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海淀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开启左侧

直教人生死与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3-24 08:19: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直教人生死与共

赵国培

导语:

西三旗街道“最美家庭”、街道便民服务中心工作人员郭利川一家,是六口之家,是个和谐美满的幸福家庭。郭利川的二哥是位现役军人,因伤致病已29个年头了。当初医生断定,最好的情况是只能存活六年。但是,在郭利川和全家人的精心照料下,六年不仅被远远地甩到了身后,而且还奇迹般地站立了起来,从瘫痪在床转为生活能够半自理了。惊人不?

笔者几下西三旗,对郭利川进行了深度采访,被这个平凡而又卓越的三晋女子,被这个普通而又神奇的家庭,深深地打动。一件件感人至深的事迹,一桩桩荡人心胸的传奇,被笔者的心灵所捕捉,被笔者的感触所描述,原汁原味地奉献给您们——亲爱的读者。

让我们走进西三旗街道的“最美家庭”。

让我们走近郭利川和她的六口之家。

笔者的文字不需要掌声,我甘愿做一个传递者,把我的感受告诉给更多的读者,但愿读者与我一样,被打动,被感染,被激励。。。。。。

仅此而已。

让我们向所有“最美家庭”致以崇高的敬意!

看罢题目,肯定会有人发问:这不是化用古人元好问的名句——“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吗?

我们大家都知道,元好问是金末元初人,是一位很有成就的大文学家。堪称佳句的“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则出自于他的名作《摸鱼儿•雁丘词》一词中。这首令人荡气回肠、百感交集的词作,源自作者对大雁殉情的感慨。寻常动物的不凡情怀——坚贞不渝、生死相依,令元好问推及世间万物,自然也包括万物之灵——人类。情至极时,“生死相许”,其深其浓,惊天地,泣鬼神!

笔者为什么要化用这段名句呢?且嫌“生死相许”远远不够,进而提升为“生死与共”的更高境界?是什么样的人间情愫,深深地打动了我,使我的心灵受到了强烈的震撼,以致要拿起笔来,尽情地讴歌,真诚地赞颂呢?

话题要从公元20151013日说起。

这一天是寻寻常常的一天,是普普通通的一天。就在这一天,我和相约而来的几位作家,一起参加了在海淀区卫生学校礼堂召开的“寻找西三旗最美家庭——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群众文艺演出暨颁奖典礼”。就在这次受表彰的七个“最美家庭”中,有一个响亮的名字吸引了我,她的事迹更感动着我!她就是郭利川,西三旗街道便民服务中心一名普通的工作人员。

郭利川曾经是个军人。1990年,在她18岁那年,她踏进了人民军队这所大学校。从此,她的人生履历表上,有着从军三年的光荣的一笔。不仅如此,她的身上,更流淌着军人的鲜红的滚烫的热血,她和人民军队简直就有着天然的不解之缘。她的父亲、她的两个哥哥、她的爱人,也曾经甚至直到现在,都是这支队伍中的光荣一员。

就是她,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精心照顾病卧床头的二哥,使被医生宣判了死刑缓期执行的这个不幸的哥哥,奇迹般地站了起来,告别了病床,下地行走,可以半自理了。而这前前后后,竟然长达29个年头!29个春夏秋冬啊,那就是一万多个日日夜夜啊!

就这样,我走近了郭利川,走近了她的工作单位——西三旗街道便民服务中心,走近了她的六口之家,走近了她年近八旬、病弱不堪的老母亲,走近了她依然病残之身、智力不足的二哥,走近了她在中央机关工作、十分可敬的爱人,走近了她一双龙凤胎儿女……

我几访郭利川,甚至接触她一些同事,与她单位领导——便民服务中心周副主任,一个十分可亲可近的转业军官,一起畅谈交流了几次,并共进了两次“工作餐”——饭食说不上丰盛、讲究,然后在那种十分家常、十分邻里的氛围中,又可以挖出多少很有价值的“素材”啊!

于是,自知笔力不逮、文采不足的我,信心反而越来越足、劲头反而越来越大了……

郭利川之所以照顾亲人29年不离不弃;同时还能处理好家庭与工作的关系,得到领导和同事们的高度评价,是和父亲的言传身教分不开的。提起她的父亲,这位最最疼爱郭利川的三晋大地走出来的男子汉,这位潜移默对郭利川产生巨大影响的可贵老人,我们真应该不吝惜笔墨,大大地书写。

郭利川家乡是山西省忻州市原平县。她的父亲是抗美援朝时的一位老兵,在异国他乡的三千里江山,在冰天雪地、刺刀见红的火热战场,奉献出了自己的青春岁月、大好时光。从部队转业后,解甲还乡,当上了一名乡卫生院的院长。下了刀光火影的战场,又走上了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光荣岗位。在缺医少药的年代,他立足乡村,利用自己日益精湛的医术,挽救了许多乡亲的生命,解除了许多邻里的病痛。同时,他对自己和家人要求十分严格,不允许占公家一丁点便宜,不能动公家一分钱,一门心思、一个心眼地为身边的老百姓服务。人民子弟兵的本色,始终在他身上闪耀光辉。但就是这样一个天大的好人,在“十年动乱”里也遭了灾,被当成“走资派”打倒了,而且还被关进“牛棚”三个月。而这一切,恰恰发生在他的二儿子——也就是郭利川的二哥——刚刚出生不久的日子里。1972年,父亲获得平反,而恰恰在这一年,他的第二个女儿,也就是最小的孩子郭利川出生了,这怎么能不被父亲看作“吉兆”“福星”?所以骨子里,这位“老革命”更喜欢的是小女儿而不是二儿子。但当二儿子病倒了,需要有人照料时,他却挺身而出、责无旁贷地挑起了慈父大爱的重担。他有一句十分响亮的口头禅,也被郭利川奉为行动指南,铭刻在心并且时刻努力践行——“不要给组织添麻烦!”所以,当这位可敬的老父亲72岁时因患尿毒症不幸辞世时,又一遍一遍地嘱托郭利川:“要好好照顾你二哥,不要给组织添麻烦!”郭利川当然知道这句话的分量,更知道这份责任压在肩膀上的重量,但她很坚定地对父亲说:“您就放心吧,我永远记着您这句话,照着您这句话去做!”

是的,二哥是在部队因公受的伤,留在部队养伤治病无可非议。但抱定“不给组织添麻烦”信念的父亲,毅然挑起了照料儿子的重担。临终前,他又把这份沉甸甸的信念传给了小女儿。而郭利川呢,也还用自己的行动表明,她没有辜负父亲的嘱托与期望。

在郭家四兄妹中,大姐高中毕业后考上了山西医学院,毕业后继承父亲的职业,当上了一名人民医生。另外兄妹三人,无一例外地穿上了威严、神气的军装。大哥、二哥,身份依然是现役军人啊。

对于军营,人们赋予了它太多美好的字眼。尽管眼下负面、反面的东西不可避免地存在,有时甚至达到登峰造极、令人不寒而栗的地步。但几片乌云无损太阳的光辉,败类清除后队伍更显纯洁。谁也无法否认,军营是男子汉的领地,是阳刚雄浑的代称。即使为数不少的巾帼英雄、女中豪杰在这里大显身手乃至青史留名,也无一例外,她们的身上,在不失女性妩媚柔美、缜密细腻的同时,也充满着豪爽直率、磅礴大气的男子之风。这不,在时间并不算太长的采访接触中,我眼前的郭利川,说话干脆利落,直来直去;办事雷厉风行,快刀斩乱麻。这一切,就让我感觉到,部队的许多优良作风,被她带回了地方,带到了单位。

如果说(是的,我们假设如果),没有二哥的不幸病倒;或者说,郭利川没有从父亲手中接过接力棒,毅然接受照料二哥的重任;那么,她的人生历程肯定会重写,最起码她的家庭生活会比现在轻松些,同时也会舒适些。

二哥属马,出生于文革时期的1966年。说来也巧,其时父亲也正好“被打倒”,不仅被撤职、被批斗,一度还被关进“牛棚”不准回家。这在一定程度上,不能不给正处逆境的父亲心里,留下一团阴影。坦率地说,父亲不太喜欢这个儿子,因为他来得太不是时候!作为革命军人、人民医生的父亲,当然与迷信无缘,不会认为自身的厄运与二儿子有关。但他也是一个凡人,也有着普通人的喜怒哀乐,甚至有着一些微妙的世俗观念。因此,二哥的童年是缺少父爱的。

但是,父亲就是父亲!何况这样一位资深的经历过战争风云的战士,这样一位德高望重的基层医院的院长!沧海横流,方显出英雄本色;关键时刻,该出手时就出手!

二哥今年已经49岁了,就在郭利川16岁那年,也就是1988年,正在部队服役的二哥,在一次施工中,被电线杆击中头部。他倒下了。

郭利川哭了一晚上。整整一晚上啊,多少眼泪啊,多少悲伤!

在抢救、医治的过程中,又发现二哥患有脑质胶瘤。于是,两次开颅大手术,几次死里逃生。命是保住了,但是,身体残疾了,一开始完全不能自理了。医生断言:不仅不会长寿,以后只能久卧床头了。

是的,二哥是在部队负伤、病倒的,部队完全可以留下来养起来。家人们只要经常探望就可以了。旁人能有什么二话,谁又能说什么?

但是,父亲没有这样做,他说得挺简单,其实就是他心里想的,只是简简单单、掷地有声的七个字:“不给组织添麻烦!”

父爱如山。关键时刻,父亲挺身而出,一扫往日的偏倚,把躺在病床上的二儿子接回家中,照料有加,无微不至,付出了多少辛劳,抛洒了多少热汗!

严父变成了慈父,甚至可以说,变成了合格的保姆、称职的护工。

然而不幸的是,这样一位伟大的父亲,这样一位不知从鬼门关前抢救过多少条生命,这样一位不知为多少人驱走病魔的堂堂男子汉,却在72岁那年,因尿毒症撒手人寰,远离老伴、儿女而去!

临终前,他紧紧抓住郭利川——他最疼爱的、一直视作掌上明珠的小女儿——的手,反复地说着那句不知说了多少遍的话:

“好好照顾你二哥,不要给组织添麻烦!”

父亲的临终重托,就这样牢牢地放到了郭利川的肩上,更牢牢地放在了她的心中!

父亲给郭利川树立了榜样。她也要像父亲那样,“不给组织添麻烦”!

二哥的病情确实不轻:整个身子的右半部分不灵便;有时抽羊角风;常常尿裤子;有时旁边人没留神,会把舌头咬破;右眼完全失明了;语言功能严重退化,说话慢慢腾腾、结结巴巴、断断续续,有时词不达意……

父亲病倒了……父亲远去了……他手中照料二哥的接力棒,传到了郭利川的手中。

郭利川只有一个念头:决不能辜负父亲的嘱托!

199312月,从部队转业回到家乡,郭利川被分配到中国银行山西省分行忻州支行工作。那可是“金饭碗”啊!工作时间不太紧张,生活节奏不太快,而收入也还算可观。母亲身体不太好,但父亲身体硬硬朗朗,他老人家是照料看管二哥的主力,自己则只是搭把手的事。在采访中,郭利川十分坦诚地对笔者说:“我应该检讨自己。其实,最早我对二哥并不是特别好,甚至有时候,偶尔还有烦的念头。当然,也只是一闪而过的念头。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担子还没有完完全全压在自己的肩膀上。”

而转变,是在父亲生病后逐渐加重的时候。郭利川知道,自己挺身而出的时刻到了。

我们知道,在四兄妹中,郭利川最小,“老疙瘩”,又深得父亲疼爱,很有点娇生惯养的意味。但如今,大哥从军多年,远在外地,且早就有了自己的小家,于公于私,都无法分身长期对父母、对二弟更多地尽些义务。姐姐呢,大学毕业后做医生,离家不太远,但爱人老早就走了,自己一个人操持着整个小家,既要每天上班集中精力忙于工作,又要带孩子做家务,里里外外忙得不可开交焦头烂额。哪里还顾得上长期病卧床头的娘家兄弟?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前有难题,后无退路。郭利川知难而上,挑起重担,奋勇向前。

当时啊,一个字:难!

父亲的病,越来越重了,渐渐的自顾自都无能为力了,再也无法把一腔无私大爱,奉献给同样病卧床头的二哥了。母亲呢,身体一直不太好,能搭把手就很不容易了,实在无法多出一把力了。

19972月,郭利川结婚了。一年后,添人进口,一下多了两张嘴——生了一对龙凤胎。爱人当时在部队上,远在北京,出力帮忙也只能利用探亲休假,其他时间分身无术啊。

那段时间里,真的好辛苦啊!从银行下班后,又在家里上班了,而且远比正儿八经单位的班要劳累得多:洗衣做饭,照顾父亲和一双儿女。服侍二哥更是全方位的:喂饭,帮他吃药,为他擦身翻背、洗脸洗脚、端屎端尿、勤换衣袜……手脚不闲,忙个不停。

人们千万不要忘记这样一个前提,二哥当初是被医生判了刑的:最多只能存活六年。而今,29个年头过去了,二哥不仅依然活着,而且竟然站了起来,生活上能够半自理了,难道这不是一个不太小的奇迹吗?

这中间经历了多少酸甜苦辣只有郭利川自己最清楚。一件件一桩桩是现实,仿佛又是一场梦。

二哥一病就是这么多年,由于行走不便,总是在家里“猫”着,和外界接触越来越少,语言功能越来越退化,智力和思维也越来越接近小孩子。有时候,看到利川手脚不闲、忙个不停的时候,他默不作声一言不发。但一旦利川有了点空闲时间可以喘口气坐下来休息休息时,他会凑到利川跟前,要这要那没完没了。无论亲戚朋友送来什么礼物,他总是要拆开来看个够。家来有什么吃的,他总是连吃带拿,同时先收起一半,等全家人都吃完了,他还有不老少呢!但是,甭管二哥怎么样,郭利川从来没有说过他一句,动过他一指头,总是笑眯眯、乐呵呵地面对着这个再也长不大的“孩子”。即使生活中,工作上有什么不顺心、不愉快,回到家里,在二哥眼前,也要和颜悦色、满面春风!

民间有一句大实话:“久病床前无孝子。”长期照顾病人真的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不是三年两载、十天半个月,一口气就是29年啊!但是,压力再大,困难再多,郭利川也是咬紧牙关,默默坚守。有一次,郭利川得了肩周炎,脸上一副痛苦模样。二哥看到了,以为妹妹得了大病,着急得什么似的,喊着利川的小名,哭着说:“二毛啊,你可不敢生病,你要是生病了,我可怎么办啊!”郭利川听了二哥的这番话,顿时泪流满面。是啊,她在二哥的生命中,是多么重要!能感受到这样的浓浓亲情,能领略着如此的深深大爱,让郭利川累并幸福着!

当然,这个奇迹的创造者,并不仅仅是郭利川一个人,而是社会的一个细胞——整个小家庭。所有的家庭成员都是“有功之臣”——付出无尽辛劳而今远去的父亲,虽自顾不暇却又总想帮上一把的母亲,时刻惦念不已的兄姐,利川那可敬可爱的先生,以及正在攻读高三、备战高考的龙凤胎兄妹……我们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在这支远非庞大或者说世界上最小的队伍中,走在最前边的那个领头人,飞在最前锋的那只领头雁,绝对是我们的郭利川同志!

而令笔者更赞叹不已的,是郭利川肩挑两副重担——家庭和事业。在工作中,她也绝对是一把好手!

2007年,她砸碎了手里端着的“金饭碗”,随军进了北京,摇身一变,成了首都无业居民了。一同带来的,当然还有年老体衰的母亲,虽然已经能够半自理、但绝对需要有人照顾的二哥,还有自己身上掉下来的两块肉——正在求学的一双儿女。对这四位家庭成员来说,能到北京安家落户绝对是喜事一件,首都是多少人向往多少人景仰的神圣美好的地方啊!而对郭利川来说,则是“沉打”(沉重的打击),她失去了一份让多少人“羡慕嫉妒恨”的好工作啊!

一切从头再来。就像歌手刘欢所唱的那样。

在安顿好一家老小后,从零就业起步,郭利川重新开始了自己的事业之旅。先是以全街道第一名的好成绩,考上了社区工作者,在育新社区做了好几年党支部书记——对了,我们这位女主人公,早在军营中就加入了党组织。2013年,她又以四十岁的大龄考生身份,和一干八0后、九0后年轻面孔同坐一个考场,从众多的竞争者中脱颖而出,以名列前茅的成绩,走进了事业单位,入职街道便民服务中心,成了首都窗口行业的一员新兵——不,是老兵,是要谱写新传的一名老兵!

笔者到过遍布首都城镇街乡不少的便民服务中心,还应邀参观西城区几家街道的这些“大窗口”,难按激情,有感而发,写下几首不算太短的诗章,被收入一些集子中。说句心里话,这些大厅给我最突出的印象,就是多、忙、乱:人多事多,工作人员紧张繁忙,人来人往,声音此起彼伏……这里的工作人员啊,用最寻常最实在最直接的字眼来形容概括——辛苦啊!

是的,郭利川这个奇女子、女强人,不仅用她那真诚的爱心、坚强的肩膀,呵护、守卫着自己的六口之家,同时,也无时不刻地辛勤地经营着自己的事业。她深知,如今自己的这份工作,不仅来之不易,理应倍加珍惜;而且分量之重、责任之大、要求之严、意义之深,容不得半点马虎、丁点差错!她的岗位是社保经办窗口,主要服务对象是企业职工(这个企业面可广了,国企、私企、民企、个体……一大串呢)、下岗待业人员、退休人员等。工作内容呢,更是一大摊子:社会保险登记、缴费基数申报、退休人员预审、参保单位社保业务跨区转移、退休人员异地认证……等等,等等。当时笔者听到这儿,脑袋都大了。

和年轻的同事们不一样,郭利川的起点并不高,又有家庭拖累,连补课、充电都没有大块儿时间。为了尽快熟悉业务流程,她的床头、办公桌旁,摆满了有关书籍、材料,哪怕只有三五分钟,便马上见缝插针,随时随地翻看、学习。要想过细过严地做好工作,不攻克难题哪行啊!

功夫不负苦心人。有志者,事竟成。经过两年来自觉的见缝插针式的学习,业务流程及操作方法,被郭利川熟练地掌握了,样样门清儿,有条不紊地玩得滴溜儿乱转。

让我们来看这两组数字吧——
2:5:36050:0——两年时间里,郭利川一共记录、整理了学习笔记五大本,先后为各类企业和许多群众办理业务多达36050笔,而差错呢——一笔没有,竟然为零!

2:0:100%——在两年的工作时间里,郭利川没有受到一次投诉。换句话说,即投诉率为零,而满意率则为100%

笔者在采访世界种子大会时,曾写过一篇短文,取题为《美丽的数字》。现在,在郭利川的这两组数字前,笔者沉思了许久,禁不住浮想联翩、感慨不已:是的,在庄重、郑重、严肃、严谨的数字面前,任何漂亮的语言、花哨的文字,都会相形见绌、黯然失色的!

有一位李阿姨,经常来便民服务中心,来到郭利川窗口前。她不是来办事,而只是看看郭利川,随便聊聊,叮嘱她几句:天凉了,加件衣裳。天热了,注意防暑。听说你每天上下班不开车不坐公交,来回来去的都腿着。挺好。一来环保,绿色出行。二来,每天步行五六千米,运动量够,锻炼身体嘛。

听了这番暖心窝子话,谁心里不热乎乎的!非亲非故,这老人家为何与郭利川这般亲近?原来一年多前,郭利川的贴心举动和热情服务,给了一颗年老的心莫大的温暖。每每提及郭利川,无论见到谁,老人家都是赞不绝口:“小郭办事啊,总是让人觉得贴心、放心、舒心、可心!我总觉得,她就像我的亲闺女!不,比我的亲闺女还要亲啊!”

辛勤的工作,周到的服务,颇高的效率,温馨的话语……这一切,使郭利川在短短的两年时间里,赢得了不少的荣誉:

连续两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2013年为街道级,2014年为区级;

目前,她所在的窗口——西三旗社保经办窗口,正在申办“海淀区十佳群众满意窗口”,好评如潮,得票率不低。据“消息灵通人士”透露——“很有戏”……

听郭利川的直接领导周副主任和几位同事讲,她有一句口头禅:“人不是为自己活着。”这句话太精辟也太精彩了!她在人生这条阳光大道上,摆正了自己的位置;在人生的大舞台上,她扮演好了自己的角色:在家庭里,她是一个好女儿、好妹妹、好妻子、好母亲;在单位里,在岗位上,她是一名优秀的出色的公职人员,是人民的好公仆!她在心里常常这么想,在行动上也时时刻刻、分分秒秒这样做:心中无私,心中无愧。她的名字,被许许多多地方传颂着。她传递着人间温情,她感染着许多相识或不相识的人们。她的许许多多事情,都是满满当当、亮亮堂堂的正能量啊!

人们常用“琴棋书画诗酒花”和“柴米油盐酱醋茶”来比喻、形容两种截然不同的爱情生活,似乎一个专注于精神层面,一个则沉湎于家长里短。一个阳春白雪,一个下里巴人。其实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世界上也绝对没有两张完全的面孔。就像外人很难区分辨别的孪生兄弟或姐妹,也不会完全相同不差分毫的。有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部《红楼梦》;有一千对夫妻,就有一千种爱情。

郭利川的爱情生活,也许算不上轰轰烈烈、惊天动地,然而却有着耐人寻味、令人深思的迷人魅力。

郭利川与爱人是地地道道的老乡,年龄相当,婚前互相并不认识,所以算不上青梅竹马。他们是经人介绍走到一起的。起初许多人并不看好这桩婚姻,认为两人不太般配。郭家的家境要强些,光看外表,这位男子汉也恐怕不仅稍逊一筹而已。个头并不算高大,体态还略微胖了一点,形象也与帅气不太沾边。

但是,就是这样在世俗的眼光中,在常人的理念里,似乎很难走到一起的这一对,没费多少周折,没花多少时间,竟然成了!

郭利川告诉笔者,过程其实非常简单:一开始,她就把二哥需要自己长期精心照料这一重大承诺,原原本本,一五一十,竹筒倒豆子一般和盘托出,摆到了桌面上。往后的漫长日子里,这可是甩不掉的包袱啊!我们这位可敬的男子汉,则无二话,一口应允:“让我们一起来!”

19972月到2016年即将来临,整整19个年头过去了。男子汉一直没有表白过什么,但却用实实在在、明明白白的行动,兑现了诺言!他对郭利川的亲人,用郭利川的话来讲,比她这个做女儿、做妹妹的,做得还要好,而且好得绝对不是一星半点!

说出来你也许不信,郭利川的父亲,是在二女婿的怀里咽的气!

父亲一病就是好几年,去世时正是2003年,闹非典那一年。那段最后的日子里,老公一直请假陪伴着老人。老人有时被病折磨得闹脾气,莫名其妙就打老公一拳,劲头还不小。老公不气不恼,不急不躁,反而笑嘻嘻地说:“我是灰鬼鬼,您有气就冲我来吧!如果打我您就消气了,就多打几下吧!”

这里需要解释一下。山西方言里的“灰鬼鬼”,相当于北京地区“调皮鬼”“骨头冻儿”之类,是人们对集机灵、活泼、幽默于一身者的戏称。无论多么暴躁、多么焦虑的人,遇到“灰鬼鬼”,也会消了火,没脾气了啊!

父亲最后的一顿饭是老公做的,并且是老公一口一口喂的。父亲告别这个世界的时候,是心满意足,含着微笑走的。

郭利川说:“我要永远感谢老公,感谢一辈子!”

当初,许多人都不看好这段姻缘,认为郭利川亏了,自己也觉得屈。19年过去了,爱人的形象不仅越来越亲切,而且越来越高大。自己的选择是对的!他是真正的男人!我真的是赚了!

老公对二哥也像亲弟弟一样,甭管犯病时是什么情况,都是不慌不乱、不烦不腻,乐乐呵呵地面对、化解。

2007年进京时,郭利川带着母亲和二哥一起来的。一开始,租的房子小些,大哥觉得老人憋屈,想让母亲回老家。老公二话没说,马上借钱租大屋,让老人家住得宽敞些,心里畅快些。2009年,老公当时所在的二炮总部分了新房,居住条件有了进一步改善。虽然只有两间卧室,但面积大了不少。老公说要尽着老的小的病的,一开始夫妻二人打地铺,老公说挺好。后来不用打地铺了,但至今都将床摆在门厅里。老公风趣地说:“我就乐意给家里人看门房!”

二哥每周洗两回澡,半个月左右理一次发。他行动不方便,老公就买了理发工具,学会了理发,二哥不用出家门,也拾掇得干干净净、利利索索。就连洗澡,也是老公伺候着,二哥可满意了!

郭利川说,老公对自己、对二哥掏心窝子的好,真是一百一!自己也不能含糊,对公公婆婆更要像对亲生父母一样!谁都有双重父母啊!老话讲:人心换人心,八两换半斤!

笔者十分想与郭利川爱人见见面,好好聊一聊,顺便再挖点“素材”来。无奈我们双方都有一大堆子事,都很忙。好不容易有个恰当儿,双方都挤出工夫来,又被突如其来的事情扰了。但他的照片我看过,一张胖乎乎的圆脸上,挂着灿烂的憨厚的笑,一脸的直率、豪爽、乐观、阳光。看着这张脸,谁都会对这位男子汉充满了信任,充满了敬重。笔者期待着与他的相会,最好在我完成采写此文的任务之前。因为一方面他是我的采访对象,我力求笔下的文字尽可能丰满些、充实些;同时,更愿意更多地感染到他身躯上、心灵里的那股阳刚之气、良善之风。

世间的爱情形形色色、林林总总,千百年来,讴歌这一题材的文学作品也汗牛充栋、车载海量。郭利川夫妇之间的可贵爱情,脚踏实地,扎根心田,既高大上,又接地气,是那么的完美而又质朴,是那么的尊贵而又真诚。我深深地被打动了。我不禁揣摩、猜测,19年来,我们这两位主人公之间,可能很少或者根本没有充斥在荧屏上的那类甜腻腻酸溜溜的“我爱你一万年”之类的“真情表白”,但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日常里的丝丝缕缕,无一例外地闪耀着纯真爱情的夺目光辉啊!

说起郭利川夫妇之间的爱情,我们当然也不能忽略他们爱情的结晶——那对可爱的龙凤胎兄妹。眼下,同年同月同日(19971018日)出生于同一个家庭的这两位九零后,正在向高等学府进军的冲刺中。哥哥张航就读于北京20中,这是一所满不错的海淀区窗口学校。妹妹张睿娟,更是十分了得,在大名鼎鼎的育英中学学海奋游。许是孪生的特殊因素吧,他们之间,有着比一般兄妹更为和谐的默契及更为密切的亲近。有什么好吃的,哥哥想着妹妹,妹妹惦记哥哥。更为奇异的,两人共同最先想着的,是因伤病夺走正常人智力的二舅,好吃的东西,要先尽着这位最需要体贴最需要挂念的长辈。在这对兄妹眼里,二舅更像个孩子。家里的好吃的,哥儿俩的意见完全一致:第一个给二舅,第二个给姥姥,第三个给父母。最后才轮到他们自己。最令郭利川欣慰的,是兄妹俩经常这样说:“妈妈,等我们长大了,会照顾二舅的!您就放心吧!到那时候,您和爸爸就可以轻松了!”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唐诗中流传千古的这首《春雨》,多妙多绝啊!郭利川夫妇对家庭、对亲人的默默奉献,就发生在这对兄妹的身边,他们的眼里,他们的心中,早已铭刻下了言传身教的楷模形象,他们越来越宽广的人生道路上,早树立起了标杆和样板!

让我们祝福这对兄妹吧,愿他们更加健康地成长!希望他们考上自己心仪的理想学校,在高等学府继续深造。更期盼他们,时刻为有普通而伟大、平凡而神圣的父亲、母亲,而骄傲、而自豪!人们常说:与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说明了与杰出人物接触、交流的重要性。与这对龙凤胎兄妹每天生活在一起的郭利川夫妇,不正是人世间最好的教师吗?他们共同拥有的“最美家庭”,不就是天地间最好的一所学校、一间课堂吗?

有句老话讲得好: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

而我今天要说:更无穷的是力量本身。

潇潇春雨中,盈盈春风里,幼小而正直的树苗,在悄悄地成长着、茁壮着,向着人生的高度,向着未来的远方……

而幼苗脚下的土地,是良田,是沃野,延绵了数千年的古老文明,滋养着新时代的徐徐清风……

朋友啊,倘若你来到海淀区西三旗街道,无论是公干还是私事,请你暂时停下匆匆的脚步,走进街道便民服务大厅,在进门左边,就会看到这篇文章中,向人们提及的主人公——郭利川同志。对,就是那位身材不算矮小,体形略显富态,然而眉清目秀、精明干练的中年女子。你一定会说:这位年轻时一定是容貌出众、相当漂亮啊!是的,就是眼下,她不也和年轻时一般无二,依然美丽动人吗?尤其是她那些感人至深的故事,能不会令人心生钦敬、触发感慨吗。她的心灵、她的亲情、她的爱情,也是那么光彩熠熠、淳美无比啊!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与共!

29年如一日,在全家人的鼎立支持下,郭利川将父亲交付给自己的照料二哥的重任,时刻牢记在心上,用一腔热情,用一片真挚,呵护二哥,关爱二哥,创造了奇迹,赢得了和美。这是一位多么令人敬重的“女汉子”,这是一位多么大慈大悲的好妹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