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海淀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开启左侧

海淀之北寻故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6-9 05:36: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海淀之北寻故城
高文瑞
六王毕,四海一。秦国一统,推行郡县。京城之北,有上谷郡,内辖15个县,中有军都县,便在海淀区北面
军都县因山而名,北面军都山,气势壮观。历史上也称过浑都。《史记•绛侯世家》中记,汉高祖刘邦手下功臣卢绾,被封燕王,之后造反。周勃奉命平定,双方军队交兵,最后“屠浑都……破绾军上兰,复击破绾军沮阳”,击败卢绾。浑都、沮阳一带正是燕王封地。
浑都与军都,从读音到书写,都很相近。而此时的浑都不再指县域,应为城堡。自秦至汉初,时间隔仅几十年,军都城便遭屠城之灾。之中经历了怎样的战争细节,不能得知,却一定惨烈。初战双方,军力正足,攻守十分艰难,否则不会在胜利之后,还怒向城堡发狠。
这是否为不祥之兆。事隔几百年,历经魏晋南北朝,至后魏时发生巨变,天平年间,行政区域重新规划,设置了东燕州,“寄治幽州军都城”,把治所设在了军都城,并让军都县治另寻新地。官大一级压死人,军都县只能听命。然而择地建城也难脱厄运,军都县又遭到废弃,并入了重新组建的昌平县和万年县内。军都县从此消失,结束了一段历史。而东燕州寿命也没长久,仅存在了二三十年,至北齐时也被废弃。尽管此地曾有过州城的辉煌,而人们还愿意称这里为军都故城。
按光绪《昌平州志》记,军都故城“在昌平州西十七里”,位置正是现今昌平的马池口镇土城村,紧靠海淀。称为土城,可能这里存有古老的城墙。寻着信息,来到村子。村口坐着几位中年人,戴着红袖标,正在值班。问起城墙遗址说:有,就在村里。站起一位,热心引路。此人59岁,叫董永忠,并说本村99%的人姓董。现今有约300户,千口人。
有人带路,无需瞎撞,直接来到“军都故城”碑旁。卧碑上记有2004年昌平区文委立。背面写着简介:“军都城俗称土城,建于战国末年,是军都县的治所。军都县是昌平地区建县制以来最早的名称。城原长0.75公里,东西宽0.5公里,现多数坍塌,仅存东、西、北墙各一段。”城为长方形。
此城坐北朝南,碑旁就是残存的北城墙,长约2米,高约3米,墙体四面壁立,夯层十分清晰,每层有约15厘米。这比别处,或是以后建的城墙夯层要厚很多。是这里的黄土好,或是有着什么建筑理念,存在了两千多年,墙体还很坚实。墙上长着酸枣树,树干很粗,根须很长,结出的酸枣又大又甜。一棵嫁接着枣树,结出的枣子红得可爱。
北城墙已无,盖满房舍,孤立一段遗址存留下来,有些怪异。正在思忖,墙旁院门里出来一位男子,名叫董明贵,60岁。他说,这与母亲有关。城墙的黄土非常好,村里人生活用土都在这里取。长年累月,挖成大坑。大约2001年,村里要修健身场。在哪儿?想起了大坑。正好用这段城墙,填平补齐,面积还会增大。正要动土,当年80多岁的老母亲挡在前面,说什么也不让拆墙,说是住了一辈子,不能破了风水。谁劝也不成。无耐之下,工程停止,另寻方案。这段北城墙算是保存下来。老母亲的顾虑不无缘由,在别的地方也有类似,拆老物件不吉利,何况相伴了一辈子,感情上也难割舍。终究是老人,听到的多,知道敬畏。
现今董明贵家的房子也有了变化,院门正对着这段城墙,每天出门必看,如同他家的影壁,不能离开。他嫁接的这棵枣树,遮荫了通道,享用着果实。他说,北城墙原来长得多,不断人挖,墙里还挖出过人头骨。这倒很奇怪,听说过老城墙里出现过物件,还没听过此物。不知古人在城墙上做过什么,或与汉代的那场战争有关。古时确有屠城现象,城池久攻不下,也会殃及城内百姓。既是屠城,一定血腥。头骨若源于那场大屠杀,定然埋藏着一段奇特故事。
董明贵说,你们来这里有何意义,前些时候来过两个小伙子说,留这一小段城墙没啥意思。可能是在探知我们来此的目的,无意中透露了这样的情节。再看墙边,是块平地,四周空旷,放着几件健身器材,村民从这里进村。如果拆掉城墙,还能辟出更大的面积。这里已是昌平区南端,贴近海淀,远望南面,高楼闪现,有人打这段墙的主意便很正常。
走向村东,城墙在村边。城外是辛店河。宽阔的河道虽已干涸,却也无人愿意在这里建房居住。无人争地,城墙得以保存。城墙贴着河边,留下上百米长,高低不等,高处有四五米。墙上长的植物,十分茂盛,一片绿色,很难看到黄色墙体。而村里通向河道的这个豁口,可以仔细打量。墙上一棵老榆树长得自在,树身粗壮,树根深入,不知经过多少年的挣扎,从墙顶直钻到墙底。大阅兵后的那场大雨,松动了墙体,催生了大树,掉下了大块黄土,挡在道上。自然坍塌也会损失。
再向村西。城墙余下几十米长。城外地势低,墙显得格外高,虽是残损,也有6米多,董永忠说,以前墙要长得多,小时常在上面跑着玩。现在墙上长出树木,更显得墙体突兀。此时才觉出城墙的高耸,如若当年,还要更高,连成一线,更为宏伟,难以逾越,所以燕王卢绾能够坚守,以至激怒了兵多将广的汉军。盛夏之末,城墙四周,杂草正茂。外面拦着挡板。董永忠说,挡板有豁口,可以带你钻进圈里,就怕草深虫多,万一伤着。于是作罢。挡板内是开发商的圈地,面积很大,城墙正在之中,随时可能开工,这段城墙便难说命运。
三段残城墙中间即是古城。村西南,也有河道。河虽小,有着流水。水很清,从西边亭子庄那边流过来,再向东南流去,与村东的辛店河交汇。董永忠说,小时候叫大河。那时河很宽,水大时,一直能漫到城边。所以城内的地势要高,也是建城选址者曾经考虑的。利用河水护住城堡,又不能被水淹没。古人把军都称为浑都,写有水旁,也不为过。河边种着排排树木,向西望去,可以看到远处青山。山水绿树,自然风光,风景如画,煞是好看。
光阴荏苒。古城废弃多年,内里已无遗迹。而人们并没放弃古老的名字,在昌平域内行走,许多商家、企业,或是文化书籍,依然能看到军都的名字,如同那位老母亲伴着城墙,有着军都情节。毕竟别的名称可能带有幻想或是愿望,而军都则是依据山名。古城虽然仅剩残墙,而山河永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