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海淀作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开启左侧

北京西郊的春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1-3 16:00: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北京西郊的春色
   文/周
阳春三月,农历的正月还没有出去,冬的影子在北国依然留有踪迹。前天倒是热了一阵子,元宵节那天,天突然变冷,人走在街上,风一阵阵刮得让人寸步难行。大概就是那夜,贪看了一阵花灯和爆竹,结果给冻病了。
吃药、打针,是我近几年来甚至多年来的基本状况,看来今年也在所难免。就这样吧,生命中有些事情是在所难免的。夜里睡的晚,早上偏偏又睡意全无,这也是近几年来的一个反常现象。我总觉得周六日是属于自己的时间,不用浪费了可惜,于是就形成了周一周五起床很是困难,周六日反而醒的特别早。起床后,我给东北的一个朋友发了条短信,就直奔小公园去了。小公园里有老王,老王是我的房东,他一早就到小公园晨练去了。
小公园在海淀西郊,离我住的地方有二三百米远。每天早晨,有很多人来那儿晨练,或遛弯儿的,或打篮球等等。看到老王时,他正在打篮球,他招呼我一声,叫我自个儿捡个球玩去。我球技不好,至少有二十多年与之失之交臂,所以打的别别扭扭。但我还是喜欢篮球。这时,有人招呼我过去一起打,我毫不犹豫的答应了。这是我二十多年后第一次重返球场。
北京人热衷于篮球是全国出了名的,此话一点不假。在北京的大街小巷楼群社区,凡是有健身器械的地方,就有篮球架,就有专业水准的篮球队员。篮球是个健身的好项目,那种奋力拼搏的精神和亲密合作的团队意识,以及个人能力的极至发挥,让人玩得尽兴。我知道自己打的不好,但我还是尽力配合极力行动,这个团队需要我。我玩的一身热汗。这就够了,这就是我来小公园找老王晨练的目的。
北京的早春其时不算太冷,只是我病了,感觉不到温暖。前几天下了场雪,气候变得凉了些,电视里说这是全球气候转暖后的怪现象。我想也是吧。回去的路上,我忽然想到旁边的林子里走走。
旁边的林子是一片种植不到几年的小松树。小松树是什么时候移植过来的呢,我不知道。我不知道那些小松树的品种和名称。小松树长得都不太高,有一人多高,但长得健壮挺拔,整齐划一,煞是好看,有种虎虎生威的样子。因前几天下了雪,地上的背阴处还有一处一处的雪渍。这场雪把我冻感冒了,却把小松树洗的一尘不染,早春的晨光斜射下来,小松树显得油光发亮,清新翠绿,人走在林间的小路上,心情也是格外舒畅。
是的,不是说春天了就再没有严寒,前几天的雪就是佐证。但春天毕竟是春天了,再冷的春天也孕育着希望。小树林旁边是一块空地,刚挖了树坑,好像还没有挖够深度撂下了。是早春的土地还没有化透撂下的吧,我想。这时,我看到往西一点的一片朝阳的坡地,因为避风,已有草色萌发绿意。哦,已经是春天了。我看了看旁边的白杨树,白杨树和松树相比,就显得斜枝横曳,毫无生机—-啊不,是我看错了,当我走近了白杨树之后,当我仔细看了看之后,才发现白杨树的表皮已经泛绿,只是不太醒目,一眼望去,你根本发觉不了。的枝头,已经结了苞蕾,只等待春的一刻到来。
白杨树是家乡最常见的树种之一,也是家乡甘肃河西走廊最常用的木材之一,我家的门前头就种植了不少,后来盖房子用掉了一些,剩下的那些和榆树一起,就成了永久性的风景。白杨树不同于松树,不是一年四季都绿着,但绿起来一点也不比松树逊色,且更加热烈。那一片片阔大的叶子,哗哗的上下翻飞,简直就是一面面在风中招展的旗帜。
春天啊,毕竟是春天,再寒冷、再萧瑟的春天,也满怀希望,满怀梦想。事实上,我也从没对春天失去过希望。这样欣赏的时候,我的心情也似乎愉快了许多,病仿佛也好了许多。望望远处的香山,看看近处的树木,我仿佛觉得整个北京城都开始后绿了。
周步简介:
周步,甘肃山丹人。作品以散文、诗歌为主。作品见诸于《甘肃日报》《北京晚报》《北京青年报》《农民日报》《散文选刊》《飞天》《中国诗歌》等报刊杂志,多次获全国散文、诗歌奖。作品入编《中国散文佳作精选集》《2012中学生最喜爱作品》等文本。写作题材以西部地域历史散文居多。散文《甘凉古道》、《大美甘州》、《焉支山下话杨广》、《西凉雪》等作为宣传甘肃形象篇章入编多个专刊和选本。多部作品被拍摄成电视散文、广播电台朗诵。
现居北京。从事过多个行业,多家报刊签约撰稿。主编《中国名牌产品与知名企业》等图书项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