱着孩子,坐在观察室里,孩子睡着了。卫玮这才看见观察室里还有很多生病的孩子,跟卫玮不一样,别的孩子都是一个孩子有三四个大人围着转,只有卫玮是一个人抱着孩子。观察室里,投射到卫玮脸上的目光,明白无误写着同情。卫玮眼眶发热,但她没有哭,她不需要被同情。这个家是她和刘中雨为爱情筑的巣,这个孩子是他们爱情的结晶。孩子生病,只是暂时的困难,这个困难,需要她单独面对,她必须单独面对。既然当了军嫂,就不能退缩,不能软弱。军嫂从来不相信眼泪。孩子的爸爸尽管不在身边,但她知道,孩子的爸爸是爱她的。卫玮想起跟孩子爸爸在一起的幸福时光,想起孩子爸爸每一次回家,都恨不得把所有家务活干完,想起孩子爸爸每一次离开,眼睛里的不舍和愧疚……那些没有褪色的爱情细节,在卫玮的心里,依然鲜活生动。

因为爱着你的爱

因为梦着你的梦

所以悲伤着你的悲伤

幸福着你的幸福

因为路过你的路

因为苦过你的苦

所以快乐着你的快乐

追逐着你的追逐……

这首叫做《牵手》的歌,在卫玮的心里反复回荡。卫玮感觉自己心里充满了力量。她疲惫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卫玮不仅要照顾孩子,还要照顾丈夫的家人。2015年初,婆婆突发心脏病需要住院手术,丈夫部队正在执行紧急任务回不来,为了照顾婆婆,卫玮狠心把孩子送去了幼儿园,专心伺候婆婆。婆婆很快痊愈出院了。

卫玮从来不在电话里抱怨,接到丈夫的电话或者自己给丈夫打电话,她从来不说自己的辛苦,她总是让丈夫听孩子的笑声,告诉丈夫孩子成长的点点滴滴,告诉丈夫家人平安健康的好消息。不管经历过多少艰难,她在电话里,只跟丈夫说那些快乐的事情。卫玮用自己的力量为孩子遮住了风雨,为丈夫扛起了后方。她是自豪的。

卫玮不说,刘中雨也知道妻子经历过什么。每一次回家,他都会发现,妻子圆圆的脸蛋上,又添了几许坚硬的表情。那个当初娇小柔弱爱哭的女孩,早已经无影无踪。面对这个越来越像女汉子的妻子,刘中雨总是深深地愧疚。

相爱十三年,结婚八年,孩子三岁半……卫玮跟刘中雨经历了各种考验,尽管,也有摩擦,也会拌嘴。但是,让他们欣慰的是,他们的爱情之树,依然枝繁叶茂。以后的生活,还会遇到各种考验,但是卫玮对未来充满了信心。她相信,只要有爱,一切都不是问题。没有爱的生活,再华美也是徒有其表的假象,就像张爱玲笔下那件爬满虱子的华美袍子。而有爱的生活,经历再多的艰苦也难挡内心的幸福。就像打磨一块含有宝石的原料,磨掉层层包裹的外皮,最终会露出光彩夺目的宝石。

卫玮的成长见证了爱的力量。被爱照亮的女人是幸福的,为爱付出的女人是美好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